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引述《sheilala (sheilala)》之銘言:
: 想要改臺灣國 聽起來很好笑
: 心裡想說可以叫台灣啊 哪裡好笑
: 而且9.2出國也都還是說I’m from Taiwan吧
: 誰聽過R.O.C。啊!!!!!

我以外人的角度, 去說一下這問題。
文超長。

先利益申報一下, 作為外國人 (我是很坦然的承認) , 職業算是商人而不能不務實的我來說, 直接承認臺灣就是臺灣, 是最簡單, 而且合乎現實的想法, 包括上面寫的例如郵件, 辨認度的問題。 以及你實際上就是要過海關, 有不同的稅務政策, 貨幣, 軍隊和法律等問題。

而在文化上, 對於有必要執行實務的人, 臺灣人就是有他獨特的性格和生活態度, 用詞, 獨特語言(以臺語為首的各種語言), 傳統漢字, 成長經歷, 自我認同, 自身獨特的歷史等。 不會說大家都華人或者「中國人」, 就可以掩耳盜鈴, 華人之間的共通性就像基督徒之間的共通性, 但你總不會說義大利人的性格跟芬蘭人很相似。

至於意識形態就更簡單了, 有些人會說, 香港也看不起臺灣人, 所以香港人對臺灣人與其他人也沒兩樣的差。 但是這是落入二分法的陷阱, 我就直接說, 就算是對臺灣人抱著惡意的香港人, 即, 假設他們的態度是惡意或者輕視的 (例如上一代中年人) , 也絕對不會覺得臺灣人「是來企圖統治香港的侵略者」。

因為臺灣人在這個世代, 九成五以上都沒有了想要統治他人或者自己是別人恩主的想法了, 你要對臺灣人來個欲加之罪, 怎樣都去不到是侵略者。 即使是對臺灣人有惡意, 用另一個方面看, 也是承認臺灣就是獨特的。

故此, 就實務, 商務與個人來說, 的確就只有「臺灣」存在。

說了那麼多臺灣現實的好處, 那, 「中華民國」又為何而存在? 再一次利益申報, 我個人感情上, 對於中華民國沒甚麼反感, 即使他的歷史充滿了各種創傷, 黑暗以及不公義, 但是我不會看到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就感到不舒服。

站在這個立場來說, 到底這個「約二千三百萬人在臺灣島上生存而自治」的國家(這個描述應該很客觀), 自稱中華民國有甚麼理由和用途? 為何有這麼多人堅持它, 既然中華民國已喪失了臺灣以外的所有, 甚麼力量支持它存在到今天, 而且看起來還是能存在下去? 我大概在很年輕時就思考過這問題。 為此, 我讀了一個碩士, 看了很多關於國際關係以及帝國歷史的書。

同樣的例子歷史上並不是沒有, 西方的拜占庭帝國, 基本上就是現在伊斯坦堡, 文化上是希臘。 他們不據有羅馬但自稱「東羅馬帝國」, 他們的人一輩子都沒住過羅馬卻自稱為「羅馬人」, 他們自稱為帝國的正統繼承者, 有著自己的教會。 而憑藉君士坦丁堡的天險, 它被長年的威脅和攻擊都延續了一千年, 而這個國家相爭的兩黨還一個叫藍, 一個叫綠。

但是羅馬帝國是他們自嗨的, 他們喜歡別人叫他當羅馬人, 大家給面子時就會叫一下, 可是心裡還是覺得這些人根本是另一種人。 而後世歷史學家, 就直接把他們稱之為「拜占庭帝國」, 因為東羅馬帝國這個名字太令人混亂思考了, 最後成為了 AOC 那個生垃圾兵比別人便宜以及建築物的血條比別人長的 cost down 帝國。

