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因果,債務深洞

 

二零零八年,中共為抵禦金融海嘯衝擊,印了四萬億銀紙,原意為藉增加流動資金,促進基建投資和創造職位,開頭大家都很高興,地方政府和國企們吸乾了大水喉,雄心壯志地擴張版圖,到頭來卻是眼高手低,建造了一堆死城、爛尾廠和媲美白宮的官府大樓。

 

部份銀紙的確流到實業生產,但鬆動銀根鼓勵盲目增產,無視供求平衡,導致海內外市場消化不及,如鋼鐵和水泥業的產能過剩問題便十分嚴重。現在真相大白,四萬億銀紙花光了,但所謂投資項目大部份是鏡花水月,地方政府和國企拿不出回報來填洞,同時民間中小企繼續飽受資金不足之苦,被迫向地下錢莊借高利貸,至今中國總負債已佔國民生產總值近三倍。

 

計劃剛開始時,銀紙大幅增加,物價樓價飆升,政府擔心的是經濟過熱,過了這一道虛火,到習李班子上台前後,中國經濟迅速降溫,債務重壓下是經濟轉型的艱難,隨著生產成本上漲,人手密集的製造業陸續遷離,即使高端科技、電子商貿和內需消費方興未艾,但都未成氣候。到今年初,工廠採購及生產價格指數連續三十多個月下跌,出口增長放緩,資金每月可上百億地流走,物價水平受壓,樓市亦經歷一輪下滑,儘管美其名為「新常態」,這時新班子坦承只可「保七」,兼且面臨「硬著陸」風險。

 

策劃喜劇,牛市救國

 

於是中共寫好了一齣喜劇,順順利利的話,政府、企業和民間舒舒服服地走過轉型之路,不知不覺間擠身富裕強國之列,大團圓結局。這始於大陸儲蓄率奇高,達國內生產總值一半,政府想藉牽頭做牛市,鼓勵儲蓄者將多年累積的老本扔進股海,搭牛市順風車,分享經濟成果,無形間為國家提供民間熱錢,為經濟轉型獻身。

 

正因如此,債務沉重不要緊,公私企業可以借著政策牛市,發行新股集資,在股市撈了這筆熱錢填債補虧,拖得一時得一時。期間由政府主持各項債務重組,以及容許低效公司逐批消亡,井然有序地施手術,割掉債務腫瘤,避免突如其來的破產和失業潮,由此順勢維持經濟增長。政策牛市實際是處理債務危機和經濟轉型的麻醉藥。

 

長遠來說,等待股市幾經波浪,逐步攀升,發展成熟之際,中共便會開放資本帳,正式連接國際金融體系,汲引全球資本洪流,支援各項高端產業發展,並增強中國的國際金融地位。與此同時,大媽投資股票獲利,資產升值兌現為鉅額財富,可以開心花錢消費,血拼商場名店,協助中國由出口經濟升級為內需經濟,自成一穩定體系,有能力與美國一較高下。

 

中共要這齣喜劇開得了幕,有機會開心散場,少不得一個政策牛市做楔子。怎麼做呢?無疑某些藍籌大股仍有投資價值,但整體大陸股市而言,特別是創業板,市盈率高得驚人,靠講故事,改新潮名字哄騙大媽們入市,底下無一條實業盈餘的樁柱承托,升得起來都跌得更痛;講到大媽們,所以儲一大筆錢,原因在於社會福利制度落後,自己不儲錢,老來政府也幫不了你,要她們願意捨身入市,實在有一定難度,即便入了市,聽見少少風聲都會潰逃。

 

精神撐市,鬧劇告終

 

雖則市場供求形勢不利,但中共已經寫定好喜劇劇本,要經濟多快好省地轉型,於是賭上全民對國家的信心,用搞政治運動的攻勢,文宣武鬥,挑起大媽刀仔鋸大樹的貪婪心理,用大躍進式的精神力量,克服一貫戒慎恐懼。這種精神力量牽動上證由二千點升到五千點,直到風口浪尖的那批,發現下面其實是海市蜃樓,開始套現速逃,接著中共減息降準等軟招不足擋住跌浪,令一眾大媽如夢初醒,急急收割離場,致令近日人踩人跌市。

 

事到如今,牛市喜劇成了股災鬧劇,以市值計四成股票停牌,可中共還想掙回一點製作人的面子,挽救一點觀眾和演員的信心,惟有出手暴力救市,先限制沽空,然後逼迫大型投資者有買無賣,當然少不了派遣國家隊空群而出,融資萬億掃貨。如此不惜工本,由政府扞上熊市和信貸風險,誓要上證於三千五百點築底,試試能不能搭成一個價位平台,有待日後重推劇本。

 

可幸相對發達國家,中國股市只佔總體經濟一個小份額,公司融資主要靠借債而非發新股,即使算上槓桿炒股的上萬億元,畢竟政府可以控制金融機構追數與否,股市崩盤難以即時打沉實體經濟。不過,就算暴力救市成功,投資者看著這個政府未有趁此良機,教導股民「投資涉及風險」,反而瘋狂救市,強行停賣止沽,那個願意長期放錢在裡頭?加上投機大媽猶有餘悸,想必買了個教訓,不會大手撐市,牛市救國這一招似乎不管用了,更不消說甚麼開放資本帳。

 

圖窮匕現,不如短痛

 

經濟轉型出閘脫腳,債務陰霾迫在眉睫,喜劇夢成空之後,中共或者要面對市場現實,承認沒辦法藉政策牛市賺盡便宜,一邊肢解落後產業和剷除過時職位,另一邊用炒股置富麻醉人心,不覺轉型之劇變。如是經此一役,中共下不了政策牛市這麻醉藥,便要清除債務腫瘤,縮減生產規模,淘汰藥石無靈的企業;在新產業足以支撐經濟之前,期間國民少不免要忍受手術痛楚,面對收入增長停滯,職位供應減少。

 

手術成功的話,政府尚能騰出資源,滋養潛力產業,走到改革開放的美好結局,否則拖延病情,讓腫瘤吸乾養份,健康產業亦會凋萎,屆時便積重難返,連經濟轉型都談不上。雖則形勢險峻,但九十年代末,中共亦曾遭遇經濟減速及金融風暴的變局,憑藉重鎚改革國企及加入世貿,成功令經濟軟著陸然後再起飛,或者今次仍能憑決心和運氣戰勝逆境。

 

延伸閱讀:

 

1/ Martin Feldstein, “A Window on China’s New Normal", Project Syndicate, MAR 27, 2015.

 

2/ Zhang Jun,"China’s Credit Overdose",Project Syndicate, MAR 28, 2015.

 

3/〈內地經濟險 莫被股市狂牛蒙瞞〉,經濟日報社評,2015年04月15日 。

 

4/ 于為國,〈股市將接替樓市成為國家戰略〉,新浪財經意見領袖專欄,2015年04月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