敝報承蒙哲學家安德烈先生(下稱蒸先生)青睞,屢次投稿抒發己見,吾閱先生鴻文,獲益良多,眼界大開。今日蒸先生又投來大作《揭穿「保護兒童」獵巫者之謊言》,就六歲童星楊鎧凝寫真集被指兒童色情風波立論,並直言「我知道聚言時報不少作者和編輯並不認同我的觀點」、「我相信本文寫成以後,我將成為下一個被批鬥之對象。我很意外網上當中竟然有不少不學無術、人云亦云的網民走去獵巫,當中還包括網媒負責人和知名網路作家,有的是本土派,有的是耶教徒,甚至其實有些也自稱是左翼。」

蒸先生說敝報編輯會不認同他的觀點在先,繼而又說自己將會因此文被批鬥在後,事先設限地將「不同意他」跟「批鬥他」連結。我只是一個不學無術之徒,不知道以上言論算不算暗指《聚言》的編輯諸君會「批鬥」蒸生,但既然蒸生挖了個坑,而我又是曾批鬥小童星的「獵巫者」之一,這個坑,我不跳下去,就對不起他了。

不過,細心一想,我要面對的是一位哲學家,是跟齊克果、蘇格拉底並肩的學人,而我只是「騷胳勒底」的層次,蒸先生的論點,我看不太懂,要說「反駁」實在無能力,萬一之後被蒸先生批得體無完膚,咁咪好柒?所以,我只能就蒸先生的文章,講一些意見和感想,如有錯謬,還請讀者諸君與蒸先生指點。

蒸先生提到那個投訴兒童色情的聯署,並指聯署者以「保護兒童」這種冠冕堂皇的語言去批鬥一本書,以其道德信仰去粗暴打壓出版自由和創作自由。

「粗暴打壓」這詞語說得很重,但看事物要看本質,那個聯署只是一班人在網絡上發起,毫無約束力的網上文件,蒸先生可以說他們是在製造輿論壓力逼使當局行動,但說「打壓」則太過,這詞該是形容手執公權力者所用,一班「網絡廢青」在臉書喧嘩,何來「打」的本事?

蒸先生亦提出三點駁論,包括詮釋學、形而上學,及倫理學的知識,恕我是個不學無術之徒,以上三個詞彙於我有如火星文,他日有時間必尋找相關書籍學習,現在只能從字面上去理解蒸先生論點,一抒己見。

他說,資訊之自由不應因為網上之言論攻擊而受到損害,不能因為大多數人「憎恨」一本書而禁絕一本書的出版。這是對的,但這次「禁絕」童星寫真出版的人並非那些聯署的「獵巫者」,而是出版商主動將寫真下架,「獵巫者」連將寫真送到淫審處仲裁的時間都未有。我不懂倫理學,為人也沒有什麼倫理,但我認為責任要分清。寫真下架,不是手執權柄的淫審處下令,更輪不到「網絡廢青」說事,而是出版商與童星家長商量後的決定,到目前為止,仍沒有人可以阻止寫真在市面流通,怎能說「獵巫者」「剝奪」了、「打壓」了言論自由?既然蒸先生是哲學家,用詞應當謹慎,此其一。

至於詮釋學的問題,我想大眾是沒有義務去理解那些相片的詮釋空間有多大,他們不是哲學家,有人看到照片,直觀感受到不安,擔心是兒童色情,就向當局投訴,至此一般市民就已盡了他的公民義務了。至於那些寫真的詮釋空間是否被限制於「兒童色情」,這當然就交由淫審處的審裁委員來判斷,作出了判決之後,市民大眾又會再從判決中得到直觀感受,是滿意還是不滿意,到時自有一番公論,像以前的「大衛像」事件,公眾就明顯地不滿淫審處的判決。雖然蒸先生可能會認為「公論」是愚昧的,但好像又有另外一位哲學家(名字忘了)說過:「凡存在必合理」,如果蒸先生覺得這種存在很不合理,不如加入淫審處當委員,捍衛一下女童星的言論自由,這就是大眾之福,言論自由之福了,此其二。

最後是形而上學的問題,蒸先生提到「兒童性自主」的題目,談到女童星的感受沒有被詢問或重視,投訴者只是關心自己的感受就聯署。這確實是值得討論的話題,就事論事,即使寫真被孌童癖買回去打丁,也是他關上房門的私事(男讀者和我都曾經做過,只是對象不會是稚童而已),楊小朋友不會知道,更談不上受傷;反而我們煞有介事地吵吵鬧鬧,一字一句楊小朋友都可能聽在耳內,或許真的會感到不快。

如此說來,聯署者做錯了嗎?我不這麼認為。

現在講的是「保護兒童」,不是「保護楊鎧凝」,要保護的,不只是楊小朋友。這本寫真含「疑似帶有性暗示」的照片,楊小朋友可能真的覺得照片沒問題,但若這次沒人出聲講,他覺得這本寫真集有問題,日後誰保證不會有更多類似的東西出現?尺度會不會更過份?誰保證不會有人看了欲火焚身,真箇去傷害兒童?

是的,這只是臆測,正如蒸先生也臆測兒童有意識和自由意志,而他們的意識和自由意志又足以保護自己,但我就不敢冒這個險,我也曾當過小孩,知道小時候自己是多麼懵懂,好多事情長大後才發覺做了蠢事,就算當時我很愉快,但今日仍會後悔,如果當時有人阻止我,那時候我會很不高興,但長大後會感激那人。

除非我智力特別低下,否則我認為其他小孩子都應該跟我差不多,總會做傻事,如果那種傻事傻到會傷害到自己,我們就極需要懂事的成年人去保護,縱使我們當時不理解。

沒有事情能十全十美,以家長的主觀角度去決定甚麼對兒童好,從而約束小孩的行為,有很多缺點,我們都知道怪獸家長有多怪,但與完全放縱的可能後果比較,我會忍痛認為前者是必要之惡,此其三。

最後說句題外話,我希望讀者諸君高抬貴手,就算不喜歡蒸先生或我的文章,都不要unlike,因為你們的like是編輯部諸君的生存意義,你們unlike了,還要當著我們面「宣判」,我們會很痛的,千萬不要哦,覺得我們寫的是垃圾,不如試試投稿來反駁,代替un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