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引述《pket67 (不是英雄 但也別當混蛋!)》之銘言:
: ?台灣做為一個獨立國家,可以與中國經濟互惠、文化交流,共存共榮,有何不好?何必
: 相煎太急呢?
: 4.完整新聞連結 (或短網址):
: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50506/604850/
: 5.備註:
: 所以?中共有人格分裂?

沒甚麼意義。
東方文明, 和西方文明其中一個大的分別在於對信用的態度。

有時你會看到, 西方有些奇怪新聞, 例如「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英國國債在一百年後終於還完」, 我們聽了後, 第一個反應就是覺得很有趣, 怎可能一個債可以還一百年, 當年答應的組織和被還的組織大多都不在了吧? 然後覺得這是一個趣聞。

但是這其實標誌著一件事, 就是還款信用。 無論再怎樣微不足道的承諾, 債務, 要達成就是達成, 還完就是還完。

無論西方有多麼邪惡的政府與銀行家, 資本家, 但是對於信用這點, 西方是比較優勝的。 只要承諾還存在, 這個紀錄就會翻出來, 然後你必須要遵守, 或者是你滅亡了就不用遵守, 如果有人繼承了任何權利, 那就要繼承所有的義務, 違反契約精神的話, 就會遭到抵觸。 這是因為西方文明是一個分散的世界, 有列強互相牽制。

但是在東方, 即使一樣有契約, 契約精神和承諾是形同虛設的。
因為東方是一個集中的世界。

有權力的人沒有信用, 答應了的事情隨意的撕毀。 在成功達到大一統後, 透過掌握歷史, 文人, 媒體的話語權, 將所有紀錄摧毀, 隱藏。 這也是為何東方這麼追求大一統與鎖國的原因, 這兩者是一對的, 大一統就是達致以政治力去摧毀一切證據的環境, 鎖國就是避免證據和外國交流。 為了保障權力的正義性, 東方從來都如此。

德川家康在關原之戰, 騙豐臣氏去填了護城河, 然後再進攻滅了豐臣氏, 統一了日本。 德川幕府的開始就是建立在違反承諾之上, 可是, 德川之世開始, 再怎樣卑劣的建立方式, 在德川壓倒性的統治下, 都要被掩埋, 最後反而是豐臣被嘲笑, 怎可能在戰爭中信任敵人?

所以核心是, 如果言而無信已成了常態, 那麼承諾又有何意義?
在一個沒有信用的單極世界,
最終的結果就是把所有事情都解釋成拳頭。

華人討論去到最後說不過, 答應就是「拳頭大就是道理」, 文明一點也不過是「錢多就有道理」, 說這些話的人, 基本上已經走向違逆真理的邪魔歪道。 淪落進只會使用和臣服於暴力的畜生道。

同樣, 支持臺灣獨立也好, 對任何地方發表任何承諾也好, 甚麼和平協議也好, 其實都沒有意義, 當然, 有些人可能還是抱著「人家一個大政府怎會說話不算話? 」, 這些人始終不明白, 對方處理那些說話的方式很簡單: 滅口。 當他們力量足夠時, 答應過你的任何事, 會連同你以及一起敢於拿出證據的證人, 一起被恐嚇收口, 不願意收口的就消失, 而其他人則會因為恐懼, 而接受一個指鹿為馬的世界。

他們沒有人格分裂, 因為他們從不重視自己許下的承諾, 說過的話, 所以他們可以隨便支持誰, 承諾些甚麼, 信口開河, 如吃生菜, 既然已預備了隨時要違反和滅口, 說出來又會有甚麼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