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是一門技能,而技能需要學習,這是不容置疑的真理。

在犯罪學裡,有一條很出名的理論,「差別接觸理論(Differential Association Theory)」。「差別接觸理論」指出所有犯罪行為都是學習得來的,而學習過程大多發生在與最常接觸人物的交流中,例如家人、朋友和媒體。這條理論本身分為八多個支論點,當中有一點和我們今日探討的話題最密切,就是:「犯罪行為的完整學習包括犯罪技巧、犯罪動機和合理化的犯罪價值觀」,三個缺一不可。

換句話說,如果你要成為一個罪犯,一定要習得以上三種事情,無論是主動還是被動。

縱使這個理論經常被外界批評不能解釋「出淤泥而不染」的現象,但如果我們看看大部份連環強姦犯或連環殺人犯的,便發現他們的成長路程,除了那些家庭暴力、壞朋友等老掉牙的被動學習外,均有主動學習犯罪的傾向,例如一個比較明顯的特徵︰大部份罪犯都很愛看犯罪小說。(注︰但愛看犯罪小說不一定是罪犯)

罪犯不是白痴,他們很清楚犯罪本身是多麼困難的事,還明白他們的對家(警察)也絕不是省油燈。我們不會叫那些拿支假槍驀然衝入手機店的人做罪犯,那些叫白痴。真正的犯罪是很複雜,要講究膽識、有效率的行動和周詳的計劃,某些犯罪更加要求專業技能,例如駭客和手工。

所以在舊年代,在缺乏互聯網和方便通訊的情況下,犯罪的形式多數是組織性和地區性,較少個人創業性和國際化。如果你的志願是成為一名大罪犯,要學習犯罪技巧,如販毒或走私,你很難獨自創業成一個罪犯。沒技巧、亦都沒門路。

你要麼加入地區性的三合會組織,要麼碰巧你的職業對你犯罪有幫助,例如屠夫、醫生、船夫。至於一些強姦犯和變態殺人犯(三合會不需要他們)來說,他們最好的學習途徑還是媒體,例如小說和電視。

但Deep Web的驀然崛起就打破了這個局部。

宛如病理學家會驚嘆新型變種病毒的基因列,身為一個研讀犯罪的學生,筆者有時不得不用欣賞的目光評價Deep Web。筆者在學校曾經寫過一篇文章講述「絲綢之路(SilkRoad,也就是黑市版淘寶)」如何打破傳統毒販壟斷毒品市場的局面。

SilkRoad或其他黑市平台的出現,逼使每一個毒販頭子和全世界的同行競爭,價格透明、買家評語、全球運輸種種衍生出來的功能推倒了舊時地區犯罪組織利用資訊不對稱,壟斷毒品或其他黑市貨品價格的局面,最終使價格下跌。另一方面,在Deep Web隨處可見的製毒書和訂購製毒工具,可以在平台直接和顧客接觸,也增加了個人企業的競爭力。

相同的情況也發生在駭客服務、暗殺、恐怖分子、人口販賣…簡單來說,Deep Web完全推翻了傳統的犯罪生態。

那麼變態漢呢?

Scream Bitch、Violent Desire、HT2C等著名Deep Web論壇均有個共通點,就是聚集了不少變態漢、性侵犯、殺人犯…他們在那裡交換受害人的照片和影片。他們不再需要看犯罪小說,因為那裡有數之不盡的教授殺人和強姦方法的帖子。

更加令人擔憂的地方是,當每個變態漢在那裡講述自己的事跡時,都受到不少其他變態網民的追捧。他們在鼓勵,他們在讚好…這些正面的評價加強了事主的變態價值觀,深信自己是「對的」,從而犯下更恐怖的罪行…

