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讀毛言地《何需懼怕姊弟戀》一文後,深感現今社會戀愛觀口裏說開放,但到頭來大家都是保守,而筆者的朋友最近也遇到一些問題,不吐不快。

話說友人心儀一位香港女孩,覺得她談吐得體,斯文大方,政治理念亦與其相近,便鼓起勇氣和她說話,希望先做做朋友,互相了解一下,再慢慢發展這段關係,奈何只是第一次的談話,卻落得冷淡回應,友人雖然仍鍥而不捨的繼續努力,但這段關係仍然毫無寸進。讀者或者會說,人家對你不敢興趣,回應你已算是大方,筆者亦對此表示同意,只不過…

話說友人鼓起勇氣跟心儀對象談話後,覺得他這樣唐突的行為,簡直是「狗公」或「癡漢」的所為,不屑他為討好人而自貶身價,筆者起初也這樣勸他,但當看到他的毅力後,深深被他對這位女孩的真愛所感動,從此便不再多說,在此亦想為他平反一下。

現今的戀愛觀,口說敢愛敢恨,但無奈個個卻左算右算,藉口說擔心女尊男卑,實則害怕失去霸氣(或是面子)。自古「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當男人看到心儀對象,鼓起勇氣追求乃合理不過的事。筆者多個月前曾經寫道:「古有周幽王烽火戲諸侯,曹孟德為二喬建銅雀台,唐玄宗命人千里送荔枝。今有美國總統甘迺迪臣服於瑪麗蓮夢露石榴裙下,李家誠千億娶妻,金正恩要求全國的李雪主改名。」男人為得美人歡心的確能做很多事,相比古人的瘋狂,友人的行為,簡直是大巫見小巫。而當他被其他人標籤成「癡漢」後仍然繼續追求大計,單是這份誠意已經值得誇獎,皆因姊弟戀還需衝破心理關口和不顧世俗眼光,而友人兩者均已衝破,這份勇氣不是人人都有的,你看那些口講「大愛包容」,身體卻諸多顧忌,害怕光環被搶的左膠就知道了。

所謂「癡漢」,只不過是一個男孩花盡心思、絞盡腦汁為博取紅顏歡心的代名詞。當男人能專心致志的追求一個女孩時,可見他的毅力、誠意、專一,絕對值得女方考慮。只不過,世俗太多的標籤,左一句「癡漢」、右一句「狗公」,把這班能為所愛的瘋狂一番的男人抹黑,實在太令人失望,其實他們都是為自己所愛的「訓身」,何罪之有?

敢愛就去愛,然後鼓起勇氣去行動,才是大丈夫所為。當然,女方接不接受你是後話。

P.S. 筆者不是癡漢。
P.S.2 筆者已有心儀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