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朽 壞 的 法 律 〉
遮 革 、 反 走 私 、 反 蝗 媽 , 大 半 年 以 來 , 黑 警 暴 力 濫 捕 、 砌 生 豬 肉 依 然 不 斷 。 七 魔 警 [1] 、 朱 莖 萎 [2] 暴 打 市 民 , 卻 依 然 逍 遙 法 外 , 警 隊 當 報 案 為 投 訴 、 律 政 司 逃 避 推 搪 。 濫 捕 義 士 上 庭 ,警 員 被 官 斥 證 供 不 可 靠 [3] 、 夾 口 供 作 證 , 浪 費 公 帑 、 妨 礙 司 法 公 正 , 卻 相 安 無 事 。

至 今 , 清 醒 的 香 港 人 , 已 對 香 港 執 法 部 門 絕 望 , 本 以 為 寄 予 香 港 司 法 的 最 後 一 道 關 卡 , 讓 明 察 秋 毫 的 法 官 , 為 被 冤 枉 的 義 士 , 討 回 公 道 , 拆 穿 黑 警 濫 捕 、 無 憑 無 據 的 謊 言 。

可 是 , 香 港 的 司 法 審 訊 程 序 , 已 不 知 不 覺 朽 壞 腐 化 。 早 前 本 土 民 主 前 線 的 成 員 女 學 生 [4] , 被 黑 警 鉸 剪 腳 非 禮 , 報 案 竟 由 原 告 變 被 告 , 被 反 告 襲 警 ; 上 庭 時 黑 警 口 供 矛 盾 , 又 無 其 他 證 人 目 擊 案 發 情 況 , 證 據 不 足 、 疑 點 重 重 下 , 法 官 竟 理 屈 詞 窮 、 強 詞 奪 理 , 明 言 「疑 點 並 不 重 要 」 。 完 全 違 反 「 無 罪 推 定 原 則 」 (presumption of innocence) , 即 所 謂 「 疑 點 利 益 歸 於 被 告 」 (benefit of doubt) 的 本 港 刑 事 訴 訟 原 則 。 這 位 年 僅 2 2 歲 的 女 學 生 , 終 被 判 以 1 年 感 化 令 [5] 。

近 日 , 光 復 元 朗 的 義 士 亦 被 判 罪 名 成 立 [6] , 當 中 4 名 義 士 [7] , 年 紀 甚 輕 , 1 4 歲 學 生 、 2 0 、 2 2 歲 的 大 學 生 ; 更 可 怕 是 在 多 個 鏡 頭 下 , 拍 攝 到 一 名 年 輕 女 子 被 黑 警 推 跌 , 起 來 時 嘴 鼻 滿 是 鮮 血 , 及 後 該 女 子 更 被 誣 告 「用 胸 部 襲 警 」 [8] , 最 終 「 胸 部 襲 警 」 這 誣 蔑 竟 判 定 有 罪 ! 該 法 官 還 明 言 , 對 這 4 名 青 年 需 判 阻 嚇 性 刑 罰 , 更 會 判 較 長 監 禁 刑 期 , 指 感 化 令 及 社 會 服 務 令 是 遠 遠 不 足 的 刑 罰 。 雖 然 7 月 底 才 宣 判 刑 罰 , 但 期 間 須 還 押 , 不 准 保 釋 , 其 中 2 名 義 士 更 極 可 能 被 判 入 監 獄 !

讀 到 一 位 又 一 位 義 士 被 定 罪 的 消 息 , 不 禁 令 筆 者 哽 咽 欲 哭 。 究 竟 , 他 們 犯 了 甚 麼 彌 天 大 罪 ? ! 難 道 是 作 奸 犯 科 、 殺 人 放 火 , 為 一 己 私 利 犯 法 嗎 ? ! 所 有 義 士 都 只 是 年 青 有 為 的 學 生 和 在 職 人 士 , 全 都 一 向 行 為 、 紀 錄 良 好 , 亦 僅 是 初 犯 ; 他 們 只 是 一 群 原 是 奉 公 守 法 , 因 社 會 不 公 而 出 來 示 威 的 市 民 而 已 !

除 了 無 理 嚴 苛 的 判 決 , 還 有 偏 袒 護 短 的 不 平 等 裁 決 。 近 日 , 亦 有 一 名 義 士 , 於 2 0 1 4 年 1 2 月 1 日 , 聽 到 3 名 便 衣 黑 警 於 金 鐘 海 富 中 心 , 出 言 侮 辱 女 性 「 再 嘈 捉 妳 返 差 館 強 姦 ! 」而 還 擊 ; 被 控 以 襲 警 , 終 被 判 刑 監 禁 1 0 個 月 [9] 。 然 而 , 香 港 的 司 法 審 訊 , 竟 對 襲 擊 佔 領 示 威 者 的 藍 屍 暴 徒 三 番 四 次 輕 判 -- 一 對 老 夫 婦 於 旺 角 搶 走 女 途 人 手 機 , 甚 至 出 拳 襲 擊 及 非 禮 女 事 主 胸 部 [10] , 竟 因 人 道 理 由 , 判 6 5 歲 阿 嬸 監 禁 僅 1 4 天 但 緩 刑 1 年 , 更 判 摸 胸 非 禮 的 七 旬 阿 伯 , 僅 罰 款 8 0 0 0 元 而 已 ! 另 一 位 七 旬 阿 伯 則 於 金 鐘 叉 頸 襲 擊 示 威 者 [11] , 竟 只 判 監 僅 僅 7 天 , 即 1 個 星 期 , 更 容 許 他 僅 以 5 0 0 元 保 釋 等 候 上 訴 !

