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筆者見一新聞,題為「男拔萃學生被批不專心看普通話話劇 被罰後更不忿舉中指」。內文中交代舞台劇演員唐曉楓到拔萃男書院作普通話話劇表演,但該校學生不但無專心看其表演,喧嘩吵鬧,更加對唐曉楓先生舉中指,令唐曉楓先生大感不滿,在Facebook批評該校學生。

首先,筆者第一件想講的是,唐曉楓先生知唔知點解拔萃仔要屌你老母?唐曉楓先生參與的表演數以千計,在外的表演,觀眾均是自願購票入場,由衷希望欣賞閣下之演出,唐曉楓先生也許覺得觀眾拍手叫好是理所當然;然而,學校則非也。眾所鳩知,學校週會之參加學生乃是被迫,他們並無選擇之權利。在這一前設下,尊重表演便成為人情,自得其樂乃為道理,當學生們行使道理,卻被所謂老師所懲罰,乃理之不通,怒火中燒是理所當然的。

試想想,當閣下極度疲累,卻被押送到靈堂裡,觀賞只有4個音的啲打演出加破地獄;或者魔法洪金寶在閣下面前扭屎忽花扭足2個鐘;又或者王征跳舞並要求你做開心的反應,你會歡呼拍掌嗎?你會拍手叫好嗎?當你極度不滿,分心與身旁密友聊天解悶時,押送你到此處的獄卒公開指責你,並懲罰你再看多兩小時,你能不憤怒嗎?當你表達你的憤怒後,啲打佬,魔法洪金寶,王征則在Facebook上公開批評你,你能不屌他老母嗎?如果你能,恭喜你,現在的香港非常適合你居住。

進而,筆者下個想屌的是香港的教育,其他不說,就說這個所謂週會之戇鳩之處-強迫學生參加。

學校舉辦週會,目的固之然想學生學會尊重場合,尊重台上講者,尊重嘉賓…一切都是為了令學生學會尊重。但學校有尊重過學生的意願嗎?有問過學生想不想參加嗎?有提供選擇予學生嗎?既然其身不正,又何能以身作則?為人師表,榜樣何成?如果你所謂的尊重並非雙向,而只是要學生目不轉睛,一聲不響地注視著台上講者,

我屌你老母,你唔撚好擺個紙板響度算鳩數?

002(圖片來源:賴銘傑@AM730)

Next,唐曉楓先生,你真的認為拔萃仔以及支持拔萃仔屌你老母的人士,是因為你的表演太沉悶所致嗎?以筆者角度所觀,拔萃仔屌你老母,乃是因為他被迫參加一個因你及你的團隊而舉行的虛偽週會,而屌你老母一行為,則是希望閣下此類表演人士「唔好再黎」,令此類週會減少;而支持拔萃仔屌你老母之人士,則是因為閣下為「普通話舞台劇表演者」之一。香港所使用之語言乃廣東話 (Cantonese)以及英文(English),而普通話在香港已經對廣東話之地位造成威脅,言之,村民屌你老母則是因為抗拒閣下表演間所帶來的文化侵略,正如本土派屌鳩中國自遊行,並非屌鳩他們個別的身份「曾X成」呀,「鍾X根」呀,而是屌鳩他們的身份-來自中國的侵入者。所有此身份之人士,均是本土派所屌之目標。而既然閣下自願帶著此身份闖我天空,就要預左幫老母做保護措施,「鄙視你係人情,屌鳩你係道理」,咁大個人,亦無需大驚小怪響Facebook出Post鬧啲未奴化既學生。

Ps.帶翻個頭盔,筆者並不會以及不鼓勵任何人對任何人之母親作出任何傷害行為。
ps2.睇翻唐曉楓先生個Facebook Page.英文名用普通話拼音,Cover寫住活在「香港」筆者只能講一句:Ching好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