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維園夜主辦了二十多年,有人說已經變成交差老餅,有人說是舊世代大中華情意結的餘熱,可以休矣;但筆者不同意這種取消主義的觀點,認為二十多年來的堅持,對無數港人來說,有不可磨滅的理想意義,傳承了一個民族的反抗精神和正氣,已經化作港人政治信仰裏的一座圖騰。

今天,這座活圖騰正要為港人釋出更切合現階段正義抗爭所需要的能量。

練乙錚在信報寫了以上的說話,小攝每年都去了六四集會,也覺得六四只是一場付錢的表演,等自己好過一點,但是六四就一定要在維園悼念?若果有心的話到處也可以悼念,不必要去到維園嘈嘈吵吵的悼念,每一區幾個人點著蠟燭靜靜的悼念忘靈。中共當六四集會是一場鬧劇,但是走出維園效果比企在維園好像還好。

死去的人也不是因為他們的死去而成為一個賺錢的機會。當六四屠城開始時,不必像支聯會限定時間,又有什麼什麼黨的講話,好像六四悼念是他們控制的。

(轉自: 六四為什麼一定要在維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