7月21日,旺角某地鋪西餐廳

「喂,你仲記唔記得,我送過啲乜俾你?」

「有呀….」

坐係我面前既Candice,大大話話由中學到依家都識左四年,皮膚仲係咁白,不改一貫既包包面。話雖如此,真人如其名,成個人都又甜又可愛到一個點,一副鄰家女孩既樣子。所以自我識佢而黎,佢一直都不乏追求者。
當然,被佢拒絕既人有更多。

「…咪你表白果陣送俾我果朵玫瑰囉~」Candice以一副邪惡笑臉言着。

「…」我一個掙大眼,面都紅哂既emoji咁樣望住佢。

「頂你唔好再講啦好柒呀!」

我即刻趴左係枱面尷尬笑着,柒到唔敢望佢。

諗返轉頭,中學追女仔,先係最開心,最令我回味既日子。雖然係柒,但大家都好pure好true,不知那來的勇氣同衝動,就係好想帶幸福俾個女仔。當左佢好似女神咁,或者天下間仲有好多更靚既女仔,但係佢心目中,個女仔先係最完美。

為左佢,你突然奮鬥起來。
為左佢,你花盡心思哄佢開心。
為左佢,你甘願做數之不盡的傻事。

大概有種青春,叫做中學拍一次拖。

男仔日思夜想個女仔,晚晚臨訓前都開一開佢既fb,係要睇陣tag佢既相先安心訓。只要望到佢,心底都有陣甜甜的感覺。返到學校,同成班兄弟好似開聯合國大會咁,幫手諗點表白,送啲咩先得目標芳心:送花?咩年代呀低能。整朱古力?Em…食得落口好似係。送Pandora? 咪玩啦,你食Panadol都冇錢送乜野珠仔。送一樣平衡到心意同錢既禮物俾心儀女仔,仲難過叫你考全級第一。之不過,你依然會願意搵方法感動你既中學幸福,whatever it takes。

為左追佢,成個人一百八十度變哂,覆佢一個whatsapp都要左諗右度,心思前所未有地細密左。同佢講既每一句,興奮中又帶點期待,期待得嚟又怕打錯。上緊堂手機一震,見到佢回你,成個人又緊張起來,恨不得立刻睇寫乜,好想知佢諗呢。見到佢冇hea你,仲回得更多野,果刻成個人都甜哂。因為你知道,你同佢既關係又有得進一步發展。

好啦,終於到表白當日,真心,考試都冇咁緊張啊,你鼓起人生前所未有既勇氣,終於講到果三個字。果一刻,你個腦近乎空白,只係諗住一樣野:佢願唔願意接受我。死啦,衰左同俾魔鬼打落十八層地獄冇分別,心靈無三五個星期都唔洗旨意好返。但係,得到佢允許果個moment ,就好似去左天堂咁。你過去只會夢境出現既事情,今日終於成真了。果一刻,你真係相信你同佢可以拖到最後,同佢渡過DSE大學返工,一齊經歷人生大小事,做真正既老夫老妻,甜蜜得像童話故事。成件事不止浪漫得很,更添一份純真。畢竟,大家都係中學生,生活上都冇乜顧慮。

