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消極自由」。

自由在大家一般的概念中,都是「我可以做XXX」,「我有權XXX」,這其實只是其中一種自由。自由可以分為兩類,分別是「積極自由」和「消極自由」。

積極自由是一般大家理解每個人也有權主動選擇做什麼的自由。

而消極自由,剛好相對,是指每個人皆有免於被他人干涉的自由。

在美國的Gresham,有一對基督徒夫婦經營西餅店,因為相信婚姻是神所授意,故拒絕為同性婚禮製作結婚蛋糕,被控告違反了當地的《平等法(2007) 》,該法例明文規定不能因性傾向作出差別對待。

這一條法例,正正是干涉了「消極自由」。

如果從法律的層面,「消極自由」必然不可能成立,因為每一條法例也是主動的干涉了他人的消極自由。

是故今天只是就理論層面,想探討一下,在應然性之上,人到底應不應該享有「消極自由」。

以交易的角度思考,店主是賣方,而結婚蛋糕是店主的個人資產。

那問題就是,為什麼賣方沒有權利決定自己要和什麼人做交易?

大多數人第一下就會覺得:「這是歧視!雖然賣方有選擇買賣對象的自由,基於對方的信用、價格、過往買賣記錄、貨品貨存等,但性傾向并不會影響到交易的條件,所以不能這樣做。」

可是卻令我更疑惑。既然,一個人能依靠信用,過往記錄,甚至是風水,對方的家底去決定與什麼人做交易,那為何不能以性傾向去決定呢?到底以什麼因素去決定與什麼人交易是交易雙方的個人判斷。

在道德上,你當然可以斥責賣方,在行動上,你可以罷賣。但要如何決定,以什麼荒謬的因素去決定,不是賣方的自由嗎?

正如店家有權選擇逢星期一三五開門做生意,逢星期二四六日拒絕做生意。

學元秋在《功夫》電影中停水一幕:「你吹啊?」

他的決定可能是愚蠢的,他的行為可能是歧視犯法的,但從人本權利上,這的確是他應該享有的拒絕被干涉權。

如果社會可以逕自界定ABC因素下,你是可以拒絕做生意,DEF原因就不可以。ABC因素就有影響交易,DEF就不應該影響交易。即是說每一個交易都只是強買強賣,你只要做生意,你就必須要賣給我!由你情我願的交易,變成賣方非賣不可的「損失」。而且這種規限十分主觀。在自由的市場上,明明每個人也有不同的判斷:有人看運氣,有人看交易記錄,有人看地域。

政府強逼所有人跟隨同一套標準只會將其他的可能性扼殺。亦無人能夠證明這一套標準必然是對的。

理想世界是美好的,但現實是沒有任何一個信奉法律的國家會行使「消極自由」權。因為立法的原意就是通過限制你的人身自由,去保障整個社會能夠更符合社會大眾的合理期望。

用上述的例子,店家的行為雖然是自由,但干犯了「公平競爭」和「不歧視」這兩項公眾的合理期望。為了整個社會的和諧,店家的自由便「需要」被扼殺。

相反,一旦立法保障「消極自由」權,那歧視法就會淪為紙老虎。

作為一種社會約束,社會上建立下一套標準,即使這套標準并不正義,只要乎合大眾期望,身為社會一分子的店家亦得遵守。因為這一套標準不單保障買家,同時也保障了同樣有機會成為買家的店主。

「消極自由」很少被社會大眾提出討論,也是這個原因。

理論上「消極自由」和「積極自由」應該是平起平坐。

但現實上,「積極自由」必需要站於比「消極自由」更重要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