何 等 懸 殊 、 不 平 等 的 裁 決 , 告 訴 香 港 人 「 在 香 港 法 律 面 前 , 不 再 是 人 人 平 等 」 。 證 據 確 鑿 而 判 刑 受 罰 , 筆 者 無 話 可 說 。 但 同 樣 證 據 確 鑿 , 甚 至 是 雙 重 犯 上 襲 擊 、 非 禮 的 罪 行 , 竟 皆 因 他 們 年 老 、 疾 病 為 由 , 而 獲 得 監 禁 不 過 一 週 、 罰 款 數 千 、 保 釋 外 出 等 等 優 遇 。 相 反 , 被 誣 告 或 因 黑 警 挑 釁 而 還 擊 的 義 士 , 卻 因 年 輕 而 重 重 受 罰 。 恐 怕 , 不 單 是 年 輕 是 原 罪 , 更 是 政 治 立 場 的 緣 故 。

香 港 法 治 已 死 亡 、 已 徹 底 腐 爛 、 已 淪 為 政 治 工 具 。 清 醒 的 香 港 人 , 是 時 候 接 受 現 實 , 對 香 港 司 法 不 要 再 抱 有 任 何 寄 望 ; 不 要 再 欺 騙 自 己 , 相 信 甚 麼 三 權 分 立 、 司 法 獨 立 等 廢 話 ! 法 律 , 已 非 最 後 一 道 關 卡 , 只 純 粹 流 於 表 面 程 序 ; 更 可 怕 是 , 在 市 民 不 為 意 之 下 , 偷 偷 裁 決 幾 宗 案 例 , 方 便 日 後 政 治 檢 控 !

〈 醒 來 又 睡 回 〉

遮 革 後 , 快 一 年 了 , 眼 見 許 多 人 , 也 都 漸 漸 回 復 原 來 生 活 。 許 多 都 放 下 新 聞 , 快 樂 過 活 、 優 哉 遊 哉 。

正 值 暑 假 , 所 謂 雨 傘 後 的 「 年 青 新 一 代 」 、 「 社 會 未 來 棟 樑 」 , 旅 行 的 旅 行 、 實 習 的 實 習 、 甚 至 已 在 籌 算 下 一 年 的 生 活 , 或 到 海 外 留 學 交 流 、 或 充 當 甚 麼 職 業 、 或 發 掘 甚 麼 新 嘗 試 等 等 。 有 些 則 繞 著 手 , 看 看 新 聞 , 偶 爾 譴 責 一 下 黑 警 暴 力 、 批 評 一 下 示 威 者 行 為 ; 有 些 則 不 停 回 顧 遮 革 , 撰 文 出 書 , 記 錄 過 去 的 回 憶 。

感 覺 上 , 在 他 們 眼 中 , 現 階 段 就 似 是 危 機 已 然 過 去 , 可 以 盡 情 吃 喝 玩 樂 、 追 求 夢 想 , 或 是 知 曉 新 聞 消 息 、 撰 撰 文 寫 寫 書 , 就 可 以 取 得 民 主 。

在 我 眼 中 , 他 們 都 無 不 一 樣 的 , 都 是 身 陷 危 機 之 中 , 仍 沒 有 任 何 危 機 意 識 ; 假 若 , 他 們 清 楚 香 港 已 窮 途 末 路 、 沒 有 明 天 的 話 , 他 們 會 表 現 出 遮 革 那 時 的 緊 張 不 懈 , 不 惜 罷 課 罷 工 、 放 下 玩 樂 , 直 至 成 功 為 止 , 絕 不 會 如 此 安 逸 娛 樂 , 或 是 食 花 生 抽 水 、 寫 書 玩 文 字 。

試 問 , 誰 不 想 快 快 樂 樂 ? 誰 不 想 為 未 來 追 求 夢 想 ? 誰 不 想 不 勞 而 獲 得 民 主 、 公 義 、 美 好 生 活 ? !