但係現實,總要為你既中學愛情留下一絲圓缺美。

「我都唔明,果陣我地都拖緊…點解最後都要…?」我回神過來,抬頭問道。

頓時,Candice由一副邪惡笑emoji瞬間變掩眼馬騮。到佢尷尬笑到收唔到聲。

我心諗:你個仆街,你都有今日啦你,嘻嘻。

「我…我…」
Candice眼神已經飛左唔知邊到。

「我乜野姐,快啲答~」我笑言道。
黎啦,答啦,就睇下你點兜!哈哈哈哈。

「…」
唔住啊…我都唔知我傷到你…

曾經你真心以爲,你會同你拖住果個經歷人生每一個時刻。曾經你真心覺得,你地會甜蜜到最後。但時間會幫你認清事實。

當初既承諾,早已化為泡影。由熱戀變感情,由感動變習慣。太習慣女孩既存在,你愈來愈唔會花心思哄佢開心。以前你仲會花時間google下有咩好去處,依家連包裝都懶左。工作同功課亦隨著時間飛逝而增加,忙到連陪女朋友既時間都冇。佢嬲你唔陪佢,你嬲佢唔諒解你。慢慢兩個都唔認得對方。你心灰,佢心痛。每次既誤會,你都以為道歉加承諾了事即可,但你已經唔記得,到底你應承左佢會改幾多次。你仲想行落去,但漸漸有種難以啟齒既無力感,成日都同佢講句:「好攰啊…下次先啦…」

但係今次,偏偏就係你同佢既終點。

「不如…我地分開下?」剎時電話傳來女孩既whatsapp。

睇到短訊果一刻,你仲懵然不知發生咩事,以為好似平時發脾氣咁hea哄佢。當你明白事情唔係想像中咁簡單果陣,你仲好想挽留佢,但一切都已經太遲。曾經,你以爲佢永遠都會陪伴你。曾經,你以為佢既存在係理所當然。曾經,你同佢有過最美好時光。最後依一切,都永遠只係曾經。

突然間你領略到,過去唔係佢唔明白你,而係你忙到忘記左佢既重要。佢一直體諒你既忙碌,等待你返黎錫佢,但你冇做到。你好後悔點解自己咁蠢,點解一直冇get到佢既心意。你好內疚你好耐冇對過佢好。想補救果陣已經為時已晚。自此,依一個遺憾就好似烙印咁,燙在心深處,永遠存在。就算你有日見返佢,你一樣都覺得痛。

見Candice咁尷尬,我都係唔笑佢啦。費事佢又進入情何以堪mode。

「你都傻既,多得你果句,我先可以保留住果段回憶。唔係你,我都唔會識欣賞依個遺憾。」我道。

日子耐左,心底既傷口愈來愈唔痛,時間轉化成鎮靜劑,慢慢安撫你既心靈。以前你為左唔想受到二次傷害,總係會迴避曾經同佢親熱既地方、將載有佢既物件收埋係深不見底既地方。然後,你漸漸會習慣返沒有佢既世界,就好似依個人未曾存在。係依段時間,雖然你會遇到好多條件比佢更好既女仔,但你就係對佢地冇好感,搵唔返當初追女仔既衝動。

IMG_3432

突然有一日,不知那來既心血來潮,你翻開收藏住「她」既箱子。拎起佢寫俾你既每一封信,送俾你既每一份禮物。今次,你再不感到心痛。取而代之既係一陣陣遺憾美,你慢慢細賞佢當時寫俾你既每一句,每一字。從心底裡笑出來既感覺,已經好耐未有感受過。或者你地之間沒有完美句號,但係曾經擁有過,曾經係中學,同佢拍一次拖,已經無憾。

同Candice傾傾下舊事,原來已經十點幾。咁佢又住大西北,就費事要佢夜返。

送佢去到車站,我都好快揾到車返東區。

「你去到邊其實?」Candice附以笑笑囗emoji在whatsapp道着。

「聽最佳位置唔理你呀」我配噴氣表情回道。

「嘩…依個暗示…」

「…你諗乜野呀你」

「痴線,勁明顯囉,我地無曖昧喎但係」Candice困惑地道着。

「頂你會唔會諗多左,唔理你」之後我再冇回佢。

但其實,佢又錯唔哂。就算件事過左三四年,仲係有種講唔出口既感覺—見到佢成個人都好放鬆,毫無顧忌。但係,我唔想俾佢知道,我只係想依種感覺存在係我地友誼裡面。曾經擁有過,拖過佢隻手,那怕只有一刻,我都已經心足。

無論你喜歡誰 請你記住留下給我這位置
時常在內心一隅 空出幾吋為我堅持
同渡半生 亦有張椅子 是否愛還是其次
比不上戀人 但廝守一輩子

中學生涯,無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