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道士禁書的舉動,是壞先例,此例一開,同樣套路可以範式轉移,應用在其他書籍。

例如,你們投訴一本並非明顯兒童色情之書籍,逼迫在輿論壓力下禁售。他朝,五毛紅衛兵同樣可以投訴,令有不同政治主張、甚或僅僅是宣揚公民社會價值的書本禁售。

何謂公民社會力量?捍衛公共空間,正是例子。公民力量,要有一個「空間」才能得以有效制約政權,對這公共空間寸步不讓,那怕政府只是要收緊一分,也要強烈地反對。實際例子如在美國,槍砲可以合法買賣持有,這是民權,增加政府管治成本,令其無法忽視民眾,因為一但推行暴政,必要面對民兵的挑戰。即使槍械合法,導致眾多槍擊案悲劇,但美國人目前還是大多反對禁槍,正是捍衛這一公共空間(權力)。出版書籍,亦是公共空間(權力)之一,現在有多少權力、多少空間出版什麼書,就不應該容許收窄。

又再多舉一個例子,台灣馬總統的Facebook。目前,民眾可以在底下留言反對馬總統,而這個留言區就是公共空間,是民眾表達意見的公共權力,人們可以在留言區責備馬總統,也同樣可以看到深藍的國民黨支持者回嘴。但是否有人利用留言版亂貼J圖,又或有人拿著幾句疑似恐嚇馬總統不得好死的言論,就可以要求刪去留言,甚或取消馬總統的Facebook留言功能,令這一公共空間(權力)消失?當然不能,如果是聰明成熟的公民社會,一定會激烈地反對,捍衛在馬總統FB底下留言的權力,捍衛這公共空間(權力)。民眾的公共空間(權力)一但收窄,變相擴張政府公權力,後果不堪設想。

請認真理性判斷禁書一事,該不該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