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引述《HD0621 (HD0621)》之銘言:
: 中國號稱5000年歷史
: 結果到了清朝末年還在 帝王時代 用刀騎馬
: 外國人用油輪炮艦,中國還在用古老帆船
: 當時的中醫還會開一堆 有毒重金屬 給人吃 根本害人
: 難怪打仗完全被外國人電假的
: 西洋人從18世紀 短短200年內 科技樹突飛猛進
: 不管醫學、科技、國防、航海 都有重大突破
: 有沒有中國5000年歷史 科技都沒研發的八卦?

首先,這地球大部份文明,都是停留在中世紀或者更早的年代,是西方基督教文明自己一枝獨秀的從五百年前宗教改革開始高速的進展。故此如果要比較的話,西方基督教文明才是異類。

至於文明帝國這遊戲裡帶出科技樹這個概念,後來在各即時戰略遊戲和世紀帝國都有到。

但是世紀帝國這遊戲建立在幾個假設上,這些假設未必是對的。第一個是,世紀帝國認為文明是以城市為核心去發展的,第二個是,世紀帝國認為所有文明都是殊途同歸的,所有文明最終都會研發出相同的技術,知識,哲學。

所以世紀帝國你會一定要研究了多神教,然後才會有一神教,而且你也一定要有一神教,你才會有民主思想。而你的文明研究出這東西,只是累積了多少燒瓶和時間的問題,即使拖到一萬年,你最終還是會走相同的路。

但現實來說,文明發展並不是像遊戲一樣,早期的東西會一門不缺,每個文明或多或少都有發展出一些獨特的貢獻,思想和哲學。而也很有可能不完整,而沒有一些重要的東西。而因為欠缺了這一塊,根據這一塊才能夠成立的科技樹發展,就以後都走不下去。就像你的電腦,甚麼硬體都齊備了,就是欠了最後的一塊:CPU,那就完全不能用。

中華文明欠了一塊的一塊東西:邏輯學。

邏輯學是甚麼?簡而言之,就是「找出甚麼東西是不對」的學問,你可以透過「不合邏輯」去檢查甚麼東西是有矛盾的,是謊話,或者很可能有甚麼地方是錯的。排除掉錯誤的選擇,雖然邏輯不致於讓你能夠找到真理,但是他至少讓你避免頭腦含糊,不斷走錯一些莫名其妙的詭辯或者是錯誤印象裡。

邏輯乃是非之學,如果不學會邏輯學,就無法辨別是非。

華人常常講人要明辨是非,但很多時這樣說的人自己也沒重視過邏輯學。

現代西方的邏輯學,是由古希臘開始,一群哲學家天天為了辯論(嘴炮)而開發出來的,但是不斷辯論大家一定是會鬼打牆,甚麼「你樣衰所以我打你,我打打你所以你樣衰」之類的有問題論據滿天飛。跟網絡上嘴炮其實差不多,但哲學家「大大」們也發覺這種辯論是浪費時間,便開始試圖找出,甚麼是真理?

而柏拉圖就提出了三個問題。

1. 有甚麼我們能確定為真,能確定為假?
2. 「論據」和「結論」之間的關係是甚麼?
3. 「定義」是甚麼?

這些問題開始發展出古典邏輯,透過阿里士多德、中世紀的穆斯林學者、基督教學者,不斷重覆的強化,結合,開發出更完整的體系。而產生了現代的邏輯學,而邏輯學可說是開化的基本,因為邏輯學本身不會自相矛盾,而且永遠面對邏輯上的錯誤,所以他可以適應自然與科學的世界。而不會淪於宗教或者傳統式的自圓其說。

西方文明就是因為一直有「邏輯學」在守護,才可以對抗這麼多的愚昧,曾經基督教世界也非常的愚昧,人人只懂服從其領主,教會,教會說太陽繞著地球轉,而身邊的基督徒也全部這樣說,整個社會都這樣說,如果你敢說「地球繞著太陽轉」就會燒你。像這樣的社會, 為何能突破出來。就是因為邏輯學不斷把他們社會錯誤的思想找出來,即使整個社會都是錯的,聰明的人還是會找出來,然後公然跟整個社會對抗,即使焦頭爛額,追求真理的人最後還是在改變整個社會。

這導致基督教世界的「內戰」和「革命」非常的頻繁而且激烈,用華人的標準,基督教世界可說這五百年都是「亂世」,但也就是這樣,這個社會才發展到現代文明。因為舊的和錯的東西都會不斷的被挑戰,有人願意對抗,被擊敗。也就是華人最怕的「亂」,卻是西方進步的源頭。而「亂」的源頭,則是在於現實的不合邏輯,與邏輯學令人有力追求真理的衝突。

所以,西方文明在追求「真理」。因為西方基督教世界的政治分裂,使教會無法壓抑真理,而真理在宗教改革開始不斷向教會挑戰。至於其他文明,則往往因為有強勢權力,而壓倒了真理。

在東方的世界,原本在古典時期,也有機會發展出邏輯學,那就是墨家,墨家曾經有人開始研究相似的事物,但是未成功建立學術體系,曾經有可能產生成果。不過在秦帝國的統一再加上漢帝國的獨尊儒術下,所有的思想都被河蟹了,只剩下了儒道法,邏輯學就這樣在嬰兒期死光光。穆斯林,印度的邏輯學發展,都是和中華一樣「中途沒落消失」,畢竟追求真理的學問,對於經常需要用謊言去維持的橫蠻權力,是一個大的挑戰。

就是因為文明欠了這一塊,又沒有任何一個土壤,讓它發展起來,沒有證偽的能力,所有的思想和研究就會不斷的鬼打牆。因為無法排除不對的東西。就變成了「公說公有理, 婆說婆有理」,「各花入各眼」,「差不多先生」,這些都是面對一些看似有理但是其實理據不足,無法證偽的結果。就像很多中老年人,一旦面對自己信奉被挑戰時,就會當機, 支吾以對,他們感到有問題但無法解釋和理解到底錯在哪裡,最終又回到堅持己見裡去。

而對於科學發展來說,欠缺邏輯學是致命的,沒有邏輯學與數學作為基底,根本就完全不會有發展出科學的空間。巨艦大砲不是單靠人力和物資就能做出來,也要正確的方法,不過我們只看到巨艦大砲,看不到背後涉及了多少人類追求真理的努力與智慧。

如果你當是玩文明帝國一樣,某一天, 發生了某事件,使你某個重要科技突然消失了,而以後也沒發展出來,你的文明就必然會卡在那個時代了。中華就是這樣的情況。

欠缺邏輯的社會,就很容易流於「大家說甚麼甚麼就對的」或者「有權的人說甚麼甚麼就對的」,「精英說甚麼甚麼就對的」,總之,大部份人都欠缺判斷事情對錯的能力,只剩下了對某種力量的崇敬和社會同化。

而去到今天,邏輯教育在華人還是不普及,只被當成數學的一部份,而沒有理解到他在德育和任何一方面都很重要的,所以我們的網絡世界嘴炮,經常都不斷鬼打牆,因為我們大部份人的思想都是不合邏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