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足球員歐陽耀冲為了一圓足球夢,不惜放棄香港的足球事業,年前遠赴歐洲,在葡甲球會葡體會落班,成為繼名宿張子岱後,第二位到歐洲球會的港腳。但據稱月薪僅得最低工資(約五千港元),有網民指歐冲不該為了「歐洲落班」四個字埋沒自己。

我在「羅神」羅傑承時代才有留意香港足球(對,我是勝利球迷。),那時候對「神之子」歐冲的印象是有技術,但身形單薄,而且態度頗有問題。據說曾經為了去旅遊而拒絕港隊集訓,更有傳因為不滿教練金判坤的體能訓練方法,當「Kim Sir」離隊後即笑容滿面。

以他的球技及資歷,在香港球會賺三、四萬一個月人工不成問題,廿六歲年紀來說比但不少同齡人要好。他卻情願放棄在香港穩定而熟悉的生活,情願跑到歐洲捱低薪,也要應付更高強度的訓練,挑戰更高質素的足球聯賽。

這並非是貪圖歐洲落班的名字,這是一個真心喜歡足球的小伙子的熱血,這也令我對歐冲改觀。

反觀批評歐冲的人,單單以薪金去衡量一切,除了短視也反映出他們眼中只有錢,已經失去了理想。歐冲不是有經濟困難(他有跟隊友搞過生意),又不是需要負擔起家庭,趁尚年輕追夢,又得罪了誰?

歐冲不嫌辛苦,不嫌人工低賤,不怕離鄉別井,只為一個足球夢,不就是權貴們口中日提夜提的「香港精神」、「香港故事」嗎?不過,就是因為他的故事只能賺得最低工資,那自然不是一種值得頌揚的「精神」了,因為這種精神賺不到大錢。

但我仍會為今日的歐冲拍掌,即使比昨日的他賺的錢更少,受到的嘲笑更多,我仍然比較喜歡這一個「神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