殖民地憲法的延續-基本法
殖民地時期的香港以皇室訓令及英皇制誥為憲法依歸,英國政府以殖民者的身份,擁有治外法權之特權,並掌有香港主權,透過港督統治香港。而在97年回歸後,香港主權移交共產中國,但共產中國並未收回這些以不平等的殖民者與殖民地之關係為前題建立的特權,而是繼承了宗主國英國的特權以及身份。但對外甚至對內,共產中國都隱瞞這一點,要求聯合國剔除香港殖民地身份。然而,香港實質還是一個殖民地,因為共產中國仍然是一個外來政權於香港擁有治外法權,只有殖民地才會有此不平等的法律地位。

97年之後基本法代替舊有的訓令和制誥,但內裡最重要的,還是維持了共產中國在香港繼續擁有英皇的特權,統治香港。換言之不論97前還是97後,香港殖民地的身份沒變,只是共產中國欺上瞞下,將吞併香港這殖民地一事美名為回歸祖國,令國際社會以為香港得到解放,而事實並非如此。

基本法不是一部平等的憲法。基本法之制訂並非循公平、公平、公開,並由香港大多數公民參與的程序制訂的,其合法性與正當性僅是英國與共產中國之間的利益交換,以軍隊來支撐。香港大多數公民無法參與制訂,無權修改基本法,而基本法又賦予共產中國特權。簡而言之,這是一部殖民地才有的不平等憲法,也只有暴政才是靠軍隊(解放軍)恫嚇來支撐其政權及其法律的效用。

英國治下的秩序,港共治下的亂象
在英治時期,前宗主國英國政府雖為帝國主義,在香港有其盤算,但總體來說還是用心經營香港。雖然英國在香港擁有特權,但統治手段未見有血腥鐵腕的兇殘;在二戰結束後,全球解殖運動興起,英國亦有所自省,放下更多民主權力,福利政策,中文法列法定語言等安撫民眾。簡單來說,英國以帝國的姿態統治香港,但手段始終比較文明,對香港的統治不會過份欺壓,濫用統治者的特權,民眾多年來不用勞心政治,安心生活經營。

但當主權移交共產中國後,共產中國以祖國自居,對香港這塊處女地卻虎視眈眈,主權移交卻不平權,反而繼承殖民政府之特權,延續殖民統治香港。基本法名義上是一國兩制的基石,但實際操作,港人治港成空話,中聯辦直接干涉議會選舉等事件,共產中國「解釋」基法本潛建其權力等等,可見基本法只是蒼白的空文,統治者之中國非但未有遵守,甚至隨意擴展權力,欺侮港人。通俗的說:口說依法治港,但他老子就是王法。

目前香港面對的問題,幾乎全是共產中國對香港的侵犯所造成。共產中國雙非人洐生的醫療、教育和法治問題;共產中國的走私犯衍生的交通、經濟和法治問題;共產中國財團利用中國群帶貪污文化洐生的貪污、經濟、法治和壟斷問題;共產中國每日150名新移民的殖民政策衍生的社會問題;而最為嚴重的是共產中國扶植的特區政權不事生產,無視香港民生,以淘空香港財備倒貼共產中國。以上總總問題正是來自基本法這不平等的條文和中共肆意擴展權力造成,民不聊生才會令政治冷感的港人民怨四起。

撥亂反正,屬於香港人的憲法
故此,當香港人追溯以上問題,自然發現其根源就是香港仍然是殖民地的真相,基本法是不平等的憲法。而全民制憲的訴求正是要建立一部平等公平公正,乎合程序正義,由真正香港公民參與,屬於香港本土的憲法。

要全民制憲獨立自主,則必先推翻殖民統治。而如何達到全民制憲的結果,解殖的手段是什麼,歷史早已有答案。這是眾人不願說,但心裡明白,公開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