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欣。」
「我怎會知道我的名字?」深宵時分,飲得醉醺醺的嘉欣,在夜閑人靜的街道聽到有人叫她。
「妳的所有事我都清楚知道。」一名蒙住面的女子走到嘉欣的面前。「我現在給妳三次使用魔法的機會,但你要記住一點,魔法只可以用在自己身上,不可以直接用在別人身上。」
「呀?」嘉欣一頭無緒,濛瀧中只聽到對方咕嚕咕嚕說『我希望妳得到三次使用魔法的機會。』
說不,對方就消失了,嘉欣就繼續東倒西歪地走路回家。

※※※※※※※※※※※※※※※※※

某日清晨,香港禮賓府的安寧被提早一道驚叫聲打破——
今次的原因是因為特首夫人,醒來發現在身邊的不是特首,而是一隻巨形的曱甴,一隻像人一樣高大的曱甴。

「夫人,發生甚麼事呀?」聽到叫聲而至的傭人叩門問道。

「無……無事!」絕對不可以讓其他人知道,特首竟然變成了一隻曱甴。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首長,竟然變成了曱甴,此等荒唐之事絕對不能讓外界知道。本任特首的名聲已經差到無法再差,要是再爆出特首變曱甴的事,他們一家不用出禮賓府,就已經被人燒死。

為了保守這個天大秘密,特首夫人起身穿上睡袍走出房間,小心奕奕關好房門,再走向唯一仍然同住的么女房間。

特首同特首夫人育有一子兩女,大子及二女早就出身成家立室在外國發展,惟獨是三女天生野性不受管束,三朝四晚就會惹麻煩,但自從三個月前的那件事之後,盡算變乖了不少。

「甚麼?」玩通宵回來才剛睡著,就被母親叫醒。「妳說父親變了……唔!」
「噓!」特首夫人用手掩住嘉欣的嘴巴:「低聲點,別讓其他人聽到。」

還昏昏欲睡的嘉欣,頂住沈重的頭,思考了一會提議通知在外國的大哥及二姊,特首夫人都認同提議拿起電話。

「別說笑了,是真的話就別要再找我,斷絕關係啦!」大子說畢就收線。

「哈哈哈,這個笑話真有趣,但我現在真的無法回港,遲點再說吧!母親。」二姊以為又是母親哄她回來的說話,婉拒後也收線了。

「現在該怎樣好?嗚……」特首夫人兩位引以為傲的懂事仔女,斷言拒絕回來幫忙,令她頓然徬徨黯然而哽咽。

「這樣吧,我們公佈特首今日起開始休假,拖得幾久就幾久!反正特首工作可有可無,他也不是都經常放假嗎?」嘉欣再提議。

「好…好,就跟妳說的吧!」六神無主的特首夫人同意了。

搞定了特首休假的問題,特首夫人也讓人禮賓府的傭人們休假。

 

特首夫人兩母女商量如何照顧特首的起居飲食,每日二人戰戰兢兢的送食物入去寢室,以及清潔房屋中的穢物。

如是者,過了兩個月,情況依然沒有變,特首沒有變回人的跡象,而且行為還越來越似曱甴,不斷食又不斷痾,頭上長長的觸鬚擺來擺去可怕非常,最嚇人的是他開始對特首夫人兩母女張牙舞爪。

「我真的頂不住了,他已經完成變成了一頭怪物!一日都是那位女人的錯,一定是那個女人將他變成這樣的!」秘密照顧了一隻巨形曱甴兩個月,特首夫人瀕臨崩潰,根本無辦法再繼續下。

「妳說甚麼?甚麼女人?」同樣心竭力疲的嘉欣問。

「妳父親一直都有外遇!」特首夫人忿怒的咆哮:「就在妳出世之前,出面就已經有第二個女人!那個女人是巫婆,是她下咒把妳的父親變這樣的!一定是這樣!可惡!」

「甚麼?」一時間無法相信的嘉欣呆在原地,而特首夫人就氣得要離開出去透透氣。

「就是因為這樣,從我出世以來父親都常常不理我?因為他出面有第二個女人要照顧,所以就沒有空理我!太過份了!」陷於悲憤的嘉欣突然想起當晚的奇遇,隱約記得有個女人說賜予她魔法,咒語好像大概這樣:「我希望…..回到過去。」

 

反正是假又如何,所以嘉欣放膽試試說出願望。

嘉欣突然被一道光包圍著,被迫閉著雙眼感覺被捲入漩渦,然後一齊停止了。

嘉欣試著睜開雙眼,自己還在禮賓府,但四周好像有點不同了,變得燈火通明,而且氣氛高貴舒適。

「Hey! Lady, Who are you?」穿著制服的外藉守衛走過來,嘉欣記得這是香港還是英藉時期,港督在禮賓府的守衛制服,她在禮賓府的地下儲物室的照片看過。

也就是說,魔法真的生效了,她回到過去!?