所以大家相信連國家都會輪迴轉生嗎? 先不論有沒有這種神怪的事情。

不過要堅持自己當羅馬帝國, 當然有些人單純就信仰, 但是他還是有現實的原因的。 你會看到即使是西方, 大家都是搶著自稱為羅馬帝國。 不僅是東羅馬帝國, 西羅馬帝國, 神聖羅馬帝國, 連看起來完全跟他無關的伊斯蘭教蘇丹穆罕默德二世都來搶一票, 在攻下拜占庭之後, 自稱是羅馬帝國的繼承者, 並提倡「歐洲一定要統一」。 連根本就殖民地的美國立國的時候, 建築的樣式都刻意以羅馬的樣式自居。

穆斯林征服者自稱甚麼鬼羅馬帝國繼承者, 聽起來很奇怪? 其實就是說, 自稱羅馬帝國這回事, 是很實務上的用途的。 羅馬帝國雖然崩潰, 但是他卻在歐洲遺下了去到拿破崙時代才差不多清掉的政治遺產, 所謂的 Translatio Imperii。

為何會有這思想存在? 這涉及我並不算很熟悉的宗教, 我試圖盡力的將這件事說清楚。 有錯請指證。

大家都知道歐洲人普遍信奉基督教, 而這導致了西方人普遍心裡都重視相關的典籍, 而其中在「但以理書」當中, 有所謂的四獸預言, 比喻為有四個帝國。 最後的帝國會引導人類去到「終結」, 普遍理解但以理書中「鐵足」的帝國就是指羅馬帝國。

用另一個角度看, 羅馬帝國就是但以理書預言中理所當然的統治者, 真命天子, 故此。。。 作為一個政治者, 如果你知道這個預言是有影響力, 能夠輕易說服一些人的話, 理性地, 不是該將自己代入這個預言當中? 故此並不是單純的自誨, 而是人類深藏的長期教育與信仰, 令人類承認某些事情的「正統與合法性」而不去對抗。

當時讀到這一點, 我就漸漸連得到「中華民國」存在的答案。

除開一切感性, 很理性的想, 無論「中華民國」裡面根本就是臺灣也好, 或者普遍九成五的人, 都對於中華民國對大陸主權的主張, 看成是笑話也好。 以及臺灣人很多都抗拒自稱「中國」帶來的額外負擔, 不方便以及令人厭惡之處, 中華民國本身跟羅馬帝國一樣, 他是一件有用的政治工具。

今天的世界秩序建立在由盟軍擊敗軸心國而建立的勝者俱樂部「聯合國」之上, 而聯合國的創立成員有「China」, 而這個「China」當時真的是 ROC, 從當時流傳的照片, 照片上有青天白日滿地紅, 無論多少年, 這些都是不會改變的證物。

也是伏筆。

這個勝者俱樂部「聯合國」「五強」, 當中只有美國還是那麼強大, 英國和法國雖然還有相當實力, 但絕不會是足以對抗美國和俄羅斯, 蘇聯也已經瓦解了, 至於 China, 中華民國今天就如大家所看到的樣子, China 變成了中華人民共和國。

正是因為英法衰落, 所以他們更死心塌地的維持這個聯合國秩序, 正是因為他們變弱, 所以他們更不願意失去了五個常任理事國這虛名。 更希望聯合國這架構, 一直以這形態維持下去。 也就是說, 五強永遠是五強, 即使日本德國實力超越英法, 更需要把他們擋在外面, 在政治和國際關係上, 五強皆有特權。

五強當中, 英美蘇法都是自二十世紀初以來存在的傳統強權, 只有 China 不是, China 是最有趣的存在, 他從一個被大日本帝國侵略而瀕臨變成屬國的國家, 因為站對隊而且沒死掉的緣故, 突然加入成為了聯合國的創始國和特權階級。 中華民國吃了日本這麼多苦頭, 感到苦盡甘來, 正要享受成果的時候, 卻被中華人民共和國趕到臺灣去了。 所以中華民國的傳統支持者的不甘心, 是很顯然的事, 你可以這樣想像。

