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展落幕,不少人都能從中購得心頭好,特別是在最後一天有書商推出「一百蚊任拎」的優惠更是讓一向精明的香港人瘋狂起來。

可是,在活動完結果後,數以十萬計的書本不是被送回倉庫,而是直接就這樣棄在原地讓清潔工人送到堆填區。前一刻還在賣,有價值的商品突然就變成垃圾了,書商怪責是存倉費太高,高於書本本身價值,所以決定扔棄。可是,一班作者的心血就這樣被當成垃圾了,筆者看在眼裡感到特別感慨:在香港,文字何價?

香港是個經濟社會,任何事都以錢為首。書,只是一種商品,能賺錢就出版放賣,沒利潤就自然被放棄,一切都看似自然。書本是眾作者用多個月甚至一整年時間寫下得來的作品,好比懷胎十月一樣,能看到自己作品成書我相信每位作者都雀躍萬分。考慮商業因素的同時,書商能否同樣顧及一下作者的感受?誰會希望看到自己的書就這樣扔到地上,由清潔工人撿起扔到垃圾袋裡,最後就送到堆填區去成為一件真正的垃圾?

書本不像時裝會過時,一本小說放在圖書館十年也好仍然會有人借閱。書本是帶讀者進入一個幻想世界的方法,一個由作者構成的世界觀,然後靠讀者自己想像填補細節的地方。同樣,一個故事由不同的讀者可以得出不一樣的場境,因為小說同時可以勾起你往事的回憶然後加進書本的世界裡。好好的書本還未發揮其功效就結束其一生,這是一件可悲的事。

其實餘下的書讓書展中的員工們隨意拿走然後送給朋友,或者通知如救世軍保良局之類的志願機構回收再贈與經濟能力較差的小童學生不是兩全其美嗎?就算額外找貨車把書本送到機構去也只是小額的金錢吧?做個善舉不但別人受益,對自己的名聲與良心都有好處。做人是否滿腦子只是利益二字?施比受更有福是大人們經常掛在口邊的金句,還望你們能夠身教,而不是純粹的滿口仁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