「Ar….. I ………」由於太驚嚇,一時間嘉欣也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What happened ? May I ?…………」就在這時有位男子就過來解救了她。

從守衛跟男子的對話,嘉欣知道了這男子負責禮賓府維修的測量師。

嘉欣亦知道這就是她要找的人,她的父親,未來特首。

「這位小姐,妳還好嗎?我們還是離開先吧!」男子對嘉欣一見如故似的,二話不說就幫助她。「我叫嘉英,應該怎樣稱呼妳呀?」

「啊…..我叫嘉齊,真的謝謝你的幫忙。」嘉欣算是回神過來。

「妳住那裡的?我送妳回去吧!」嘉英禮貌周周的問。

「啊…我呀….」嘉欣突然想起自己是穿越時空來到這裡的,又怎會有地方可以去呢?

「如果妳不介意,可以到我的別墅暫住,我看妳都是好女孩,一定是因為有甚麼難言之隱,才會這麼苦惱吧!」嘉英把嘉欣帶到別墅,著她隨便使用該處。

沒有選擇的嘉欣也沒有拒絕,一來嘉英會是她未來的父親所以沒有理由不信任他,二來要是住在這裡豈不是更容易查出勾引父親的女人真面目。

然而,每過幾日嘉英就會來探望他,又會來跟她說自己家中的事,與妻子兒女的事,嘉欣就像是嘉英的知己,有時更會一齊去旅遊,但從未見過有其他女人跟他一起。

然後,有一日嘉英好高興的說,他的三女出世了。嘉欣也好想看看自己嬰兒時的樣子,於是偷偷走到山頂醫院的育嬰房偷看。

嬰兒真的好可愛,此時嘉欣想起這個嬰兒會在二十歲生日那天,因為飲醉酒遭一名不知明的卑鄙男人侵犯,一股怨恨隨即竄過背脊,靈機一觸嘉欣想起魔法之事,她要為自己送上一份禮物:「我希望奪去這可愛嬰兒貞操的人,會變成一隻人見人憎的曱甴!」

 

然而,日子一日一日凡過去,香港回歸中國了,但這個女人沒有出現,嘉英亦為了家庭非常努力,完全看不出他有對妻子不忠的企圖,還常常為日漸成大的三女操心。這點嘉欣也好清楚,因為她年輕時就是這麼任性妄為,最後,就在她二十歲生日那天被侵犯了。嘉英氣憤的接她回家處理一切後,就來到別墅跟嘉欣談心,心存歉意的嘉欣反安慰他。

上進有魄力的嘉英立心要成為特首,嘉欣也十分樂於支持,好快嘉英她記憶中的父親,所以她是真心感到興奮的。

結果,就如歷史所料,嘉英成為了特首,而且還成功連任。就在這晚嘉英來到別墅,說要跟嘉欣慶祝。他們暢飲了一番,愉快非常。大家都飲到醉醺醺,嘉英借意扶嘉欣到床上休息,然後──

「……你想做甚麼?」嘉欣口齒不清的說。

「我們都一起這麼久,就來一次吧!」嘉英把嘉欣壓在身下強吻她。

「….不要….不要呀….」迷迷糊糊的嘉欣無力反抗。

「我會好溫柔的,妳好好,不像那個衰女。」嘉英咕咕嚕嚕說著:「不過我醒,找了個男人扮強暴了她,讓她學乖…….唔呀」

「…甚麼?」嘉欣最後還是不敵酒精,完全昏過去了。

 

到嘉欣醒過來天還是黑的,床頭的鬧鐘顯示是零晨三點半,嘉英已經走了,自己卻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大受打擊的嘉欣,穿回衣服,就漫無目的的在外面逛,遇到同時飲到醉醺醺的自己。把心一橫,拉起衣領蒙面走過去。

「嘉欣。」

「我怎會知道我的名字?」不知道對方是未來自己的嘉欣問。

「妳的所有事我都清楚知道。」就連她將會發生甚麼事,她也知道。「我現在給妳三次使用魔法的機會,但你要記住一點,魔法只可以用在自己身上,不可以直接用在別人身上。」
「呀?」趁自己還是一頭無緒,嘉欣就唸出咒語『我希望妳得到三次使用魔法的機會。』
下咒之後,嘉欣就離開了。

 

兩個月後,香港政府宣佈,理由現任行政長官突然死亡,現由政務司暫代其職務,直至選出新任現任行政長官。

 

『終』

註:故事純粹虛構,與真實人物完全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