現在讓我們回到cantstopmyself(舊名cleartape)的故事。

承接上一集,cantstopmyself那個既變態又帶點黑色幽默的故事得到了不少Scream Bitch網民的掌聲,現在我們看看他們對故事的評價︰

「你那個嗑藥婊子的故事令我性致勃勃。她已經完全失去意識,你為什麼不拉倒她在一旁,之後狠幹她一回?還是其實你對性交沒有興趣,只喜歡虐待和控制?」

「你的寫作技巧超勁!因為你的文章,每次我看你的文章也會打手槍。」

「你企圖強姦那個女孩的故事害我打了幾次手槍,真是棒透了﹗」

呃,可能是某些常態來,但那裡的人普遍喜歡用打手槍的次數來表達對那人的讚美。

縱使這些讚美看起來有點可笑和荒謬,但其實這些讚美正正修補了cantstopmyself面對強姦失敗時受損的自尊心,甚至使他洋洋得意起來。由這種惡性的追棒建立起來的自尊心,驅使了cantstopmyself一次又一次襲擊無辜的女性,陷入無盡的輪迴裡…

4. 惡化期」

大家好,我回來了。

這是我的新名字cantstopmyself,老二仍然那麼硬,仍然那麼不安份。

上次襲擊失敗所帶來的恐慌,嚇得我回到家後,慌忙把所有Deep Web帳號、兒童色情影片、洋蔥瀏覽器通通刪去,不留一點痕跡。

之後的一星期,我每天也活得提心吊膽,擔心那些警察隨時出現在我家門前,手持一張緝捕令,把我押送到監牢。如果他們還在我的電腦找出這些東西時,恐怕我被判的不只是數年牢獄之災了。

我現在真的很後悔刪去了那套幼幼高潮小電影,那套小電影是最勁的,我為它獻出了足足一籃子子孫液。

但無論如何,我終於回來了。

而且還帶了一次新的襲擊的經歷。

而且是我有史以來最接近強姦的一次。

在我的家鄉,寒冬已經離去,夏天悄悄歸來,為寧靜的夜晚帶來陣陣涼風。

在上一次失敗的兩星期後,無窮無盡的性慾驅使我返回黑暗中,再一次騎上單車,像草原上的獵豹般狩獵公園裡的蠢女人。

我第一眼看見她時,她剛步出地下鐡站。

她有一把長長的金色秀髮,C cup的巨乳由緊身衣上凸顯出來,一對圓潤的屁股左搖右擺,慢慢走向建築工地區。。她步伐不穩的腳步對我說她喝醉了,還要是非常醉那一種,那些流連夜店的臭婊子。她一邊走路,一邊傳短訊,不時發出甜美的輕笑聲,對周遭的危險事物懵然不知。

當中包括已經跟蹤了她半小時的我。

我沒有驀然衝前,永遠和她保持兩棟房子的距離,像老鷹般遠遠地觀察她的一舉一動。

很快,我便發現獵人不止我一個。

在前方不遠處,有一個猥褻的流浪漢也尾隨住那名醉酒女子。明顯地,他和我也是不懷好意。

他會是一個阻礙,不單止阻礙我接近那名女子,更有可能成為日後的目擊證人。

這時候,我展現出我驚人的耐性,在牆壁後靜觀其變。大約在十分鐘後,那名老人終於走開,消失在另一條小路。

此時,那名蠢女子也轉入了另一條小巷,一條街燈照不到的小巷。小巷的左邊是一道高實的大理石牆,右邊是密不透風的樹林,宛如一條被影子吞噬的長長隊道。

嘻嘻,這根本是為我而設的強姦聖地。

我立即戴上面具,跳上單車,疾駛而上,轉入漆黑的巷道。

不出數秒,女子的屁股已經在我咫尺之間。

身後傳來的輪胎聲嚇得她毅然轉身過來,但一切已經太遲了。我用力一推,把她壓向堅實的圍牆,再用重實的單車扣住她的下半身,她只能發出像小貓般的尖叫聲。

「天啊!什麼事?」她尖聲叫道。

我沒有浪費半刻時間,雙手已經抓在她的乳房上,胡亂揉搓。唉,這種感覺真的很美好。

我腫脹的下體穿過單車的隔縫,猥褻地摩擦她的下體。一股莫名其妙的憎恨感像烈火般由胸腔湧上來。我憎恨她有一張漂亮的臉孔,憎恨她和別的男人傳短訊,憎恨她在深夜獨自走路來引誘我。我憎恨每一個不愛我的女人,每一個拋棄我的女人。我要傷害她們,強姦她們,調教她們,毀掉她們。

