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讀浩然兄的《安保法案是抗衡中共的逆刃刀》,對他的見解和觀點深表認同,二戰的失敗,對日本人來說,是一個慘痛的經歷,雖然已經過了七十多年,這個傷痛還是一代傳一代。日本人討厭戰爭,不單單是原子彈所帶來的傷亡,而是這場戰爭令日本人失去民族尊嚴,雙重打擊下,令他們無心戀戰。這些年來,他們拒絕承認,但同時亦拒絕面對,對他們來說,戰爭就像深深的傷疤,萬萬碰不得。而這次修改法案,在一向政治冷感的日本社會反應亦出奇地大,可見日本人對戰爭的反感,筆者亦表示明白,但正如浩然兄所言,「做人是不是應該update一點,不要只顧向後望呢。」筆者同意日本經過戰後多年,是時候重新思考自己自己在國際軍事上的定位。

這次修改法案,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歐美國家不斷向日本施壓,希望這個盟友能在反恐事務上能投入更多。911事件後,對抗恐怖主義成國際安全其中一項大議題,皆因它有別於傳統戰爭,它不是國與國或族與族之間的矛盾,敵人未必是一個國家;它不是單單軍事上的議題,而是涉及經濟、貿易、移民、資源、宗教等議題,因此它比以往的國家安全問題更難處理,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和精力去處理。日本作為發達國家,也是歐美於二戰後的傳統盟友,一直十分支持反恐政策,但礙於安保條約,日本不能主動出兵支援歐美的行動,只能提出經濟援助,對於科技、軍事發達的日本來說,這些支援算不得什麼,而對龐大的反恐行動上,更是九牛一毛。因此,修改安保條約,為的是讓日本能在國際事務上出一分力。

只不過,對於安保法案是否抗衡中共的逆刃刀,筆者則不敢苟同(而浩然兄在他文中亦沒有詳述這個觀點)。由於地理位置相近,再加上歷史的包袱,中日兩國傳統上被塑造成血海深仇的勁敵(雖然實際上不是),而多年來,身在華人圈子的我們,不斷受上一代人思想所灌輸,覺得日本人經常挑釁「我們中國人」(這時當然要問我們是誰),浩然兄所言不錯:「日本眾議院通過安保法案,好多中國人氣得面容扭曲,指斥日本軍國主義復辟。」對滿有中國民族主義情懷的人們,日本就像他們的殺父仇人,任何舉動都是「傷害中國同胞」的心,且必須除掉之。當然,他們所使用的方法,往往不是透過瘋狂購物「重創」日本經濟,就是看日本成人動作片,心理上懲罰日本良家婦女。

對於是不是日本意圖復辟軍國主義,筆者對此仍然持觀望態度,畢竟目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是一個有野心的人,但在美、俄、中三國監察,再加上日本已是民主社會的前提下,修改安保法案未必會帶來戰爭,而把安倍說成二戰前的希特拉更是天方夜譚。

但修改安保法案一事,筆者卻不認為是日本意圖抗衡中國的行徑。正如前文所言,修改法案最主要的目的是日本政府希望能在國際反恐事務上投入更多。中日兩國地理位置相近,少少軍事舉動就能引起哄動(當然這也歸咎於中共敏感的神經),絕對不用透過修改安保法案去抗衡中國,只要定時放放軍機在上空就能嚇得中共屁滾尿流,連唱「今天我」也不用。再者,若說此舉乃能為日本更能準備自己抗衡中共,未免太過少看日本,要知道日本自衛隊軍備精良,軍事科技亦發達,在他們眼中中共的解放軍只是爛銅爛鐵。

另一方面,民族狂熱者(中國)亦不能解釋為何大部份日本群眾反對法案。因為他們像香港泛民般害怕「激嬲中共」?當然不,他們反對不是因為中共,而是害怕戰爭所帶來的代價。因此,與其說安保法案是抗衡中共的逆刃刀,倒不如說它是抗衡恐怖主義的利器,用它來砍殺中共,未免太過浪費,殺雞又焉用牛刀呢?

修改安保法案,就像當年美國布殊總統當年提出R2P(國家保護責任)一樣充滿爭議,至於需不需要,筆者也不敢妄下定論,畢竟學術界還在爭議,而歷史還沒有告訴我們一個明確的答案。日本眾議院通過法案後,還需遞交參議院去審議,所以相信爭議還會持續一段時間,但可以肯定一點的是,這次修改法案,是日本人對戰爭的思考,而不是對中共的挑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