如果這寫成小說, 其實很有戲劇性的, 不過現實比小說更有趣。

而當年的中華民國, 他們的做法就是優先把一堆條約正本(例如割讓香港的南京條約), 文物, 印鑑, 文人之類的東西, 全部搬去臺灣。 所以你可以知道, 他們已意識到很可能保不住大陸, 一心將所有代表「正統」的東西, 移去臺灣。 這點我想大家都是已聽過的。 他們說到底, 他們最重視的是這個他們付出了十幾年, 大量代價和人命, 而贏回來的聯合國創始國特權。

這只是感情的因素嗎? 其實以當年的人來說, 打了這麼久的仗, 直接把臺灣人當成大日本帝國的臣民才是理所當然的事。 心裡理應痛恨臺灣人, 協助大日本帝國為他們製造這麼多麻煩和痛苦。 中華民國搬到臺灣之後, 最多是說服自己和臺灣人, 大家以後就中華民國人, 但要說把剛才才協助敵人, 殺完自己的親戚朋友兄弟的人, 真心視為同胞, 本質上就很違反人性。

只是在大戰略上, 特別是快要進入冷戰形勢來說, 你站在西方盟軍的理性角度看, 卻有一種很大的需要。

1.China 已經存在, 成為了聯合創始會員國, 而且有了特權。 這件事是不能夠改變的, 因為一旦改變, 聯合國這個秩序和共識就會瞬間瓦解。 創始國能趕出去, 那英法衰落豈不是也能趕出去? 故此即使 China 自己亂成一團, 但 China 還是得繼續存在。

2.而 China 存在, 那他應該是甚麼? 如果中華民國能夠在大陸上多一點的土地, 比方說, 劃江而治, 長江以南都中華民國的。 其實還好。 偏偏中華民國就是輸到只剩下臺澎金馬。

3.故此, 這個創始國既然必須存在, 而他不是中華民國。 那就只好承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了, 而這助長了共產主義陣營。 無論多麼牽強, 無論中華民國只剩下臺灣, 對於盟軍而言, 中華民國必須存在, 就是為了既不瓦解初生聯合國的公信力, 而美國能控制多一票。 (這一票就叫中華民國)

4.美國控制的這一票對中華民國或臺灣是否有利? 這是中性的。 大部份時候都是有利的, 而實際上, 這也讓美國多了一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交涉的籌碼, 在適當的時候, 把這一票賣給中華人民共和國, 以換取他們去對抗蘇聯。 (而最後大家都知道這件事成真了)

5.倒過來說, 這就是中華民國對美國的利用價值, 中華民國的利用價值是這種政治性, 「合法性」, 「合理性」, 因為有這種利用價值, 美國就需要讓他多少有點實力, 他必須是一個安穩, 富裕的社會。 臺灣是註定被出賣的, 但是出賣不見得是壞事。 因為並不是每個國家都有資格被出賣, 就算是當妓女, 也不能長得太醜吧?

故此, 在聯合國這遊戲規則以及美國的國家利益下, 讓中華民國存在, 讓臺灣變成中華民國臺灣省。 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因為這個只有兩個省(還要有一個根本是金門)的中華民國, 是一個國際戰略上談判的重要籌碼。 因為有了中華民國(可供出賣), 就成功策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 擊敗了蘇聯。 而中華人民共和國也吃掉了整個會籍, 當了聯合國的特權階級, 並在改革開放中受惠於美國開放出來的世界市場。

中華民國是因為冷戰戰略而存在的。 就像棋盤的兵卒, 身不由己, 戰力有限, 還要是棄子, 可是他卻是讓美國勝利的其中一個重要棄子。 雖然這可能感情上很難令人接受, 自己就是這樣被利用完, 可是感情歸感情, 戰略上, 美國是對的。

