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由與求也,相夫子,遠人不服而不能來也;邦分崩離析而不能守也。而謀動干戈於邦內。吾恐季孫之憂,不在顓臾,而在蕭牆之內也。」(《論語・季氏》)

當前中國股市之崩潰,乃禍起於蕭牆之內,是一場政治鬥爭多於單純的大鱷經濟戰。中國的所謂市場經濟乃是一個中共政權高度操控的市場。在官僚資本主義下,中共以一個大資本家結合極權的身份支配市場,就是索羅斯、巴菲特也無力在中國立足與中國抗衡,因為從政治、經濟到法律全部都是中國「玩哂」。我等只能以政治鬥爭來解釋中國股市之崩壞。

中國的上證綜合指數(SSE)在2015年6月12日進入了5174.42的高位,然而馬上就見頂,調頭向急挫,及至2015年6月25日已經跌穿4000點,不足一個月已經跌了1000點。到本文撰寫之時(7月6日)已經去到3500點左右。短位一個月內,SSE跌了1500點,幅度為30%。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上圖為按日計算的SSE折線圖。到了7月8日,SSE線本身和淺藍色的10天線(即移動平均線)已經跌穿黃色的100天線。淺藍色的10天線和深藍色的20天線也跌穿了線色的50天線,是為死亡交叉,這都代表在中期股市走下坡。下圖則為按週計算,SSE在近日的垂直下跌就更顯眼。不過。在週線圖中,情況似乎略為樂觀,因為未見有死亡交叉,而且所有天線依然呈現上升趨勢。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到底為何大市忽然急挫?此絕非簡單之技術性調整,而似是人為的。

6月17日,就是政改交付立法會的一天,中紀委宣佈除去中投證券有限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龍增來之職務(http://www.ccdi.gov.cn/xwtt/201506/t20150617_58028.html ,據說是前央行行長戴相龍「篤灰」http://big5.soundofhope.org/node/634172 ),顯示習近平忙著向江派朱鎔基的金融集團開戰,向中投證券開刀。6月19日,監察部甚至開設網上篤灰系統供大家舉報貪官或有「四風」行為之官員(http://www.ccdi.gov.cn/xwtt/201506/t20150618_58094.html )。在地方層面,同一日廣東省檢察院反瀆職侵權局局長杜言被調查(http://www.ccdi.gov.cn/yw/201506/t20150619_58184.html ),浙江政協原副主席斯鑫良因受賄而被開除黨職(http://www.ccdi.gov.cn/xwtt/201506/t20150619_58143.html )。

問題就在於不自量力的習近平向金融界全面開戰。這令李克強非常氣憤。在7月4日之救市會議上,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與財政部部長樓繼偉傾向擠牙膏式救市,卻遭李克強拍枱大罵,叫彼等回家擠奶去(http://china.hket.com/article/641873/傳意見分歧%20李克強拍枱要求「暴力」救市 )。李克強拍枱要暴力救市,但只成功了一天(7月6日倒升2%)。股市依然在跌。是次的意見分歧反映周小川和樓繼偉與習李利益不一致,周和樓似乎無心救市,令人懷疑是江派對習近平大規模打擊貪污金融系統之反擊。

中國政法大學資本金融研究院院長劉紀鵬在6月29日狠批國有的金匯公司,直指金匯發出了不和諧的聲音,在高位唱反調減持四大銀行股票導致大跌市,矛頭暗指財政部部長樓繼偉(http://finance.sina.cn/?sa=t74v39d15443738&%3Bamp%3Bfrom=wap&vt=4 )受到批評後,本周匯金公司已經泵水回購股票,但依然無法力挽狂瀾。直屬財政部之匯金公司到底是否有份減持造成跌市,或者其減持之份量到底是否足以構成大跌市,我等難以知曉。然而,將矛頭指向樓繼偉,樓就感到壓力了。劉紀鵬可能是代表習派人馬向樓繼偉發警告,或者可能是要為江派轉移視線,將跌市說成是樓繼偉一人的問題。

