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歲女童於書展推出寫真集,其中部份照片舉止衣著教人想入非非,攝影師說是大眾戴有色眼鏡,又有人辯護稱,人心中污穢,就看什麼都污穢。

這個回答就像宋朝佛印禪師與蘇軾的一個小故事,有一天,二人相對坐禪,蘇軾問佛印禪師:「你看我現在禪坐的姿勢像什麼?」

佛印說:「像一尊佛。」然後佛印問蘇軾他的坐姿像什麼,蘇軾狡黠地笑:「像一坨屎!」

佛印笑而不語,回家後蘇軾向妹妹炫耀一番,以為抽了佛印的水,妹妹卻說:「輸的是你,佛印禪師心中全是佛,所以看任何眾生皆是佛,而你心中全盡是污穢不淨,把六根清淨的佛印禪師,竟然看成牛糞!」

也許眾人內心的確污穢,但畢竟普通人不是得道高僧,並不是什麼都能以「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的態度去看待。一個稚齡女童,露出小內褲,做出「屹高蘿柚」、「腿張開」的動作,一般人看起來,就是帶有性暗示,這是正常人的直觀感受,不是以「不是旗動,不是風動,是心動」之類的玄談可以抑制的。

幸而大多數人都不是孌童變態,就算看到這種性暗示相片都不會有性衝動,但是,那些潛藏在陰暗角落的人呢?大好機會,難道他們不會買本回家飽覽一頓?單單想到這裡,正常人都會心有不忍,試圖制止,最好方法就是阻止這些濁物繼續流出市面。

而今日那些寫真集終於下架,要是那攝影師所說是對的,照片本身沒有問題,只是讀者內心邪惡,那麼,為什麼要回收?因為社會回響太大,受到壓力?那不就證明了,社會大眾的觀感是重要的,不是胡謅一句「淫者見淫智者見智」就過骨的麼?

但身為女童母親的那個人卻好像滿不在乎,一開始並沒打算回收寫真集,只是說會在第二版寫真中抽起有問題的照片。

哦,所以原來還想將初版寫真賣光再出個第二版,真是個好媽媽。

而童星媽媽說,什麼都不關她的事,她沒有參與揀選照片,她是無辜的。

那麼難道拍攝時她也沒有在現場監督?因為當一個正常母親看到女兒僅穿內衣,身處睡房,而攝影師不斷作出奇怪指示:「屹高啲個PAT PAT!係,無錯!」、「對髀擘大啲,啱啦!」,再蠢都會覺得有問題吧。

看到這個場面都不制止,有兩個可能性,一,是港媽真的是弱智的,真心認為這樣的照片沒問題,很健康,很萌。

二,就是有些東西比母愛更重要,把母親保護孩子的天性都掩蓋了,例如是能出第二版、第三版、第N版寫真集帶來的一切一切。

虎毒不吃兒,我不相信世上有如此狠心賤格的母親,所以我相信星媽只是弱智而已。

講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