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香港社會發生了兩件與兒童權利相關的兩件事情。第一件是網路討論得熱烘烘的6歲女孩Celine Yeung寫真集事件,以容樂其及青永屍為首的無恥獵巫者發動聯署,一口咬定寫真集為「兒童色情」,並公然踐踏言論自由,要求貿發局禁售,結果嚇壞了發行商,令書本被迫下架。我已經撰文狠批彼等所敬拜的那套所謂道德價值和所謂「常識」(對彼等來說,違反其信念和直覺就是錯,總之就是無須講道理)之荒謬,而彼等當中沒有一個人敢反駁我的三大論點。(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5/07/18/18559/ )同一時間,死因庭正在審訊基真小學10歲小五女生羅芍淇在校內墜樓不治的案件,這些自稱保護兒童的偽善者,卻沒有發動同等的聯署或輿論力量關注。而我卻在昨天自行發動聯署要求基真小學即時解僱校內墮樓案涉事教職員(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n33UK9bY7LC4nSkBlV0f__NARknA4DBxM6B7xwE9fsM/viewform?usp=send_form)。

2013年12月9日,中華基督教會基真小學10歲小五女生羅芍淇在校內墜樓不治,校方涉嫌延誤報警導致女童死亡。發現女童出事的訓導主任顧美玲竟然未有召喚救護車,而是要求身為聖約翰救傷隊教官的副校長石玲為女童急救,而石玲在急救無效後才驚覺要召喚救護車。而且校工竟然未有即使打往消防處聖約翰救傷隊,令到救援時間受進一步延誤。根據死因庭上聖約翰救傷隊救護員曾廣材的供詞,指「她頭部周圍地面鋪滿紙巾,沾有白色及粉紅色液體」,但顧美玲竟作供稱「死者無流血」,而石玲則作供說死者「好乾爽、無血,好似瞓着咗」,因此未想過「死者可能墮樓」,顯然有所矛盾,有人刻意隱暪事實之真相。

相比起Celine寫真一事,這不是更值得關注的議題嗎?為何一個兒童之枉死竟然不及幾幅所謂淫照重要?為何又不見那些獵巫者以同樣的關注推出陣容龐大的聯署聲明?

既然獵巫者當中無人有勇氣和有能力撰文回應我的批評(按:維尼當然不是獵巫者,我以後有機會會回應),我也不會回應彼等之人身攻擊、稻草人、轉移視線、滑坡謬論等留言,因為這些謾罵只是證明彼等水平之低下。你可能認為我的語氣太重,太囂張。如果你真的如此想,請你試一下比由昔日的朋友到陌生人無理的謾罵一整天,我看看你可以寫出甚麼平和的文章出來。我不是政客,不是甚麼組織的首任主席或發言人,我只是一個哲學家,我只關心道理所在。請用邏輯說服我。

為甚麼那群無恥的獵巫者能夠如此容易煽動一班網民去炒作針對Celine《童萌時光》寫真集,然而要引起大家對羅芍淇在校內墜樓不治案件的關注卻是如此困難呢?當然,第一個原因就是,前者有媒體炒作,包括青永屍和容樂其這兩位人渣,後者卻沒有。但背後還有一些更根本的原因。

一條死得不明不白的生命,故然是非常值得關注,但事實上,這新聞之呈現,卻只是一個冷冰冰的名字。站在媒體的角度,死人實在不是甚麼新鮮事,不能刺激 view數或者 like數。一個陌生人的死亡未有觸及大眾之恐懼。然而,上綱上線至兒童色情就不同了。首先,有圖有真相,拿一兩幅好像有空間詮釋為意淫的照片,再人云亦云的說這是意淫,是兒童色情,港豬就會相信了。那些敬拜偽道德價值而毫無反省能力的港豬,馬上恐懼起來,因為這觸及彼等所謂的「道德底線」,說到底就是對所謂「孌童」之恐懼,這是美帝在七八十年代漸漸於全球建構出來的恐懼。媒體和政客透過恐懼(希臘文Pathos),煽動大家對一個假想敵的不滿,將恐懼轉發成仇恨。對於政客來說,恐懼而引發出來的仇恨可以轉移政治矛盾之視線,為政府加上「道德衛士」之外衣,英國無恥下流的首相金馬倫就最懂這一套。對於媒體來說,彼等就比較短視會簡單,總之以恐懼引發出來的仇恨團結大家去對付一本寫真集,就可以增加自己的聲望,令like數和view數上升,而那些出賣出版創作界而加入聯署的無恥作家,能夠以聯署表示加入這獵巫陣營或與這獵巫陣營示好,為自己建構「正面形象」,因為大家都以為獵巫就是正義,如同基督教右派認為反同性戀是很正義一樣。後者其實也是採用同樣的邏輯,利用恐懼所產生的仇恨去對付一個所謂的道德敵人,從而增加自身影響力。

利用仇恨在政治上本來沒有問題。在本土派之意識形態下,既然主要矛盾是港中矛盾,我當然要把仇恨集中在攻擊中國,這是必要的政治手段。但色情與不色情的矛盾怎會大於生命與死亡之矛盾?你叫我如何理解這荒謬的社會,竟然關注幾幅兒童照片多於一個兒童之生命。彼等從來都不是在關心兒童自身,而只是在關心自己的感情和感受,總之因為彼等對兒童色情有強烈恐懼,所以任何有可能被彼等強行理解為兒童色情的就是彼等反應最大的,甚麼基真小學,甚麼副校長撒謊導致羅芍淇,彼等根本不關心。彼等不是人,是禽獸。

只要那群有份簽下《 聯 署 投 訴 發 售 兒 童 色 情 刊 物》的所有人[1],願意加入的聯署要求基真小學解僱涉嫌隱暪羅芍淇死亡真相的教畜(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n33UK9bY7LC4nSkBlV0f__NARknA4DBxM6B7xwE9fsM/viewform?usp=send_form),或者自行發動規模同樣浩大的聯署聲討基真小學,我願意即時收回這段措詞如此強烈之指控。至於那位喜歡以我一篇文章上綱上線批評我信仰的人,我不會批評,因為怪罪精神病人乃對他無益,但譴責那批明明神智健全,卻顛倒是非黑白的獵巫者,拆穿彼等之虛偽,乃是我的責任。

按:《強烈要求基真小學即時解僱校內墮樓案涉事教職員》聯署網址如下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n33UK9bY7LC4nSkBlV0f__NARknA4DBxM6B7xwE9fsM/viewform?usp=send_form
[1]《 聯 署 投 訴 發 售 兒 童 色 情 刊 物》之首批聯署者包括以下:
墳場新聞總編輯、本屆書展參展作者 青永屍
網絡時事評論人 陳溢謙
輔仁媒體總編輯 容樂其
網絡時事評論人 無妄齋
本屆書展參展作家 米曹
本屆書展參展作家 葵倩鈴
本屆書展參展作家 鄺俊宇
本屆書展參展作家 藍橘子
博客 林非
網台節目主持人、博客 倫爺
機場發展關注網絡發言人 Michael Mo
作家 譚劍
社交媒體從業員 Takki Ma(黑人)
Kian Lee
Sunshine林凱凝
文青社 陳少明
講故佬(丹麥講故佬)
本土•動物保障團 Max Chung 鍾健平
寰雨膠事錄 Jeromy-Yu Chan
梁錦祥
專欄作家 傲將軍
科技博客 蛋糕陳
清君
網民 陳假
Video Blogger Billyball – 波爺
學舌鳥 游學修
博客 爽健
前城大校董 仇思達
城邦忠烈公 天河明人
網民 larry lo
網民 Priscilla T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