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講明無諷刺,我係一個讀唔成大學,會考英文拿U既廢青,無受過正統學院高等教育,無接受正統哲學訓練。但我想嘗試認真回覆安德烈文章內既論點。

首先開宗明義講清楚一點,我睇過部份圖片,我係認為個本寫真集意淫,應該要嘈個家長、出版社同攝影師。

但正如我寫《公共權力、空間乃公民社會之命脈》一文,我係認同安德烈所講,有關禁書一事所帶來既影響。我認為極有可能(你可以話我左膠唔敢論斷)會影響出版自由。事件過後警察、壓力團體、藍絲、建制派,會唔會借此機會,一併辯論加立法或「指引」,規管或「指引」書刊出版要先審查,以防佢地「詮釋」(題材暴力、血腥)係「同類」既出版事件發生?我認為會,所以我反對開輿論禁書一例,如果你肯定佢本書干犯法例,應該直接報警,而唔係用投訴,用得投訴,你自已都知未必係去到淫穢程度,或許屬於意淫。而我強調意淫已經要譴責家長、出版社、攝影師,當佢地好似藍絲咁起底黎做的話我都好認同,但我絕不認同開利用輿論壓力禁書此一先例。

有關禁書一事,可以看由墳總發起的聯署,印象中聲明第三點要求當局(貿發局)禁售,聲明中亦表明清楚知道,是否淫穢要交由淫審署判決,但卻要求由貿發局來禁售,倘若犯法不需貿發局禁售,而貿發局亦無權來禁售,而是直接由警察拉人封鋪銷書,明顯聯署撰寫人是知道這是未審先禁既要求。

你可能會問,咁本土派咁多行動一樣無經審判,點解又可以未審先驅逐水貨客?我會答你,兩者性質實在不相同。水貨客是霸佔行人通道,是現行犯,正如你看到一個陌生人干犯法例,法律中有寫明你可以運用適當武力,拘捕嫌犯交給警察處理,佔領期間一樣有發生,只是警察放人。而水貨客的罪行,是直接行為(看看街道、看看垃圾),我想像不到灰色地帶在何處。

而寫真集風波一事,卻有爭議灰色之處,因為犯罪內容不是行為,而是書刊中的意識,而意識係好抽象。所以才要交由淫審處判決是否淫穢人(未定罪),然後才由警察拉人。容我借用陶傑多年前(2010-10-25)在光明頂評通識時談日本電影《告白》。以下為節目對話原句節錄。

”健吾提及日本電影《告白》被評為三級。
陶傑馬上問:裡面到底有什麼三級鏡頭呢?殘忍啊,意識啊?
健吾回答:唔知,總之就三級。
陶傑續說:意識列三級咁好危險喎,咁我覺得,裡面面有什麼鏡頭是三級呢?又無色情。暴力可能就係用把界刀。
鮑偉聰回答:因為電檢條例及廣播條例,牽涉兒童犯罪啊既野都係禁忌。
陶傑說:那你不如成部禁左佢,好似發條橙咁樣,四十年前,依套戲你話意識列三級真係無厘頭,我唔知喎。”

而《告白》被評為三級之原因,據說是意識暴力。陶傑也在節目中說:意識評暴力三級咁好危險喎。

我長篇大論,又引用陶傑,唔係想幫寫真集說項,我只係想講明,意識係好抽象,正如有人認為告白係三級,陶傑等人認為無離頭。所以需要一個有公信力既機構,一錘定音,用文化角度去判斷是否列三級,其意識是否有可能危害未成年觀眾。亦因此,本土派驅水貨客係指對”現行犯”,而這次寫真集係並非如此,而係一本書到底的「意識」是否有問題(再說一次如果不是意淫,係鐵一般的色情,直接報警,因為係刑事罪行,並非與出版有關的淫審署來禁止,他的權力只是判定出版物是否三級)。


 

如果你睇到依到,我多謝你,我故意將可能被誤會左膠既部份放在前面。接下來我會嘗試反駁安德烈文章論點。而為何我有此安排?因為如果睇左我反駁安德烈先願意睇埋落去,咁只係公關技巧,我唔想咁。

