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古語有云:「神要令人滅亡,必先要令人瘋狂。」
回看近日發生的種種,發覺真的錯不了。

有關美心妹妹寫真涉及兒童色情犯罪一事,在一兩日內越鬧越大。無他,作為一個有正常判斷力和良知的普通人,看到那一幀幀用以拍攝性感嫩模寫真的取材手法以及取鏡角度來為一個六歲的小女孩拍攝的照片時,就絕對沒有可能不感到憤怒光火。

事實上,事情的後續發展亦呼應了一個正常社會的思想和行動:出版社叫停簽名會並抽起停售寫真集,警方重案組介入調查。這一切皆有賴社會和網絡上正氣之士的關注和行動,令人欣慰。

然而,不知道是為了證明自己還是黨同伐異之故,就是有這麼的一群所謂「社會進步份子」、「知識份子」在關鍵時刻一股腦衝出來,以「換位思考」的特殊角度去為種種令人切齒的罪惡開脫,這次也不例外,例如:有人竟然出文批評反兒童色情的義士是「不切實際」,並暗指孌童都是文化需要保護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36000) ;另又有人提出「唯心論」,指該批兒童寫真照毫無問題,是你們心存邪念 「見淫思淫」 云云;著名左膠葉寶琳的丈夫王浩賢更具創意,指如果這批寫真集是兒童色情刊物,那宮崎駿的動畫就一定都是兒童色情;此外,強調「濟弱扶傾,義無反顧」的左翼基層政黨社民連,其資深黨員嚴敏華眼見作為弱勢人仕的六歲女童遭受性侵害,不但沒有幫助聲援,反而高調公開宣稱「關我叉事」。

不過要數最具爆炸性和突出性的,非要數以哲學家自稱的「大主教」蒸魚安了。對唔住!冇錯,你實在太爆了!閣下自詡有齊克果和蘇格拉底等大哲一樣的斤兩地位,為了你我特意為你開一新段落主打「推介」你:坦白講,本刀爺我真他媽的佩服你!因為在你之前我從來沒有見過有任何一個作者舖陳一大堆理論和專有名詞(詮釋學、形而上學、倫理學) 去迴護一個人盡皆知、人皆可見的罪惡!而這個辯護,居然是沒有哪一個人可以看得懂的~!(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5/07/18/18600/) 這有可能是我們太愚蠢,又或者我們不是蘇格拉底了吧~?

以上種種的妄人妄語,用俗語說,根本就是「膠都費事畀」,立論和內容都不堪一擊,幾乎連反駁都可以省卻便已經自我收皮。這因為你我都有常識和正常的價值觀,知道何謂是非黑白和忠奸對錯。攝影師的立心不良、母親的不負責任、出版商的利慾薰心,在寫真集的每一頁都幾乎呼之欲出。而這麼的一群人,一群自詡「進步份子」和「知識份子」的文痞、惡棍,卻神態自若的跳出來,引用一大堆深奧的學術理論和反智詭辯去為這一顯而易見的罪惡保駕護航,為的不是發現了甚麼案件疑點要求平反,也不是堅持自己的信仰一心為善,而是希望通過種種扭曲常識、顛倒是非的謬論和技巧抬高自己,踩底別人 (主要是異見者) 。過程中他們不會反思自己的言行舉措會對案件中的受害者 ── 年僅六歲的小女孩帶來甚麼傷害,當然也就更不會理會他們對社會整體的價值觀和倫理道德構成甚麼破壞。總之,在他們的眼中,最重要的都是自己:我比你們有學識、我比你們有見地、我比你們更高等,所以你們都應該聽我的和跟我的!至於其他?Who fuck care~!?

不是嗎?看看蒸魚安自詡有齊克果和蘇格拉底,並謂「批評我即是批鬥我」,你便知道本刀爺我有沒有冤枉誣陷他們!

「沒有誰比誰更高尚」,這一番話出自這一伙人的口中,入於大眾之耳,感覺刺耳難頂,這是因為言行不一致,偽善作狀之情溢於言表,致令人反胃。難得群丑不以為恥,反而甘之如飴,繼續每日狎侮常識、侮辱學術,實在可憎可厭!

「地獄裏最熾熱之處,是留給那些在出現重大道德危機時,仍要保持中立的人。」
但丁錯了,我可以肯定,地獄裏最熾熱的業火,是應該留給那些在出現重大道德危機時顛倒是非,甚至不惜包庇罪惡,只為求突出自己與別不同的人渣。

講多句當教精你們吧:一個人所以引人注目,甚至受人尊重,是因為其他人認同這個人才會發生,而絕非這個人標奇立異或故意唱反調才得到其他人的注意和尊重。你們他媽的完全搞錯了方向,還自以為站在世界之顛,不斷指點江山,狂妄自瀆,自我快慰,卻不知亂噴白濁,已激起眾怒。無妨,大眾眼睛是雪亮的,到你們精盡人亡之日,必漫山歡呼,夾道相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