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ine Yeung:

我不知道你近日的感受如何。這封信裡所用之字詞,很多可能你還未學懂,但我覺得我還是要寫出來。你現在看不懂,你12歲的時候就會看得明白。

之前我寫了一篇文章(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5/07/18/18559/ )反駁那些批評你的照片「意淫」的人,結果沒有人逐一回應我的論點,只是人身攻擊。我不知道在這一刻你的感受如何。成人總是要把兒童當成是非人類的小狗,以保護兒童之名,為兒童決定一切,隨便否定兒童的自主。他們關心的,不是你的生活,只是他們心中的你「應當」如何生活。

我希望你會明白,成人是會錯的,而且很多人說同樣的話,也不代表這是對的。他們以攻擊出版社的哥哥姊姊和攝影哥哥為樂,引來警察介入了,就沾沾自喜,粗暴打壓一本書的出版自由,原因只是當中幾幅相比他們判定為意淫。你看這幅相,這女孩的姿勢和你差不多,這相也是當成藝術品發售,就是沒有同樣的瘋子批評,因為這女孩比你幸運,不是活在香港。

http://www.gettyimages.com/detail/photo/girl-getting-dressed-on-bed-royalty-free-image/142020797

我不便在此批評你的媽媽,也請你不要因為旁人的說話而損害你與媽媽的關係。我只擔心,當你長大以後,因為這些無恥之徒留下來的污名化和惡言,你真的被催眠了,以為你6歲時拍下的照片是十惡不赦的「兒童色情」,因而受到傷害。你見過小狗嗎?小狗通常都愛睡在桌下,但只要牠每次走進桌下之時,你大聲呼喝,把他嚇跑,重覆十多次,牠就真的以為走進桌下睡覺是錯誤的,不敢再進去。大聲說要保護你的成人並不一定真的會保護你,反而可能只是在傷害你。他們就像班裡愛說是非的女孩,惟恐天下不亂,以挑起紛爭為樂。他們不關心你的感受,只關心自己的感受,你在他們眼中只是一件玩具。

我希望你將來再讀這封信的時候,不要哭泣,不要難過,不要自卑。我不懂得安慰你,我只能夠把我所知道的在此告訴你。願你平安。

安德烈
2015年7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