我很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女人。

「你想要什麼?你想要我的錢包嗎?我可以給你!」她原本清脆的聲音變成沙啞顫抖,瞳孔增大,眼睛充滿住恐懼。

那一刻,我幾乎答應她的請求,拿走錢包就算,但我沒有。

我冷冷地瞪住她。

「安靜。」我邊說邊在她的裙底下打手槍。

「天啊,不要,拿走我的錢包吧。你不想要我的錢包嗎?你可以要我的錢包,我的錢包你想要什麼?」她斷續地說,絕望已經逼得這名女子語無倫次。

「轉過身來。」我命令說。

「為什麼?」

「你轉身就是,我不會傷害你。」

於是她在半推半就下轉身,圓潤的屁股立即對準我的下體,我二話不說把礙事的短裙撕下來,陰户立即在我眼前彈出。

「天啊,不要這樣做」她鳴咽著,淚水沿臉頰滑下來。

「你收聲,我就不會傷害你。」我在她耳邊柔聲地說。

我的老二已經在她的陰唇上下滑移。那一刻,我真的以為自己已經成功。

我會射入她的屁眼之後要甩她耳光,直到她漂亮的臉蛋都是腫傷和抓痕。我會拍下她的裸照之後用來要脅她,逼她每天跟我做愛,直到她精神崩潰為止。我要她永遠只屬於我一人…

「放開那名女子!」

一名粗野的男人呼喝聲由巷子盡頭傳出。

天啊,是剛剛那名流浪漢。

男人粗暴的叫聲把我拉回事實,我回頭一望,男人的身影出現巷子的盡頭,一幅正準備衝過來的姿態。

天殺的,那個死老頭子,社會的垃圾,壞我美事。

「救命啊!救命啊!找人來救我!」女子見狀高呼求救,我立即一巴掌打在她的臉上,命令她閉嘴。

我狠狠地抓住她的雙乳,指甲都陷入肉裡,之後笨拙地用手指插進她的陰戶。我不甘心這樣就完事,發誓非要在她身上留下一些烙印不可。

那個男人開始走來,我唯有狠狠地把女子推向牆壁,x樑發出清脆的骨裂聲,爽﹗我立即跳上單車,無命似的騎車走人,留下兩個黑影在暗巷中。

回程途中,我發現女子的一隻高跟鞋卡在單車的鋼骨裡,仿佛是灰姑娘的情節。

強姦不成,幸好還有紀念品,我心想。

那天回到家,頹喪的我把毅然把所有曾經用來犯案的面具都丟進垃圾箱。縱使今次算是成功的一次,但我覺得自己內心某一部份已經死掉,我根本不會成事,是一個連強姦犯也做不成的失敗者。那一刻,我對自己說還是做回普通人罷了。

但一則新聞卻改變了一切。

清晨時分,區內所有電視台在報導我的新聞,一個騎著單車的神秘男人四周性侵女性,但奇怪的是裡頭所有的描述都是錯的,除了我是騎單車犯案外,樣貌、身高、衣物均無一正確。

垃圾媒體,我在電視前低聲咒罵。

當我仔細一聽新聞內容時,發現事情並非想像中那麼簡單。原來在昨晚的相同時份,有一名同樣騎著單車的強姦犯在城市的另一端犯案…

多麼美麗的巧合,那一定是上天給我的啟示,祂並沒有放棄我,想我犯下更多的強姦案。

所以我現在回來了。

沈寂了數星期後,我決定再次投身在黑暗中,搜尋我下一個目標。。

5.Deep Web變態漢的幫忙」

還記得第一次接觸犯罪學時(在大學之前),那時教導我的教授第一堂便已經對我說︰「沒有一個罪犯能真的改過自身,犯罪就像潘多拉的盒子,一打開了就沒有回頭路,你可以逃避、你可以壓抑、你可以昇華,但這隻魔鬼永遠都會在你身旁,不論你喜歡與否。」