周小川與四大金融家族關係密切,是次大跌市拖李克強後腿並不出奇。習近平已經先後向中證聯、中投行等財金部門開刀反貪,只要是次把股市拖倒了,一來可以引發經濟危機令習近平陷入管治危機,二來令主管經濟的李克強揹上救市無力的黑鑊,讓習近平怪罪李克強,分化習李。然而,樓繼偉不可能完全加入江派這場遊戲。第一,他過去曾經因為向江澤民直言人民退休金將面臨虧損,而被江投閑置散三年,與江不和,他根本不算是江派。第二,他身為財政部部長,救市不力的話他就要負責,李克強定必將責任推給他。然而,他也不是習派,起碼不會是堅定的習派,因為可能基於其官場關係網之考慮,他在救市意見上不敢反對周小川一派。他是個投機的牆頭草,因為害怕自己人頭不保而左右為難。

江派可以怎樣拖死中國股市?就是瘋狂拋售手上持有之所有股票,如同電視劇<大時代>中陳萬賢大戰陳滔滔一樣,陳萬賢瘋狂拋貨,看陳滔滔如何接貨。在中共眾多派系中,只有江派人馬有足夠的資金和財技去玩弄股市。6月12日SSE升穿5000點以後,高位有回套,本屬正常。但當江派大量減持市面上的股票(尤其朱融基、江澤民、曾慶紅家的人,還有項懷誠、戴相龍、周小川、尚福林四大金融家族;戴相龍被調查,供出金融貪污集團以後,其於三人當然要先下手為強向習派報復),情況就會變成大跌市:股票供過於求。然後周小川再扯李克強後腿,先在市場傳言央行將減息,然後結果沒有這樣做,將股市之利好因素也奪去。這也不能理解為何在救市會議上周小川又再扯李克強後腿。而李克強這股市白痴的暴力救市更是亂來的。他提出,(1)動用萬億元入市買股票,(2)禁止新股發售,(3)叫創業板2009年第一批28間上市企業發聯合聲明支持回購,(4)21所中國基金成立1200億元人民幣的托市基金。中共的救市卻是在破壞股票之市場機制。在自由市場中,交易不應被隨便禁止,也不能用意識形態去迫人回購股份。而且政府入市不是亂買股票的,亂買就會令投資者更不清楚股票的實際估值,而且救市動作愈大投資者就愈怕,可能會趁機沽空離場。亞洲金融風暴之時,港府是重點買入藍籌股。即使韓國人民集體捐金救國,這都完全是出於國民自發,而不是當權者利用意識形態威迫彼等進行商業行為。日本救市則是買入基金。如今中共破壞市場機制,令投資者對中國股市更無信心。股市愈救只會愈跌。

要應對江派財團的股票戰,習派根本難以應對。習派應當嘗試拉攏樓繼偉這類游離分子的財金官員。由於周小川控制了央行,所以減息減存款準備金等手段或會受阻。入市手段卻可以修改。首先,所有不合理的賣貨限制必須取消。跌停牌就算了,但禁止大股東沽出只會讓人心更散亂,更害怕。更不應下令別人回購,所有投資者都是獨立自主的個體,買賣是個人之選擇。第二,當集中買入基金或主要國營公司之股票,而非亂買一通。不過由於實在操作上有江派財團的阻攔,其實很難。除非習派有實力迫使周小川等人跪低(例如黑材料等),否則這場大時代的遊戲習李是必輸的,少則習李分歧擴大,李指責習亂反貪引發江派製造股災報復,習批評李無力救市為自己帶來管治危機。股市之信心危機若然繼續發展,外資撤出,就會開始影響實體經濟,令資金短缺,若然央行再亂印銀紙的話就會使人民幣變成廢紙,最終經濟危機就會變成政治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