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有本一套在網路上連載的關於中國明朝歷史小說《明朝那些事兒》,作者為當年明月,後來結集成書籍推出,作為一個歷史撚,自然也慕名購買回家拜讀。

當時他在書中形容孫承宗是在明末年代唯一可以將後金(滿清)擊敗的戰略家,功績主要是修復及築建一些被滿清洗劫完的城堡要塞,以步步為營不斷建築城及要塞,將領土收復至後金的實際管轄地方,又提拔了袁崇煥、滿桂、祖大壽、趙率教、孫元化等人在遼東經略等等。

在討論孫承宗是否真的如那本小說所形容猶如明朝的守護神前,先簡介一下在孫承宗踏上遼東經略前的一些當時背景。在經歷過薩爾滸及遼瀋戰役後,明朝最精銳的川、浙、跳蕩鐵騎(火槍騎兵)皆全軍覆沒,明軍遇上後金八旗兵基本上一遇即潰散,明朝當時有總兵二十人,當中十四人在遼東戰事上陣亡,後金佔領遼東城池後,多數是燒光搶光殺燒棄城而去,朝鮮及蒙古皆不再傾向明朝一方。

當時再次被起用的熊廷弼最初打算以山海關為重心,放棄遼東所有地區,採取堅野壁清的戰略,後來因為王化貞在遼東還保住廣寧一帶,在朝廷的壓力下,就將重心推前至廣寧,即是所謂的「三方布置策」。不過熊廷弼雖然是王化貞上司,但手下只有五千士兵,相反王化貞收拾遼瀋戰役的殘兵敗卒有數萬之多。二人因意見不同,導致後來廣寧失陷,王化貞全軍盡失,相反熊廷弼五千人無太多損失,將五千人分予王化貞殿後,及盡將廣寧一帶百姓及物資都帶回關內,帶不走的就燒毀,後金曾經想追擊明軍,但因得不到補給而撤回。

然後主持大局的,則由被滿清人所寫的《明史》中被矮化的王在晉。這個王在晉是萬歷二十年進士,討伐倭寇起家,歷任兵備、巡撫、經略、侍郎、尚書等軍事職位,由基層地方到中央,各式各樣職位也擔任過,廣寧之戰時總理戶、工、兵三部左侍郎,長期調度遼東軍需,對於籌備軍需、組織協調、運輸調度是精通熟練,也了解明朝的財政物資狀況,像《明朝那些事兒》及《明史》般說他無能也實在太過份。

王在晉與王象乾意見相近,都認為山海關以外皆成異域無險可守,不如重關設險,衛山海以衛京師。這個方針有數個好處,第一過往駐守遼東幅員遼闊,往往需動員過十萬人,又需要分散防守,反而輕易被後金集中兵力遂個擊破,積存的兵器糧草輕易落入對方手中,不如集中兵力扼守山海關,以金貨賂朝鮮及蒙古以夷制夷。扼守山海關的支出及補給困難度都大大寬減,這對明朝休養生息有很大幫忙。而且王在晉也觀察到山海關的一些缺點,針對缺點希望再增設一個關城,針對這個關城,孫承宗與王在晉有過一段對談,也分別出現了兩個不同對話版本,分別是《明史版》(清人張廷玉註)及《三朝遼事實錄》(王在晉本人註)。

首先從二人的成長為官場經歷背景,加上王在晉在航海、貿易、海關、海防、軍械、戰陣、經濟、地理、河渠、漕運都有著作,個人就比較傾向相信王在晉的版本。

後來因為與皇帝的親密關係孫承宗取得遼東經略的主導權,而王在晉則被貶往南京。而孫承宗主張則如我之前所說,重返明、後金皆放棄的地域築城及修建兵台,四年間四十七城堡,兵台接近二百。這些地方興建修復需要錢、物資、人力,事後需要派兵駐守,駐守則需要軍需、運輸。當年薩爾滸戰役,明朝動員士卒十二萬人,運輸人員則達三十萬人,軍餉就需要三百萬,因為開支浩大,明朝才強迫前線明軍速戰速決遭至大敗。孫承宗的築城大計開支及動員難道會比薩爾滸時少嗎?

明熹宗年代稅收一年大約三百三十萬兩,但支出需要五百多萬兩,為了應付孫承宗的計畫,就增加了遼餉的稅收,縱使天啟六年時,遼餉的稅收增加達七百七十萬,但整體明朝還要虧損過百萬一年。而當初王在晉防守山海關時,需要兵員只需要四至五萬人,但孫承宗主理遼東經略後期,兵員已達十四萬人,而且還不足夠。

需要知道當年楊鎬明軍十二萬,袁應泰擁川、浙兩支精銳明軍及其他明軍人數也不下十萬,皆被後金擊敗,難道孫承宗十四萬人會成事嗎?

由於朝廷大臣覺得開支巨大,開始質疑孫承宗的計畫,當然也有人將這些質疑歸納為魏忠賢排擠孫承宗的行動之一,但事實就是開支的確越來越大,後金未受到嚴重打擊,明朝已經搖搖欲墜,而十四萬明軍多數是抱著打份工的心態,在柳河之役中,雖然明軍小敗,損失數百人,不過在戰場後方卻出現逃兵,甚至遠至山海關前皆有逃兵,逃兵達六萬多人(崇禎長編卷十三),這種士氣根本無法與後金決戰,最終柳河之役間接令孫承宗第一次下台。個人覺得孫承宗的計劃就整個明朝而言是贏了面子輸了根本,他的確有過人之處,只是在軍事及戰略上似乎並不像《明朝那些事兒》中捧得那麼高。至於王在晉近年為他平反的人實在不少,相信孫王之爭會繼續熱鬧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