那麼, 蘇聯瓦解之後, 中華民國是否就沒有利用價值呢? 不是。

以前的中華民國, 是用來賣給中華人民共和國, 換取中華人民共和國, 去牽制蘇聯。 但當中華人民共和國從酬庸當中, 壯大起來, 自然就不會再事事順著美國的利益了。 例如跟日本衝突, 例如想要南海霸權。 或者其他雜七雜八的事情, 雖然這離挑戰美國還真的有很遠的距離, 可是可以的話, 美國還是想它盡可能的乖下來。 免得自己落入尷尬當中, 畢竟中華人民共和國真的無法控制時, 他週邊的國家, 例如日本, 也會失去控制, (比方說中日開戰, 不論結果, 日本人要保護自己, 大肆訓練軍隊時, 美國有甚麼立場去阻止?)太平洋的秩序也會全然瓦解, 導致了無法預測的結果。

而更可怕的也未必是國與國的衝突, 而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內部生變, 一種美國無法掌握的變化。 試想想蘇聯怎樣滅亡的? 他並不是大家高呼民主自由, 大家唱著歌的瓦解專制。 相反, 他的滅亡觸發點, 是有一群人看不過眼蘇聯越來越自由, 決定政變去「匡正蘇聯」, 把戈巴卓夫給監禁除掉。 因為葉利欲成功阻止了這次政變, 之後的俄羅斯大體上是民主化了。

可是, 這不是必然, 假設葉利欽失敗了? 假設這政變成功了? 我們不知道這會發生甚麼事, 但我們總不能排除一個可能性, 就是那些政變者的計劃全部都成真。 蘇聯不僅不瓦解, 還因為這些強硬派的主導, 而成為一個更強大的軍事政權, 成為美國更大的禍患。 同樣地, 這樣的事情, 也可能某天會發生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內部, 特別是哪天經濟出了問題時, 你可以想像, 認為是「美國人的陰謀圍堵中國才搞成我們這樣」的主張, 會受到相當的信奉和支持。 (而這也不能說不是事實) 當整個中國大陸在經濟困境形成這樣的思潮時, 清君側的事情也不是那麼罕見了。

真的發生了這種突然出現極端敵視美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時候, 美國要怎樣辦? 美國當然不會不顧慮這問題, 所以, 戰略理性的推理, 就是中華民國這棋子, 就被賦予了新的任務: 鬼牌。

要留意的是, 這裡說的是「中華民國」, 不是「臺灣」, 為何強調是中華民國而不是臺灣? 因為說臺灣的話, 大家很直接就聯想到怎樣在地理, 海軍陸軍上擋住中國大陸的問題。 但這是臺灣的價值, 不是中華民國的價值。 臺灣的地理戰略意義, 使他成為了「緩衝」, 但中華民國卻是「鬼牌」。

中華民國是一張不起眼, 看似無用的牌, 非常詭異。 可是, 一旦中國出現任何政治上的突變, 美國想要保護自己在中國大陸上的部份利益, 或者穩定或控制部份局勢的時候, 美國就需要著力點。

大陸網絡上有「帶路黨」一說, 很幽默的說, 美國來了我帶路, 還有改圖表示的是 THIS WAY SIR, 當然這是個幽默的玩笑。 現實來說, 就算條件相當成熟, 你想當美軍日軍的帶路黨, 可能性還是不大, 因為主權國家之間互相派兵入侵是大忌, 今天俄羅斯分明要搞烏克蘭, 但是表面上還是不承認, 而只會說這些是東烏克蘭的反抗軍, 就是連俄羅斯也不敢隨便去動這禁忌。

因為強大主權國家的軍隊互相進入已承認的對方領土, 這件事變成理所當然的話, 這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序幕了。

那麼, 誰能介入中國大陸的事情?

「中華民國」。
「聯合國創始國 China 的原主」。
「China」

非常簡單的。。。 「中華民國軍隊」在中國大陸做的任何事, 都不是主權國家入侵主權國家, 而是一個主權國家之內, 可以是內戰, 或者是任何一個行為。 總之, 就像東烏克蘭和烏克蘭在打的一樣, 就算東烏克蘭軍隊根本就俄軍, 可是還是沒打破那規則, 戰爭還不致於全球性失控, 行動也更方便。 是的, 就是那個現在誰都不提, 荒謬至極的「反攻大陸」。

當然你可能會說, 哈, 反攻大陸? 中華民國國軍的戰鬥力可能嗎?

