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浚龍新歌《羅生門》推出(註1),一時間個個都在loop這首歌。

《羅生門》是《耿耿於懷》和《念念不忘》的續篇,構成三部曲(其實加上吳日言的《扯線風箏》整個故事才完整)。故事講男孩跟女友分手,自始一直放不下對方。就這樣經過了十年,男孩反覆被思念所折磨,在腦海中,對方仍是十年前那個少女。他以為女孩像他一樣,仍掛念彼此,雙方還有機會能夠再續前緣。

可是,現實是殘酷的--女孩早已放下當初的感情,move on了。《扯線風箏》中受感情牽引的天真少女,已經長大,連那時候有否喜歡過Hello Kitty都忘記了。十年前分手時,她曾唱:「心痛到劇震/但我都總算叫為愛而勇敢/我甘心」(註2),現在卻淡然地說:「真心講/想起那段情仍不枉/若路上重遇會笑笑問你近況/你每晚更新的臉書卻無謂看」。女孩成了女人,男孩卻仍是男孩。

《借火》可以看作是《羅生門》三部曲的外傳(註3)。《耿耿於懷》之後,男孩對心裡最愛的女孩念念不忘,無法再去愛別人,成了寂寞的都市人。夜了都不想回家,在街上抽煙、流連。偶爾遇到同類,向他借火,便發展出一段段短暫關係,互相慰藉。「你只要為我點一點火/然後讓我/此刻至少可渡過」,煙抽完,又各自失散在人海之中。

《借火》跟《羅生門》三部曲,是一表一裡的關係。《借火》主角的行徑,以及潛意識的原因,可以由《羅生門》三部曲去解釋。

「創傷系」作家Middle Finger 將《羅生門》三部曲置入王家衛的《花樣年華》的語境之中,寫了一篇「治癒小品」(好似係)(註4),充滿巧思,歌曲中的男孩化身為周慕雲,寫了一封情書給蘇麗珍。周慕雲經歷《花樣年華》裡的一段情傷後,在《2046》中像跳華爾茲一樣不斷轉換伴侶,劉嘉玲、章子怡、王菲和鞏俐,他有一段獨白:「我很快就適應了這種生活,開始懂得逢場作戲,雖然多半是露水情緣,不過沒所謂,哪來那麼多的一生一世?」儘管如此,他最愛的,還是張曼玉飾演的蘇麗珍。

相比起《羅生門》三部曲,我更喜歡《借火》,因為它道盡了人生無常。比起痴痴地等一個人十年八載,很浪漫,很文青,但注定沒有好結果。人會變,會長大。千回百轉,一悲一喜。最動人時光,未必地老天荒。半支煙勝過殘破的天國。人來人往,其實才是常態。

想起以前看過一本書,書名已經不記得了,但很記得裡面的一段:「在我們的生命裡,平均會與二千三百萬人擦身而過,其中一千七百人會成為我們的朋友和熟人。但是,終究只有少於五十人,會跟我們長期交往。所以,當我們失去某人,其實並不是我或是誰錯了,而是,這純粹是因為,他們註定只是我們生命中的過客。」

《羅生門》中的女孩勸男孩放下舊情,她說:「離別了若想心安/先不要每夜重翻舊案/望著更好的地方/為下段愛戀吸收陽光」不就是同樣的道理嗎?《借火》的主角仍在沈淪,但只要看開破這個人生的規律,其實都沒什麼大不了。

註1: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Is_wg3PYIk
註2: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Nh4tQ0oU5s
註3: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FOHbL4km6U
註4: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7/23/111861

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yunghoyinhk

圖片來源:網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