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早前金鐘大台御前歌手香蕉奶在音樂集資平台–音樂蜂籌錢出唱片和辦音樂會,結果引起網路熱話。不少人批評他靠社運上位集資,又從他過去的言行,如聲稱為了音樂夢放棄做律師,還有其金句:「香蕉代表正能量,奶代表童心,喝下去是幸福的感覺」等等,嘲諷他沒考律師資格的原因可能是成績不好才和扮文青。不過,亦也有人寫文章說道”沒有他,我恐怕早就撐不下去。”認為雨傘革命期間,香蕉奶是他的精神支柱,活下來的動力。

本廢青無意探究香蕉奶是否消費社運,也無意批評他的性格,我是抱著一個柒事當喜事辦的心態來看待他集資出唱片這回事。樂見一堆港豬把血汗錢,換成$250的香蕉皮、$5000的野生捕獲香蕉幻、$10000的專屬香蕉歌、$250的香蕉奶手製香蕉奶。這也是拙文《飲水思源,做人不能忘本,我們活著,是因為香蕉奶!》的撰寫原因。

本來香蕉奶籌款一事經網媒報導,網民與香蕉奶支持者的一輪筆戰後,款項就停在$37,000左右,為時差不多1個月。在本廢青執筆《飲水思源,做人不能忘本,我們活著,是因為香蕉奶!》之時,有117個贊助人,金額約$37,000。但文章刊登後的數天後,贊助人多了3人,但金額暴升約$17,000,即是這3個人平均資助約$5,600。到了今天是集資計劃的最後1天,贊助人增至166人,金額增至$118,000。贊助人比我上次記錄的,多了46人,但金額也增加了$64,000,換言之這46人平均贊助約$1,400。

音樂蜂網站截圖

音樂蜂網站截圖

正如聚言時報遭劉迺強質疑資金來源,同樣本廢青也質疑香蕉奶金主的來源。到底什麼人會花$1,000,$5,000,甚至$10,000支持香蕉奶?到底有多熱愛香蕉奶?這答案就由各位瘋狂臆想。

”在此感謝166位(暫時)愚蠢的港豬提供笑話,本廢青明晚12點會去7-11買一支香蕉奶慶祝這柒事成真。生存在這香港,我不得不說:”沒有你們的戇鳩,我恐怕早就撐不下去。


 

題外話:
相信很多小型網媒或民間團體,1個月的捐款也未必有$1,000,甚至$100捐款。例如曾在時報撰文的作者安德烈,他籌錢出版《香港文化論》,到目前只有3個人捐了91美金,約$270。

我看看香蕉奶的籌款,再對比網媒的捐款,文化人出書的資助。百般感受,有話說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