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展又開,媒體已在大力吹捧有什麼書必買,有什麼檔攤大平賣等等。我也算半個愛書人,對這個大書攤只有愈來愈無感。

小時候去書展,是歡欣雀躍。少年時代去書展,是留連忘返。到現在對書展卻是興致索然,甚至有一點點厭惡。

書展攤檔的折扣價並非特別廉宜,樓上書店的新書長期在做七、八折優惠。要找冷門書本,書展也不是方便尋寶之地,網上書店打個關鍵字一覽無遺,而且方便,書本直接送到府上,若大量購入,扣除運費仍是甚為抵買。

這麽多年來,書展愈辦愈成功,人流屢創新高,但同時也日益像個書本散貨攤,一個個行李篋橫行以為自己身處旺角,一些好像十年沒讀過書的人,將書好像奶粉一一掃進篋內。在攤檔,書散亂地躺著,上面架著一牌子寫:10蚊3本,跟肉檔上的死豬肉無異。

恕我迂腐,讀書跟書之間的關係,跟師奶與五花腩的關係是不同的:愛書人在書架上掃視,書本在書架上分門別類直立,有尊嚴地靜候伯樂,選好了,翻兩頁讀讀,細細考量過後,呼一口氣,像做了什麼重大決定,拿著書,往收銀處走去。讀書買書,像談戀愛,合則結,不合則輕輕放下,只是跟人談戀愛宜專一,跟書談戀愛卻以濫交為優。

以上只是我無謂的妄想,但也正是我愈來愈受不了香港大書攤之原因。我以為大書攤現在只剩兩個賣點:一是能在現場窺看宣傳寫真集的一眾嫩模的青春肉體,這自然已跟書無半點關係;二是各種名家講座,以今年為例,有李歐梵的文化講談,有陳慧的讀書會,有鄭國江、盧國沾、向雪懷、潘源良等詞人談歌詞文化,有侯孝賢導演談《聶隱娘》,這還是很吸引的。

但除非真的很想跟名家對談,或者渴求得一親筆簽名,否則相關講座影片會上載到網絡,稍後重溫即可,無需付幾十元入場費。

如果純粹是想購買心儀書藉,我還是選擇樓上書店或乾脆網上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