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股市股災的上星期,讓我超開心過後,竟然這麼快又爆出啟晴邨飲水思鉛「大鑊野」,真的不禁問句「俾我抖下得唔得」。

中國人究竟可以無恥到一個怎樣的地步?住人的地方貴已經罵到口水乾,但有什麼理由連基本的住屋安全:飲水的安全都要忽視?這班建築商有沒有黑心到這個地步啊。

不止這樣,政府一有什麼事就先大叫不關我的事,然後就將所有責任推向一個水喉匠上。大佬啊,好歹有點常識好不好,水喉匠指是被建築商僱用來安裝水喉,居民免費就可以安裝,你猜有水喉匠會貼錢買零件為他們安裝嗎?這些零件水喉不是建築商供應的還有誰?政府要騙人都給個好些的理由啊。

不過,加點想像力,一切都很有道理的。大家想想看,中共和港共一直只想對港人做兩件事。一是種族清洗,二是樓價只升不跌又要有人買樓。

種族清洗原因簡單,香港沒有了心向本土地道純正的港人,全都是那些鄙俗低下的大媽時,只要有錢賺就什麼都好,天皇老子的事不關我事,更加就不會理政治和伸張公義,很好。當然如果依靠慢慢的從大陸滲透來香港,仍然會覺得不夠快,但又不可以明目張擔的用武力逼港人離開又或者隨手拉去打耙,如果向屋邨用水上下毒,令人慢性中毒,那就神不知鬼不覺地加快了港人的死亡速度啦?如果不是白鴒黨揭發出這件事,根本沒有人知道。

當然啦。總會有人大難不死,又或者生命力頑強,畢竟港人是樓奴,一生只為上車為己任。而畢竟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重視家宅風水和傳統的思想(不過就是知一兩隻字就以為自己全對的)。上鉛毒樓住過兩三年,身體病痛越變越多,內臟和神經開始衰竭和失控,自不然就以為自己風水有問題。第一件事就去找個好師傅搞搞風水,但天意就不同人為,神通就不敵業力(誰的業力就不用再說啦,有看我的文一定知),風水陣放個幾個月都不見起息,人心思變,就想換樓了。住私樓的就去賣樓買新地方避難,住公屋的,就發奮圖強賺錢上車離開窮家敗巷。你說,樓價節節上升,李嘉誠和一眾地產建築商又財源滾滾來,根本就是一個超神財路。

中國建築蒙國家寵幸,以超乎競爭力的價錢投到標包攬這麼多工程。現在以用混鉛次貨水喉管一招,就可以做到以上兩樣國家的重點思想路向的政治建設之餘,還可以拿貪到的錢……啊不是,是賺「差價後」的錢去炒個孖展再發多個大財,而一切一切,就只犧牲一個跟公司毫無關係的人,跟官跟商自己一點關係都沒有。你看,根本一箭三鵰,根本必賺的生意,國家又開心又放心,誰不去賺?

好心蔣麗芸就不要枉作小人啦,國家很開心,你加張嘴又話要查,又話要為各位居民驗身排毒之類,對建築商還好啊,反正拿了錢就走,但你反黨,反國家思想總路線,國家恐怕會靜靜的帶你回大陸某地方打耙。

以上是我幻想?是我陰謀論?對,標題都說了。但恐怕這種殘暴,一直都在發生,你單看看那群香港警察變成港共公安所做的事就明白,一切稀奇驚訝事都已經不稀奇,只差何時會這樣實行而已,過去腦海中的種種壞事幻想,早就不是惡夢,而慢慢變成事實,大家亦漸漸走不出以事不關己製造的地獄般現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