「很多人說林過雲(雨夜屠夫)已經悔改,但我從不相信。他可能會為自己的現狀惱怒,但殺死女孩的快感?這永遠戒不掉。」

呃,這位教授的看法比筆者還黑暗,但他的言論不無道理。

一般強姦犯都難以抽身犯罪的泥沼中,以美國為例,有67.8%的罪犯在釋放後三年內都會重返監牢,會更何況我們的主角是Scream Bitch的新寵兒cantstopmyself?

cantstopmyself的故事為他在Scream Bitch爭取了不少的「信徒」。他們不單止獻上讚美的說話,還願意出錢出力,甚至蹈湯赴火,例如在上次襲擊後不久,cantstopmyself便發帖子要求大家幫忙籌錢︰

「很多謝大家的支持和意見,特別是那些把自己的打手槍射精的照片寄給我的網友,你們的射精照是我最大的鼓勵,仿佛是我們一起性侵那些女孩!請繼續寄更多的打手槍照片給我!

我今天有好消息和壞消息要告訴大家。

好消息是多謝大家提供的建議,我終於買了個微型攝影機(中國製),可以掛在胸前那一種,那麼下次襲擊時可以把那些蠢婊子的樣子拍下來,之後再和大家分享。

壞消息是我的單車撞壞了,變成一堆廢鐵。

我現在沒有錢買一輛新單車,沒有單車我不能外出狩獵,寫更多更精彩的故事和拍下影片給大家。如果你們不想等我慢慢存錢的話。麻煩大家捐助少許比特幣給小弟,我答應會把偷拍自己妹妹自慰的照片給大家。

多謝大家!」

其實Scream Bitch有明文禁止任何形式的金錢交易,因為Scream Bitch的創立人的願望是建立一個「友愛一家親」的變態漢社區,所以論壇內只能免費分享資源。所以有不多資深的網友立即出來制止,縱使如此,仍然阻止不了其他網友捐錢給cantstopmyself買一輛新單車。不出三天,cantstopmyself便宣佈網友已送他足夠的錢買一台新單車。

「很多謝大家擁護,不斷私訊我,說願意捐錢給我。現在我已經有台新單車了,可以繼續狩獵了。我覺得人生前所未有地美好 」

除了金錢外,當然少不了Scream Bitch變態漢的專業意見提供︰

「如果你要發放影片上來,記得把影片的標示日期刪去,這可以減低它作為呈堂證物的可信性。你在谷哥找exif tag remover,就可以找到相關軟件了。」

「不要殺醜八怪,連性侵也不要,那是最最浪費時間的行為,殺些漂亮的。」

「小心你的衣著,你既然在夜晚行動,那麼你的衣物愈黑愈好,而且不能有花紋,那樣警察就很難識別你。我也曾經強姦數個女人,加油!」

「千萬不要在重覆的地點犯案,每次行動都要不同風格,不要讓警察察覺到你的行動模式。」

當然,也有少部份人質疑cantstopmyself故事的真實性︰

「其實我不明白為什麼大家那麼擁護cantstopmyself?他的文章根本應該扔到色情文學區,而不是這裡NLT區,這裡只供真實案件討論。那個兔崽子一直什麼照片也沒有提供?」

在種種因素,無論是質疑還是壓迫,cantstopmyself就進行了他最轟烈的一次性侵。

6.尾聲」

在今年6月28日,亦即是幾天前,cantstopmyself就上載了一段影片,影片拍下了一名亞洲女子被襲擊的過程,考慮到影片根本沒有拍下受害人清晰的樣子(如果有看過女子另一張照片,和影片中根本兩個樣子),以及沒有色情鏡頭,所以提供連結︰

http://gph.is/1eLc2Zr

以下是cantstopmyself對影片的描述︰

最後我在一個停車場旁邊的公園裡找到一個獨自返歸的韓國女子,她不旦長得可愛,而且身份火辣,還有典型亞洲人的S字身型。她絕對是那種你會在班上目不轉晴地偷看的鄰家女孩型。她貌似25歲以下,絕不會超過20歲,應該是一名女大學生。我的老二已經像鋼條那麼硬直。

她戴著耳機,完全沒有察覺我在後方逐步逼近。當她發現的時候,我雙手已經抓在她的雙乳上。

願主賜福,為什麼有這麼醜的妞?

