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引述《Pear888 (皮爾掰)》之銘言:
: 如題
: 聽說公館那邊有很多二手書店
: 各式各樣都有
: 幾乎全新價格卻很讓人心動
: 有版友有相關經驗嗎?

甚麼是寶每人有不同的定義, 我最大的休閒就是去挖二手書以及舊書。

對我來說, 那些很可能世上只剩一本的, 都是寶物。

二手書店很多時會看到一些幾十年前的書, 多數已經絕版了, 例如一九七零年代, 八零年代的, 或者是雜誌, 例如「精訊雜誌」這樣的好東西。 我喜歡這些書的原因, 是因為他是真的在那個時候寫成的, 反映了當時的人的想法, 心理, 以及面對的小問題與處境。

平時看大歷史, 也就是各種歷史著作的時候, 角度總是客觀, 抽離的, 你會能看到事情的前因後果, 也看到各種數據, 推理, 資料。 卻很難明白當事人的感受, 而看這些絕版書, 就可以看到當時的人是怎樣想的。

舉個例子說, 你看很早期的軟體世界, 不時在專欄都有語帶諷刺的講「反攻大陸」, 「復興中華」, 「三民主義」, 「我把車輪牌黨證給沖了去馬桶」之類的東西, 可以看出那個九十年代解嚴不久的時期, 臺灣人剛剛走進言論自由不久那種呼吸新空氣的惡趣味。 你看現在臺灣的文章, 想找回這種東西已經很難了, 這種影響已從臺灣的社會中淡化。

例如前陣子我在高雄買了一本八十年代「破解共匪統戰技巧」的書, 裡面那種行文方式也很有趣, 也可以看出當時那位人兄對於世界的二元看法。 我想作者應該還沒死, 但用三十年後的客觀眼光去看, 你會感覺到時代的變化有多大。 再看七十年代的雜誌和中央日報, 裡面報導大陸正在文化大革命, 講到天天都在內戰, 坦克和砲兵都出動, 還煞有介事的有各個部隊行軍佈陣的路線。 你可以想像, 活在那個時代, 天天看這種東西, 你也會覺得反攻大陸是有希望的。

另外你還可以看到很多作家, 一直以來心態的改變, 例如有一位我很欣賞的作家, 叫作「李怡」, 臺灣人應該不太認識。 他在 1970 年開始編輯一本叫作「七十年代」的雜誌, 今天已經是老人了, 但去到今時還在文化界, 還在寫文。

如果你從七十年代開始看, 他的雜誌是非常親近中華人民共和國, 非常同情共產黨的, 以及勞動階級革命的。 不斷介紹資本主義社會的敗壞, 青年問題之類, 也在講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辛酸。 然後你一直看下去, 你會發覺他的立場一直慢慢的走向懷疑, 疑惑, 最後慢慢死心, 對於社會正義的長期關注, 使他有一個普通的左派文人, 變成了獨立的立場, 然後去到今天他的立場和主張, 以及期望的未來, 已跟初期完全不同了。 李怡只是陣營改變, 他一直都是一個對於社會與窮人很有關懷的人, 這是一貫如此。

另一方面你也可以看到很多曾經有理想, 或者謙虛的人, 最後怎樣被權力和金錢墮落, 這些都是要從那些他們親自寫的文章裡, 才看得到的小節。 看那些大介紹, 大歷史, 是看不到這麼細膩的東西。 這些絕版書能帶來的感受, 那自然是寶物。

除了社會政治, 就算是科技也一樣, 像我也很喜歡看八十年代的電腦雜誌, 那個時代還會把電腦稱之為「微電腦」的時代, 你可以看到當年的電腦書和雜誌, 對於未來世界, 都有很樂觀的憧憬與熱情。 但同時社會的影響也在, 你可以在教兒童寫程式的書裡看到「哥哥爸爸真偉大, 只要我長大」。 當時的社會氣氛是這麼的樂觀, 很值得大家去比較一下今天。

所以, 舊書可說是一種對於心性的營養。

再新再潮的手機都是代替不了的, 前陣子我才在臺灣找到一套在香港圖書館幾乎全都被丟掉的「抉擇叢書」, 相比之下新玩意都不及這個有趣。 反而我不喜歡在二手書店找新書, 那些東西很容易就找到了, 不算是寶吧。

再進一步說, 偶然還能找到一些少年或者童年時看過的書, 這些書的價值就更大了, 是自己成長的一部份, 有非常令人懷念的記憶。 遇到這一種我差不多就一定買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