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最熱門的國際大事非希臘的債務問題莫屬。筆者最近都缺乏睡意,剛好等到公投完畢,而直到筆者下筆為止,點票結果顯示大約有六成的市民投下反對票,也就代表希臘不會接受紓困條件的要求。希臘發展到現在這樣的境況還妄想單純靠歐盟盟友的幫助脫離險境其實有一點到了無賴的地步,拿了三千多億去一解當時的經濟困難,到合約期限的日子對方要求還款卻擺出一副「我就是沒錢」的態度,還要對方取消大部份的債務,也就是變相直接送錢給希臘。筆者對經濟不太熟悉,特意在網上找了一點資料,希望能讓未知事態發展的讀者們大約了解一下事件的因由。

希臘加入歐盟是二零零一年的事,其實希臘當時並不符合歐盟《馬斯特里赫特條約》的規定(預算赤字不能超過國內生產總值的3%、負債率低於國內生產總值的60%),但希臘借助高盛幫助去把發行的美金國債用一個較高的匯率換成歐元,令希臘從中多獲得了十億歐元去掩飾了一筆公共債務,以符合了歐盟的要求。其後高盛還為希臘設計了多種斂財卻不會使負債率上升的方法,如將國家彩票業和航空稅等未來的收入作為抵押來換取現金。這種方法或許可以讓希臘短期間的帳面數目造好,但卻是先洗未來錢的方法,對日後希臘的經濟做成相當大的影響。

若果希臘是像中國這類出口量巨大的國家,或許還可以從外匯獲利當中填回自己的債務,但奈何希臘是一個出口少、進口多的國家,資金不斷外流,加上金融危機令外遊人數下降,直接打擊希臘最依賴的旅遊業,令希臘面對的經濟問題日益嚴重。零四年的希臘奧運會,最初的開支預算為46億歐元,即2000至2004年希臘財政總收入的25%,更別說最後嚴重超支至160億美元。歐盟曾建議希臘要大副削減國民的福利以控制政府的開支,當時希臘為了得到授助亦有減少各方面的福利以達到歐盟的要求,但削減福利所得回來的錢對希臘來說就如杯水車薪,只是把開盡了的水喉扭細了一點點,但水還是一直的流出去。到零九年,標準普爾及惠譽分別調低了對希臘的主權信用評級,造成的希臘股市大跌,更是對希臘加上一腳。

在希臘如此混亂的經濟之下,其赤字一直有增無減,根本就沒可能有償還三千多億歐元的能力,直到要還款的日期就自然會崩潰是一個必然的事實。希臘造成如此惡果只能怪自己「冇咁大個頭又要戴咁大頂帽」,為了加入歐盟而耍的所謂小聰明及舉行奧運會,都顯得希臘從來沒為自己的日後作打算,到自已無力償還債務,居然還能厚著面皮問別人要錢和求減去大部份以前欠下的債務,這算是對希臘的報應嗎?回顧中國最近的股市,這種先洗未來錢的方法棲希臘有點異曲同工之妙,到底中國能否靠自身強勁的出口而避免成為下一個希臘,也是一場值得關注的好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