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左膠之所以為世界左膠,究其身份認同乃是世界性的,而非正常的地區性。

正常地區性的身份認同,就是俗稱的各家自掃門前雪——無視離自己太遠的事態,歸根究底是物理上的能力所限及心理上的文化牽絆而致;世界性的身份認同即是連所有關你屁事的事態都一概理會,而且都混為一談,完全無視文化之間可能存在(或實際存在)的矛盾,誠如在前篇所列的三個設問所帶出的問題糾結。

世界左膠在美國法國等地肆虐,令那些國家成為文化公廁,而香港就幾乎步他們後塵。

所謂文化公廁,就是當一個國家入面存在若干平等競爭力的文化系統、那國的法律上公民都奉承不同的文化,同時政府又以虛無而治、廣納所有文化系統、將之分配到同一個文化國境,令到一些舊有的社會規範被空洞所取締,以包容異文化。

容我簡單舉幾個二元分立的例子,一講就明。假定背景為不同文化系統的人都受管於同一個政府。

壹:「奉承父權的」與「女權主義者」
貳:「崇尚自由的」與「甘於為奴的人」

上面兩個例子或者太偏激,因為涉及到真正的普世價值(人權、自由等等),所以不如回歸到爭議性較低,比較無普世標準可言的美學。

叁:「視華麗為唯美的民族」和「在西九盛大展出的那坨屎」

藝術領域的世界左膠,到處氣高趾揚地宣揚其藝術作品及思想。尤其那些裝置藝術家,吊把掃把上天花板就稱之藝術。一些會鄙視對其不解的觀眾;另一些則相反,無要求觀眾睇得明,甚至觀眾無到場也沒所謂,不強求觀者有意見。

前者將自己的主觀意見強套到別身上,最令人痛恨。明明唔知你做乜,你又整得鬼咁核突,重要人認同你的所謂美麗之最,否則就會係無修養、無品味、膚淺。這一類世界左膠奉自己的美學觀念為普世價值,那事實上卻是擴張到全球範圍的國家主義,簡單而言,即納粹德國和軍國日本、全國子民必得遵從那套利於國家的思想,抹除所有的獨特性。

他們那些所謂的藝術於香港的美學定義之中就係核突,因此即使推動藝術發展多年、想培養大眾嘅藝術修養,總是永無成果,只因你無論政府也好,私人機構也好,都將核突的普世垃圾夾硬偷渡入來,反客為主、要人黑白不分、將醜看成美。你的藝術之所以不為大眾接受非因為大眾無修養,而係你不懂、亦不尊重香港本身的美學。

第二類世界左膠所持的美學觀念,既無醜亦無美。如何形容一件事物都好,永遠不會落入任何向橫伸延的光譜,即那件事沒有醜的狀態、也沒有美的狀態,一切就是虛無,形塑出史無前例最空洞的美學觀念。

他們以成日揸住本書嘅梁文道姿勢高傲俯瞰云云事態,尤若佛祖一樣緩緩道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只有將所有態度、意見、判斷都消除,才能以持平客觀的世界性視野宏觀一切事物,以達至目中所見眾生皆平等。所以支那人周街屙屎在他們眼中根本不值一提,那不就是原始人類的自然狀態嗎?難道你香港人不拉屎嗎?看那粗野豪放的踎姿,用行動控訴人類文明的荒謬,幾有藝術意味……云云。

文化的外圍(文化的內容稱為核心;而他人對其內容的觀感、評價則為外圍)於其必是虛無。但他們又罔見文化的核心存在着對事物的態度:一些民族性的判斷,譬如對食狗的嫌惡、對意淫之物的潔癖。之不過無論食狗肉定係大媽舞、抑或鏟起呀伯篤痰拎去蘇富比拍賣,文化公廁都會放開懷抱大愛接受。包容嘅野你識條鐵?

文化公廁的政治土壤必定招致某一方利益受損。尤其那主張空洞的美學,必定會貶摘真正有內容的美學。

所謂美醜無絕對,乃因為「醜」於你而言是「美」,不過我拒絕這扭曲的判斷,又想尊重你,故提「美醜無絕對」 。一切始於尊重。所以又回到原點:我要尊重你,要尊重到損害自己的主場不可嗎?

蓋世界左膠尤好保育文化,卻又只偏私那些他們所認可的所謂弱勢文化,於是置其他文化不理,拿那弱勢文化到處招搖,由之蠶蝕其他文化。他們眼中所有文化都是弱勢、受權力所壓迫的,因此要捍衛該文化,為他們發聲。但他們實在對政治一無所知,罔顧支那的大國堀起,不認為支那正實行新殖民主義,故一味砌詞保弱勢大媽。且看他日會否大肆引入紅歌,說是政治衍生的藝術云云,又要保育弱勢藝術。

我再講多次:容忍大媽即損害香港本身的美學觀念。但世界左膠睬你都有味,因為他們的身份認同是世界性的,故此奚落本地文化,帶領世界的強勢文化入侵,繼而消滅香港民族。

所以,驅逐核突大媽,捍衛香港美學!降伏世界左膠,免成文化公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