數 之 不 盡 的 被 罪 義 士 , 大 多 數 也 不 過 是 跟 我 們 年 紀 差 不 多 的 年 輕 人 , 十 多 歲 、 二 三 十 出 頭 。 也 同 樣 很 想 玩 樂 、 同 樣 很 想 籌 算 未 來 發 展 、 同 樣 很 想 不 被 捕 下 伸 張 正 義 。

然 而 , 他 們 明 白 到 , 若 要 獲 得 幸 福 、 取 回 公 道 , 必 須 靠 自 己 親 身 力 行 爭 取 。 不 幸 的 是 , 這 宏 大 的 美 好 願 景 , 不 能 單 靠 一 次 便 成 功 , 而 且 許 多 香 港 人 還 未 夢 醒 , 敢 於 與 他 們 並 肩 作 戰 。

現 在 他 們 正 被 收 押 , 已 不 能 如 我 們 那 麼 逍 遙 的 玩 樂 、籌 算 未 來 , 坐 在 電 腦 前 風 騷 地 嬉 笑 怒 罵 、 寫 文 出 書 。 難 道 , 我 們 比 他 們 高 等 , 他 們 不 配 得 「 正 常 生 活 」 嗎  ? !

直 白 點 說 , 剛 驚 醒 的 睡 人 , 終 究 都 是 沉 睡 的 人 。 香 港 社 會 的 好 與 壞 , 從 來 都 跟 無 知 、 偽 善 的 睡 人 無 關 。

是 無 比 的 無 力 感 。 你 們 這 群 港 豬、奴 隸 , 僥 倖 未 被 拘 捕 坐 監 、 自 以 為 安 然 無 事 。 其 實 , 每 天 和 未 來 , 也 都 是 行 屍 走 肉 , 活 在 一 個 絕 望 虛 無 的 大 監 牢 裡 頭 而 已 !

義 士 雖 為 了 公 義 、 真 理 與 宏 大 夢 想 , 而 孤 身 受 罰 , 甚 至 關 進 牢 牢 的 鐵 窗 之 內 , 也 遠 比 你 們 這 等 貪 圖 安 逸 、 貪 生 怕 死 的 奴 隸 , 甘 心 苟 且 偷 生 於 一 個 看 似 自 由 卻 處 處 制 肘 的 大 監 牢 , 來 得 高 尚 , 更 配 得 上 為 人 的 尊 嚴。

[註] 相關新聞:
[1] 七魔警: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07-13-2015/24320
[2] 朱莖萎: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06-29-2015/23991

[3] 官斥警「不盡不實證人」: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04-02-2015/22133
[4] 〈本民前女襲警罪成 官:疑點並不重要〉: http://tmhk.org/2015/06/%E6%9C%AC%E6%B0%91%E5%89%8D%E5%A5%B3%E8%A5%B2%E8%AD%A6%E7%BD%AA%E6%88%90%E3%80%80%E5%AE%98%EF%BC%9A%E7%96%91%E9%BB%9E%E4%B8%A6%E4%B8%8D%E9%87%8D%E8%A6%81/

[5] 〈「疑點不重要」襲警案 本民前女今判刑〉:http://tmhk.org/2015/07/%E3%80%8C%E7%96%91%E9%BB%9E%E4%B8%8D%E9%87%8D%E8%A6%81%E3%80%8D%E8%A5%B2%E8%AD%A6%E6%A1%88%E3%80%80%E6%9C%AC%E6%B0%91%E5%89%8D%E5%A5%B3%E4%BB%8A%E5%88%A4%E5%88%91/

[6] 〈光復男被指杜撰口供 踢警小腿襲警罪成〉: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50715/53974662
〈4名光復元朗示威者罪成還柙 爆缸女文員反被指行為「惡毒」〉:
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07-16-2015/24393

[7] 同一相關新聞報導: https://hk.news.yahoo.com/%E5%85%89%E5%BE%A9%E5%85%83%E6%9C%974%E4%BA%BA%E6%B6%89%E8%A5%B2%E8%AD%A6%E9%98%BB%E5%B7%AE%E7%BD%AA%E6%88%90%E6%8A%BC%E6%9C%88%E5%BA%95%E5%88%A4%E5%88%91-092900135.html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50716/53980964;http://hk.on.cc/hk/bkn/cnt/news/20150716/bkn-20150716172933437-0716_00822_001.html;https://hk.news.yahoo.com/%E5%85%89%E5%BE%A9%E5%85%83%E6%9C%974%E4%BA%BA%E6%B6%89%E8%A5%B2%E8%AD%A6%E9%98%BB%E5%B7%AE%E7%BD%AA%E6%88%90-083200575.html

[8] 〈胸頂襲警 捽面致血流披面 警証供你信唔信?〉:http://tmhk.org/2015/06/%E8%AD%A6%E8%A8%BC%E4%BE%9B%E4%BD%A0%E4%BF%A1%E5%94%94%E4%BF%A1%EF%BC%9F/

[9] 〈包圍政總翌日涉向警員揮拳 男子被判囚10個月〉: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07-16-2015/24390

[10] 〈非禮襲擊佔旺區女子「人道理由」夫罰款妻緩刑〉: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50714/53969679

[11] 〈維園阿伯叉青年頸囚七天獲准保釋等候上訴〉: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50716/53978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