那就看回東烏克蘭的叛軍, 你會發覺, 實際上大家需要的是一個「法人」, 中華民國提供的是法人, 是名義, 是代表。 他要擁有軍隊, 是因為要證明他擁有, 真的應用時, 他很可能根本就沒很多臺灣人。 他真的應用的時候, 很可能他的成員, 實際上是一群臨時編組的(從中東和非洲請來的)傭兵, 軍事保安公司(例如黑水), 獨立參與的「志願軍」(可能是美國人或日本人), 收編了的「前解放軍」, 被改編的警察部隊, 或者臨時在中國大陸徵募的新民兵。

當然, 他可以包括現在的國軍和臺灣人, 但不代表他就是, 只要有充足的軍備來源, 錢, 以及僱用渠道, 這世界可以突然出現一支有相當戰鬥力的「中華民國軍」, 可是裡面都是一些黑人, 穆斯林, 白人, 日本人, 他們由中華民國政府負責補給和僱用。 而中華民國的錢何來? 可能是美國的特殊補助, 或者是不知為何做了一些在美國市場很賺錢的生意。 然後這支中華民國軍, 還可能會有大量的「用 1 美元價格賣出來的廢棄美軍裝備和艦艇」。

這在商業世界天天都發生, 這是甚麼? 正是「代工」, 臺灣人應該很熟悉, 世界名牌的手機, 不等於他不可以在大陸生產。

他們可以隨時去中國大陸代表聯合國的 China 「維持和平」, 而臺灣人在這時候就有用了: 以上那些傭兵, 就算會打仗, 直接佔領城市也會引起嘩然, 那到時還是需要國軍, 一群懂說國語, 普遍黃皮膚, 黑眼睛, 文化相近的軍隊, 去公然的「進入混亂的城市, 回復法律, 治安與政府運作」。

而以上的操作, 就不是主權國家軍事介入別的主權國家, 北京政府可以宣稱這是「美國支持的叛軍」, 可是美國也可以說「中華民國就是創始國, 證據確鑿」去凹, 這樣北京就算怎樣說, 大不了是憤青會對這種無賴行為非常憤恨, 打爆電視機說句「幹! 騙我! 」, 可是四週的國家卻很歡迎用這樣的方式。 因為這方式是針對中國獨有的。

因為有了「中華民國」美國才可以這樣玩, 這是「臺灣」做不了的, 當然臺灣人自己應該不太樂意被美國人將來某天這樣利用, 涉身一些自己根本不想管的中國大陸的事情。 但倒過來說, 臺灣擁有的這個中華民國, 對美國有戰略利益, 美國還是會多少看臺灣一眼, 因為你現在沒用不等於將來沒用。 丟棄中華民國, 對美國來說就是少了一張牌, 美國人還是想要這張牌放在手上, 隨時有機會可以翻出來。

如果想要美國人丟棄中華民國這張牌, 那麼, 唯一的可能性是: 你能提供一張更好用, 更能有必要時可以介入中國大陸的牌, 暫時似乎是沒有。

因此, 中華民國會存在下去, 美國喜歡他存在, 不是因為喜歡這裡的政府或者官員, 不是因為他們英文好, 不是因為他們灌了美國迷湯, 全都不是。 而是這張牌就算發臭, 他在某天還是可以有其獨特用途的。

北京自然也明白遊戲可以這樣玩, 所以他們也覺得中華民國這東西, 今天看起來很可笑無力, 但認真打起來這張牌還是有隱憂的。 「國粉」這種東西, 雖然是「反對臺灣獨立祖國分裂的大統一主義者」, 對於臺灣獨立主義者來說, 國粉和中華人民共和國, 就是沒分別的敵人。 但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來說, 一旦中華民國這張牌打出來, 這些人會產生危險, 故此他們最多是稍為公正去評論「蔣介石」, 卻不會太過放任大家去對中華民國有甚麼期望, 對於北京而言, 中華民國還是滅亡了比較好。

