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慌越鬧越大,現在不管公營房屋還是私人樓宇,由尚未落成的到數十年樓齡但近年更換過食水喉的,都不能倖免。這個與民為敵的政府今次處理鉛慌危機很明智:牠們不再討論在日常食水怎麼會有鉛混在其中,而是假設鉛在食水中出現已是常態,繼而教導小屎民食水含鉛的安全水平是多少,再告訴小屎民如何精明地飲水,例如喪心病狂地教小屎民先開著水喉數分鐘之後的水便能安全飲用,最近更找一些自稱專家的牲畜出來高呼「第一口的水喉水不能飲用是常識吧」。

我想大家先做一個實驗:走入浴室,找一個水桶,之後開著水喉兩分鐘,看看流了多少水出來。

牠媽的這個人渣政府教人開水喉兩分鐘後的水便能安全飲用?你看看你剛剛流的那桶水!你覺得這合理嗎?究竟一個政府要有多無恥,才可以面不紅耳不赤的這樣教育小屎民?難道香港人連飲一口安全的食水都已經變成一個過份的要求了?還是香港在九七後不是回歸,只是淪陷,於是才會落得和匪國同步,連飲一口安全的水也是奢求的下場?

好吧!那些牲畜不如的專家,堅稱血鉛在五微克之下仍算是安全範圍。正如武術高手出招總會有上下半式,牲畜們告訴香港人上半式,那下半式又是甚麼?我想你知道後絕對會嚇怕你:世衛說,『即使血鉛安全範圍在五微克以下,但這水平已足以令兒童智力下降,行為困難及出現學習問題』。安全範圍,原來只是「不會死」的另一種說法。香港經常自誇是一個國際大城巿,亞洲四小龍,經濟發展冠絕全球,香港人的生活在哪時變成只是希望「不會死」?是不是有甚麼搞錯了?還有,大家因為沙士一役而對高永文特別愛戴,牠作為醫生應該比我們小屎民更明白鉛害有多深,但你看看牠這十數天的立場,隔著電視我也聞到牠身上滲出陣陣的腐臭味。你是時候要想想今天的牠還可不可信。

香港人買東江水做了冤大頭數十年,幸運的是香港在英治時,沒有人會在一些生活基本建設上鑽空子,所以沒有人需要擔心開水喉會飲了鉛水,甚至政府告訴我們,香港的食水安全得只要扭開水龍頭便能安全飲用。但來到今日,匪國學不了香港的優點,香港反倒被匪國的一套人渣思維感染了。你看看鉛秋夫婦,無知,不負責任,甚至自行突顯自己的無知以求在事件上開脫,無論牠們是真蠢,還是真無恥,都是香港的不幸。

其實,是我們的食水根本就不應該有鉛,不要跟我來那一套「不會死」的所謂安全標準,更不要叫我先開水龍頭流三桶水後的水便能安全飲用的廢話。而最重要的,是你還打算忍受現狀到何時?是不是等到某天,人禍把香港人都葬送了,大家還是想千萬個藉口,努力包容共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