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員說,拉勻一生來計算,只要飲用的鉛水不超出標準,對健康就沒大問題。

污穢之物吞下肚,只要不是過量,沒有死,拉勻一生,不過小事;多少罪惡,只要沒被制裁,拉勻一生,也不過是小砂石。恆古宇宙,漫漫長空,人在一剎那做的一些破事兒,都不過微不足道。官字果然兩個口,就算是抵賴,也別有一番「哲理」。

當然,領功之時他們倒不會說:「拉長一生來看,我並無功德」。

蓋棺論定之事,中國人沒少做,毛澤東一生無惡不作,最後共產黨不是說他的功過「七三開」麽?七分功三分過,「拉勻一生」,那不計其數的冤魂,原來只佔百分之三十,在共黨眼中毛澤東竟也是個偉人,其畫像仍繼續掛於天安門上。

下這個「七三開」結論的鄧小平也如是,就算在六四事件下命令屠殺示威者,但他不是令中國一部份人富起來嗎?結果功過相抵,「拉勻一生」,他就是改革開放總設計師,又是一個偉人了,還可以去領諾貝爾和平獎呢。

但被這些「偉人」們直接或間接殺害的蟻民們,他們的一生就這麼完了,沒有什麼好拉勻來看。犯了錯就是犯了錯,加害者施加暴行,那份業就是罪人的劣行再加上受害者的痛苦,那是雙倍的罪惡,怎能只單看那罪犯的一生去定他的功過深淺?他們可能害死了未來的科學家、政治家、文豪,他害得無數家庭支離破碎,至今傷痛仍在。這又該怎去算?

到低人一生的評價,能否像學期末的成績表一樣結算平均分?我存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