我重申一次她平時真的頗漂亮,但當她恐慌時,五官立即扭成一團,原來漂亮的臉蛋頓時變成像中年礦工般粗豪。

但既然已經開始,就沒有停手的理由了。

我用自身的重量壓在女子的身上,柔弱的身體立即失去平衡,兩個摟成一團跌在地上。我用脷落的手勢撕開她的上衣和胸圍,雪白的雙乳立即彈出來(注,影片中女子根本沒有被脫下任何衣物,所以cantstopmyself有誇大的嫌疑)。

“上帝啊!上帝啊!上帝啊!"她不斷尖叫著。

那名韓國女子不斷踢向我的腹部,但力度太低,而我太強壯。這時候,她全身的衣服已經被我脫得七七八八。

她踢掉我的微型攝像機,他媽的。

體型嬌小,軟弱無力,有色人種,根本是為我而設的強姦素材。

當我滿心歡喜脫下褲子時,卻發現….

我不能勃起

我無法解釋這是什麼一回事,總之不能勃起就是。我已經完全壓在她的身上,雙手抓住她的雙乳,明明只遲一步,但卻無法勃起…

我不知道原因,也不想知道,只知道我已經失敗了。

就在此時,我瞥見一對慢跑的情侶由遠處緩緩跑過來。這不過是個考驗,我對自己說。之後我頹然地放開胸下的女子,拾起地上的攝影機,騎車走人。

臭婊子,但幸好我都拍下了你的醜態。

現在,我把這段影片分享給你們。

享受啦,用它來打手槍,或許我們將來可以組隊狩獵。

你們現在還有人敢質疑我嗎?

「結語:強姦犯的迷思」

強姦犯底性侵犯的種類繁多,可依兇徒的動機、情緒、特性和受害人偏好來分類,例如有希望籍強姦重拾自尊的「權力型(The Power Rapist」、出於對女性的憎恨的「憤怒型(The Anger Rapist」和純粹以施虐為樂的「虐待型(The Sadistic Rapist)」。

雖然cantstopmyself偶爾會表現出虐待型傾向,但實際上他是一個頗明顯的憤怒型強姦犯。由第4章其他蛛絲馬跡可得知,cantstopmyself對女性有種莫名其妙的憎恨。這類型的人通常長大至一個缺乏母愛的環境長大,母親通常從事不良職業。

這類人通常在人際和求愛過程中屢受挫折,絕不是社交圈中的活躍分子。對女性有無限的渴求,卻從未得到正常的滿足。他從事職業則不能確定,但由他流利的文筆推斷,cantstopmyself會是個中等收入入士。

除此之外,因為cantstopmyself只能勉強制服和威嚇女性,卻難以強姦她們,所以我們可以推斷cantstopmyself個子高大,但絕不健壯,是高瘦身形。另一方面,

再加上他自尊心脆弱,輕易受別人影響。基本上警方在媒體下少許功夫,例如把他描寫得過於失實恐怖,故意抓錯人等動作,都可以逼使他有魯莽的行動,從而他露出馬腳。

簡單來說,其實要抓他是輕而易舉的事情罷了。

但如果你問cantstopmyself日後會不會真的殺人?

筆者會答你「一定會」。

雖然他現在不斷否認自己會殺人,說自己沒有能力。但實則上,超過5成的性侵殺人犯第一次殺人出於衝動,而非事先計劃。多數原因是受害者過度反抗或得知強姦犯的真正身份,令到強姦犯毅然下殺機。所以絕大部份的連環強姦犯都是潛在的殺人犯,如果cantstopmyself繼續犯案而不被人抓到,那麼以他脆弱的自尊心來說,殺死第一個受害人只不過是遲早的事。

更何況,今年夏天才剛剛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