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你女朋友問你:「我和你媽掉進水中,你先救誰?」這就是兩難。兩難者,二必擇其一,而不論你選那一個,也必然會產生一個壞結果:救你媽,你就會失去女朋友,對女友不忠;救女朋友,變相就會失去母親,對母親不孝。總有一個壞後果。

辯論中最常見的兩難是對金額兩難,如煙稅,最低工資等議題,在比賽中經常可以聽到以下對話:
「友方說要增加煙草稅,那麼請問要增加多少?只加$1,$2根本沒有效果,加太多又會造成走私煙泛濫問題。」
「最低工資請問要到什麼水平友方才認為合理?增至$33毫無幫助,增至$50又會令到中小企無法生存。」

一般情況下,「友方同學」都不會能夠答出確實數字,因為不論對方說什麼金額,要不是「太少」,要不就是「太多」,這就是兩難。它看似無敵,但各位大可放心,其實大部份的兩難都是偽兩難,有時是對方刻意為之,有時則是對方自己也不察覺。而所謂偽兩難,就是在辯論時刻意創造出一個看似成立的兩難局面,誤導友方及評判,令對方無法反駁,拆解方法主要可以從以下四個方向入手:

第一,錯誤前提
用女朋友的問題作例子,「我和你媽掉進水中,你先救誰?」
這裡有數個假設,在你回答問題之前需要了解清楚:一,假設兩人都不會游泳;二,假設你會游泳;三,假設你會游泳,但只能救一人;四,你不能叫其他人幫忙。這四個前設中,只要有一個前設是錯誤的話,這個問題便失去意義了。兩難也不復存在,當然,如果你真的這樣答女友的話,閣下的性命很有可能也不復存在了……後果自負哦!(逃)

錯誤前提除了前設錯誤之外,也有後果錯誤。如果說兩難之中,其中一個,甚至兩個後果並不是必然會發生,那兩難就不成立。例子如下:
煙草稅議題,對方說增加金額少,等於完全沒有效果。這是必然的結果嗎?
「只加$1,$2根本沒有效果。」
問題在於這一句,即使增加金額不多,「效果不大」,和「沒有效果」還是有根本上的分別,而且還可以通過例子去反證金額少不等於無效,就好像膠袋稅不是只收5毫子嗎?一樣有效果。因此當兩難中的結果出錯時,就會變成偽兩難了。

第二,前提不相干
前提不相干是指兩難之中,有其中一個後果與相連的決定無關。同樣是煙草稅例子,仔細看會發現,私煙問題與加煙稅根本無關,不論煙稅加減,通過不正當手段獲得較便宜私煙的問題仍然存在,而解決私煙應該透過加強打擊。私煙是另一個問題,對方把兩個問題扣在一起,製造出看似是同一件事的兩難局面,一個措施當然不能解決多個不同問題,也不需要,而如果兩個問題能夠分別用兩個方法解決,自然不是兩難。

第三,選擇不只兩個
兩難問題會把選項限制在兩個,但這可能只是對方刻意誤導。又再把女朋友搬出來:「我和你媽掉進水中,你先救誰?」應該不難發現第三個選項:兩個都救。當你能夠提出第三個解決方案,兩難自然就不再是兩難。同樣地,政府問你:「袋住先同冇得選,你要邊個?」廢話,我要真普選。

第四,提出相反的答案
這是以上三個方法的變種,最經典要數希臘哲學家普羅塔哥拉的學費例子。

有一次,普羅塔哥拉收一名叫愛瓦特爾的學生,傳授訴訟法。普羅塔哥拉大方地說:「等到你第一次勝訴,你才把學費付給我吧!」但愛瓦特爾卻一直沒有接任何案件,最後普羅塔哥拉決定就此事控告他:「如果你在我們的案件中勝訴了,你就應該按合同規定支付學費,因為這是你第一次出庭而且勝訴了。相反,如果你敗訴了,你就必須依照法院的判決付給我學費,總之,不管你勝訴還是敗訴,你都得付給我學費。」愛瓦特爾聽後哈哈大笑:「老師,你錯了,恰恰相反。如果我勝了,根據法院判決,那麼我不需要付錢;但如果是你贏了,我自然也不用付任何錢。不論法院判我或是你勝訴,我都不需要付錢。」明顯,這位愛瓦特爾盡得普羅塔哥拉真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