那, 對於臺灣人而言該怎樣? 其實要清楚認識到, 臺灣, 中華民國, 這兩者對於臺灣人自己的感情認同, 與工具價值, 兩者要分得很清楚。

有工具價值的東西, 不一定要有感情認同, 就像我們不會愛上家裡的馬桶。 同時, 有感情認同的東西, 不要過度高估其工具價值。 而且也要時刻留意, 無論我們願不願意, 想不想, 我們的命運總是受其他有力量的人影響。 不過, 不見得就任由「擺佈」, 畢竟有力量的人自己之間也是敵人, 清醒而且有智慧的想清楚他們要的是甚麼, 利用他們的矛盾和禁忌, 清楚自己的利益與立場, 是可以在夾縫中找到生存和壯大之道的。

將感情與理性, 充份的分開, 視乎自己的需要與生存, 看清楚形勢。 中華民國和臺灣兩種東西, 最理想的狀況, 就是在哪個比較有用時, 拿哪個出來, 而不是互相排斥, 制肘, 靈活的納入自己的工具箱裡, 控制工具而不被工具控制, 那才能夠確保自己的生存, 未來與繁榮。

→ greenhorn721: 所以中國支持台獨嗎? 05/25 14:37

不, 我期望, 我把這些基礎給了你們之後, 你們用自己的知識與推演能力, 去想出應該怎樣做。 只有臺灣人們都很清楚, 自己是甚麼處境, 願意的從這個處境開始, 想自己的未來。。。 十年後, 二十年後, 五十年後, 一百年後, 一千年後, 臺灣人及臺灣人的子孫, 到底該在人類文明和世界有甚麼位置, 那麼, 臺灣才會有希望。

而這件事, 我是無法為各位代勞的。 要走這路的是你們。

推 bill09232002: 感性上中華民國確實帶給台灣許多災難 但理性上中華 05/25 15:21
→ bill09232002: 民國卻是台灣當局可以討好美國的一張牌 05/25 15:22
→ bill09232002: 中華民國退到金馬雖然在法理上還是可以帶給美國利益 05/25 15:23
→ bill09232002: 但卻少了可以利用台灣戰略位置與資源的實體利益 05/25 15:24

另外, 我提醒大家。 也不要太糾結被誰利用的問題。
誰弱的時候都曾當過棋子, 被利用過。

這篇文章說的那個地球霸主美國, 十三洲殖民地, 當初也不過是被法國拿來, 在北美洲生亂, 去牽制他們的死敵英國的棋子而已。 所謂十三洲, 人口不過就三百萬左右, 當中有至少六份一是確定親英的, 獨立支持者不夠三份一。 而法國支持美國獨立, 就只是為了在英國後方製造麻煩, 因為後方就是法屬的北美殖民地。

今天的世界霸權, 在初始時, 比起今天的臺灣, 還要卑微太多, 也只是一枚被人利用的棋子。 但慢慢的一步一步走下去, 慢慢的, 運氣就來了, 美國獨立間接引致了法國大革命, 法國大革命引發了拿破崙戰爭, 使十三洲殖民地有機會從拿破崙手下買下法國殖民地, 將領土突然倍增。

之後美國的貿易, 還是被海權國家英國長期控制, 就這樣生聚教訓了一百年, 羽翼漸漸的豐盈, 發展出強大的資本主義市場, 福特式的生產, 以門羅政策確立了自己的地盤, 將歐洲的干涉慢慢排斥出去。 去到最後一戰時, 美國已是被邀請投入參戰的決勝力量之一, 去到二戰時, 英國霸權瓦解, 在借貸法案中, 知道自己已無法維持霸權, 而將遺產都交給美國。