我幾乎認同大部份網民所講,兒童應該受保護,而寫真集意淫極有可能傷害女童,因此家長、出版社、攝影師都有責任,並非安烈德所講「假定」兒童需要保護。

原因如下:
我一向認為人性醜惡,鬼唔恐怖,人類先係最恐怖。而自從睇過恐懼鳥既DEEPWEB文,更加令我覺得震撼,將一個女人或女童折磨,殘忍地殺死而無任何人知道,一條生命極痛苦地消失在世上。

憑常識,我可以肯撚定,一個6歲既女童係無可能抵抗成年人(無分男女)既暴力,點會唔需要保護?簡直係天荒夜談。

另一點,安德烈提到,認為「因為自己擁有『拍攝『意淫』兒童照片即為傷害兒童』之個人信念,所以就要求禁止他人在書展售賣買此書。」係非常弱的論點。
其實一樣係憑常識反駁,好多新聞,係一個女仔又或男仔比人影左相(不一定係裸照),然後自已胡思亂想認為自已既醜態暴露於社會,從此不踏出房門半步,甚至萌生死意。這不是幻想,而係發生過無數次的悲劇。

而安德烈又提到,兒童有自主可以負責決定。這亦是我要延續上一段的反駁,有人會說某些人是因為自已的惡行,或錯誤,例如$500港女或有人上載吸毒影片,免費扭蛋短片,波叔cut雙白線等等,這些咎由自取的行為而被流傳照片,所以他們是活該。雖然很民粹,但恕我認同,因為他們大部份是成年人,甚至是當權者,成年人就應該要為自已行為負責,法律已保障你的人權,而你的錯誤,群眾要如何用輿論或其他合法方式懲罰你,你不能怪人,正如689不能怪人狙擊落區,及在媒體廣傳他的惡行,就算那天689因壓力而自尋短見,這是他自找的。

而兒童卻不能如此說法,6歲小童如何有自主?安德烈認為有。但從生物成長的學科角度出發,大腦結構如無基因突變,無法想像從出娘胎就能發育到成年人的腦袋。而心理學亦有所謂的鏡像理論(或許你認為是假說,但暫且聽我說下去),認為人的自我,是有幾組部份組成,其中一個部份的自我,是由他者所投射出來,換句簡單話說,就是人是有「他者實現」的自我,從別人的言行投射,你實現一個別人期待的你。例如,在一個男性面前,女性不自覺地比日常表現得更斯文,潛意識希望成為對方心目中的淑女。而這正是美心妹妹媽媽在做的惡行,它教導妹妹要迎合粉絲,成為對方心目中的美心妹妹。6歲出道涉足演藝,寫真集,這些念頭,你別跟我說是美心妹妹憑空在腦海中像聖靈感召一樣出現。誰推她出來,真的別跟我說是她自主決定。

又在簡單用哲學的一句來說,他者即地獄,人是自主嗎?活在他者的世界,處處是意識的鎖鏈,大他者小他者在凝視你。

最後總結這篇文章。當懶人包也可以。
1、我「個人」認為這本寫真集意識淫穢。
2、我認為家長、出版社、攝影師要負主要責任,成年人理應清楚要保護兒童。
3、DEEP WED已說明世界有多危險。
4、在合法的前題下,不擇手段地懲罰肇事人,令後來者三思。
5、但反對用輿論,要求無權的貿發局禁書,犯法就直接報警。
6、事件不能跟驅水貨客相比,性質不同,水貨客是現行犯,寫真集卻是一部書意識是否有問題(僅指目前情形)。
7、科學角度,大腦成長有階段,如何論斷6歲有自主?而心理學角度,就算成年人也未必有自主,會被別人影響。他者即地獄,除非你是尼采所說的超人意志。
8、反對禁書之原因,拜託看這篇文章《公共權力、空間乃公民社會之命脈》

謝謝看畢全文的各位。本廢青無意博屌上位,亦自問上唔到位,只係見墳總會走依步(叫貿發局禁書),而安德烈又走依步(說兒童自主、保護未定論),難得兩位都係傾向本土主張,卻因此事各走各路而感到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