驅逐大媽不需深邃論證,一句「核撚突」就夠。

美學潛藏於民族意識之中,所有民族都有,即使不是顯露的(不主動塑造美學形像如大衛像、壁畫,或美學理論書籍如陰翳禮讚),亦會隱秘地展現於生活的各方面(比如民眾對事物的喜惡,社區建築物的外表)。
以日本為例,神道、佛的融合自然、禪等宗教觀念形象化地實現在弓道、劍道、茶道、花道等等,宗教以外又有陰翳禮讚的自然美學;又譬如嘴唇裝得落黑膠碟、條頸放得落廿圈銅環嘅部落,其美學觀念於我們實在難以理解;回歸到香港,通街死板的石屎樓宇、Space invader光速被鏟、九龍皇帝墨跡被重漆,都體現香港政府的美學是單一的、平板的、規劃的。

美學係民族性之中無容置疑、亦不為世界所挑戰的高傲思想──所謂「靚唔靚冇標準,純粹主觀感受」──,且強烈排他:因為一旦接受其他「醜物」﹑當成高尚藝術品來供奉,只會令本身的民族美學觀念崩潰,令美醜定義曖昧,然後主張虛無的後現代美學,口講美學好主觀,實際又排拒別人的主觀,只奉自己的主觀為唯一主觀。最後整個民族就世俗化,只因有人以世界性為由,大舉讓天下間的醜物進註,不但美醜不分,還抬舉醜物為「太一」。
假設美學及民族的獨特文化是至高無上,主觀就是一切,那麼就沒有誰比誰高尚,所有文化應在同一水平層面較量。既然要保育你方文化,那點解要先摧毀我方的文化?難道你的文化比我的更有價值,我的就不用保護?情況就如將狗引入美洲,將文明帶往澳大利亞,前者都成為歷史認證的入侵者,令本來的文化成為人類文明發展的遺跡——香港要因接納世界各地的文化而犧牲自身文化嗎?

所以有人就提倡文化共融,大家和和恰恰,不損害彼此利益和文化獨特性。

當真?

共同文化的最小元素就是共同語言。語言裏面蘊含該民族的思想,而這思想就是群體成員信賴彼此的要素——享有共同價值觀。所以到底各文化之間有冇可能共處,要睇是否擁有共同語言,例如大家都講廣東話。不妨想想星期六日佔領遮打道的賓印傭工,你有何幻想過學菲律賓話,嘗試了解他們的文化?從來沒有。不去理睬,不主動打擾他們,不叫共和,不叫共融,只是單純文化區隔。

文化訂明國界,但現實中國界並不顯示內裏只流著單一文化。無論美國,英國,法國,抑或香港,提倡文化融和好耐,有色人種仍然聚居於其集中地:西方有黑人社區,香港有重慶大廈。這不是種族歧視,而是最根本,文化會自畫領土。重慶大廈從文化本質上不是香港地方,反而猶如聯邦制度,重慶大廈和其他地方共同歸屬香港這個更高的政體。一個文化國境之內,只容得下一種文化,而所謂多元文化就是分裂國境,之所以星期日的遮打道會成為賓妹印傭天地、重慶大廈會成為南亞裔人士居留地。

再者,一方獨特文化未必與其他文化相容,且甚有抵觸時!幾個問題:基督徒會去萬佛寺受洗嗎?印度人會用三隻手指揸筷子夾餸、兩隻手指拎飯食嗎?我食完西蘭花,消化完,我近平會從此變成西蘭花近平化合物嗎?
第一條:文化差異與分歧就是源自這些原則性的矛盾。

第二條:想吸收外文化之餘又保留本來文化的特質,欲以兩樣俱存來達至兩者共融,反而令本來的文化面目全非,揸筷子的印度人就失去棄具而食的文化主體。

第三條:即使吸收了外來的東西,主體仍然無改;食西蘭花的近平,主體依然是近平,西蘭花不會與我看齊。吸收外來文化旨在豐富和補充原先缺乏的內容,例如的士和巴士,造字本源自英文taxi 和bus,卻是地道的香港語言,與其語源之文化絲毫扯不上關係。

所謂文化共融,不就是妙想天開又自欺欺人的人類補完計劃,將所有作客不利的弱勢文化掃入歷史書同博物館,同時將自己抬高到「比其他人更平等」的高階地位。施行文化共融政策的一方,必是「看得自己那麼高」,從來只叫人「融入」自己社會,不叫自己人「逆融入」少數族裔的文化生活。香港十幾萬賓印傭,另外又有幾萬黑人及南亞人,我們卻從無想像過了解他們,說好的共融,到頭來不過是叫原居市民做大愛神明,引領少數族裔「邁向文明」、消滅他們文化的世紀謊言。

文化共融本應是不同文化背景之人士和睦相處,不分階級,好社會主義的人人平等,但可惜一切都是幻想出來的烏托邦,「文化共融」本身就係偽命題。引入文化,或稱「吸收外來文化」的這個行為本質就是去蕪存菁,最後站著的,就只有強者一方,而不是兩立的局面。

上面一堆,旨在說明文化根本就不可能如一對情侶般,共融而交合,故現實中設立的國界正是保障每個文化生態得以安寧,及予以其主場,令其可以合理地維護自身文化。而香港地就是香港文化的主場,維護自身文化無可厚非,外人來到此文化國境就必得接受洗禮,否則就混回自己應屬的地方。

以香港為本位,立足本土的視野,我們應否夾道歡迎大媽降臨、使文化多元、彰顯香港的世界性,若左膠一日尚存,這是永恆的議題;但現實只有成為文化法西斯,將任何強勢文化皆視為入侵者,始能捍衛本身價值。

文化之間沒有共融,永恆處於競爭狀態,總有一方被取締,所以容忍核突大媽、與之共處,則香港的美學被取締。即使置之不理,其也是挑戰香港甚至世界的美學觀念。在支那強勢之下,若果再空談包容,大媽必定取代一切,成為香港以至世界的文化主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