美國這樣走了一百幾十年, 終於從一個卑微的殖民地, 被人利用的棋子, 變成新的帝皇。 一隻棋子, 如果很清醒, 慢慢就可以變成一隻更有價值的棋子, 某天還是能夠變成強者, 即使路是很漫長。 倒過來說, 已有的強者, 因為驕傲和閉塞而衰落, 也會變回棋子。

因此, 怎樣清醒的想清楚一切, 無比的重要。

噓 fenixray: 美國拿ROC當傀儡軍隊可能有他的利益 對台灣來說明明就打 05/25 17:32
→ fenixray: 不動 還得背上再度引發內戰的侵略者名義有何利益?時值 05/25 17:33
→ fenixray: 2015又流行反攻大陸了嗎? 05/25 17:33

活在暴風眼中的人, 就要接受自己活在暴風眼中的事實。
就想想拿破崙,

假設當年的英格蘭, 對於歐洲的盟友完全置之不理, 不去對抗拿破崙, 那麼, 你不會看到大英帝國存在。 當拿破崙征服歐陸後, 下一個要消失的就是英格蘭, 我相信沒有人會蠢到覺得宣示自己沒有侵略性, 就覺得自己不會被人侵略和消滅。

※ 引述《skyhigh5566 (維新の嵐)》之銘言:
: 嘗試建立起一個屬於台灣的國家
: 那麼到那個時候 自己要生要死 也是由己不由人

能做到的話, 那是有志氣的。

不過做到本身的困難性, 在於他的阻力, 不僅來自中國大陸, 同時, 也會來自美國。 既然這是一張美國的牌, 那麼, 自然美國也會願意下一點成本, 去保住這張叫「中華民國」的牌。 也就是說, 這次的阻力是同時來自兩個強權的, 這自然需要更大的勇氣, 決心, 以及經濟和軍事上的阻力。

莫欺少年窮, 我不敢狗看看人低, 今天臺灣未有變強, 但我不敢說, 未來的臺灣不會強大, 但要做到這點, 必然是很切實的莊敬自強之後的事情。 臺灣要能完全掌握自己的命運, 就是要有相對強大的軍事, 經濟, 科技與文化實力, 以及強烈的戰爭意志。

假設臺灣人對於政治與國際形勢的立場, 是消極的, 害怕捲入戰爭, 或者容易被軍事和經濟的威脅所攝服, 則, 這明顯地就是幾大強權, 會對臺灣做的行為, 這世界, 表現得越軟弱, 越怕事, 越害怕別人去壓迫的人, 就越引來更多的壓迫。

這是因為大家都知道, 壓迫對你有效, 會令你屈服。 既然如此, 那就更該壓迫你。 所以要能夠在強權當中的夾縫中, 堅持自己的主張, 就必須全國一志的表現出完全不屈服於任何壓迫的剛毅。 只有積極的維持自己的主張, 而且勇於應戰, 不惜代價, 才可能站得那麼硬。 你要同時對抗中美, 就只能靠自己能夠完成經濟和軍事上所有事, 而不能指望地球上有任何人能幫你。

這需要非常硬的實力和意志。
至低限度也不下於北朝鮮。

明顯地, 難度是更高的。
就算是我, 我也不太敢提出這程度的要求。

若臺灣人某天做到這覺悟, 其實我已經不再需要為臺灣說甚麼話, 或者擔心臺灣的甚麼, 那時候的臺灣, 已經成為了公元後第三個紀元的新斯巴達, 將會成為一個新的南海霸權。

那到時候, 中華民國甚麼的, 的確就不再重要了。
只是, 這只能透過更巨大的變革和決心, 才得以實現的。
能實現這些的臺灣, 可以在這地區, 直接制訂自己的新秩序。

但是, 我相信, 如果一個中華民國的名字, 就已經能混亂其思維, 失去理性地看清楚自己利害關係的那些人, 他們是不會有這樣的覺悟和能力的。

如果你認真這樣想, 那就要認真的去實現它, 能實現, 我並不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