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對陳奕迅是偏愛的,我們永遠不能否認。近年的他聲線的確變得沙啞了,而現場表演彷彿找不到舊有的神韻,會唱會跳(不是舞),但舞台的精神好像追不回舊有的。其實要把一個歌手跟過去比是一件很殘酷的,畢竟歌手最初的爆發力從來都是最強,但作為一個聽歌的普通人,總是忍不住要比對著,也許是因為曾經的他太震撼。儘管如此,無論他最近的金曲表演有多失彩,仍然嬴來很多掌聲,樂迷們仍然抱著那種等待開巡迴的他回來的心態去歡呼歡迎他的歸來。

他做過很多如果其他歌手做了將會遭到口誅筆伐的事。他會黑面、罵歌迷,也試過直言「你們覺得古巨基是我對手嗎?」,也試過在播放率未達最高的情況拿下了至尊專輯。如果是其他歌手做了,一定成千上萬的人罵他臭脾氣、擺架子、臭串、囂屎,總之是無限罵名;可是在他身上,你聽到的是「他也是人」、「比著我出街都唔想無啦啦比人影」、「聽演唱會叫就係唔岩」、「事實上也是他嬴古巨基呀」等話。就連最敏感的政治,他回應佔領說「We need fun」,跟張學友唱首家是香港主題曲,可是沒人會說他舐共、維穩,就算他真的維穩,也有一個很厲害的理由:「佢老婆咁大花筒,佢一定要去大陸撲水,點可以講咁多?」,總之總有開脫理由。所以相比之下,除了他的才華和努力外,他的幸運是無可否認的。

不過,我不是要中傷他或批評他,只因我們對他的偏愛和喜歡,全都因為他是陳奕迅。這一代如果沒了他,我想香港的音樂界不會如此出彩。有人說,生於一個有陳奕迅的時代是很幸福的事,我會說每個時代都有一個神話,只不過是我們在這年代遇上了他。人來人往、K歌之王、浮誇、幸福摩天輪、阿牛、落花流水、葡萄成熟時、活著多好、與我常在、十面埋伏、黑擇明、富士山下‧‧‧‧‧‧ 每一首都熟悉,會聽也會唱,也伴我們這一代度過了無數開心與不開心的時光。因為一道有所謂穿透力和感染力的歌聲永遠帶來驚喜,我們沒法不愛上,甚至生了偏愛,就算重口味是普通品也能上神枱,一堆人生道理說教歌例必傳唱度爆錶。

可是這幾年的說教,都比不上一首簡單、純樸、沒雜質的無條件。終於找回軌道,走得很對,雖然起點終站始終沒有浮誇震撼有力,但顯然他摸清了想要的想做的,個人來講,也是想聽的。

近年最愛,還是《H3M》。很希望他能重拾舞台的感覺,那種瘋、那種不執著,是他最好看的一面;還有拜託抽少點煙了,真的對聲線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