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發現,本土派時常提及正能量的不好。我看過文章之後,我覺得他們所說的正能量跟我所認知的正能量有點分別。

學習身心靈既知識時,導師總會講及要保持「正念」,這是什麼?這是一個「正面的念頭」,大家可以了解為正能量。因為這個「正念」,是有能量存在。

我們的念頭帶來力量,而意識的能量也有層級之分︰

1 涅槃正覺: 700 – 1000
2 寧靜極樂: 600
3 平和喜悅: 540
4 仁愛崇敬: 500
5 理性諒解: 400
6 寬容接納: 350
7 主動樂觀: 310
8 信任淡定: 250
9 勇氣肯定: 200
10 驕傲刻薄: 175
11 憤怒仇恨: 150
12 慾望渴求: 125
13 恐懼焦慮: 100
14 憂傷無助: 75
15 冷漠絕望: 50
16 內疚報復: 30
17 羞恥蔑視: 20及以下
(ref: http://www.maha-sati.com/8-24515387283302137327.html)

正能量和負能量的分界線在200。每人的意念會透過微中子互相傳播,互相影響,意念頻率會影響著你會吸引正或負能量的人和事,而人,不是單指吸引相應意念之人,而是包括令自己身體機能和力量(肉體或智慧、心靈)趨強或趨弱。不過這些不是這篇的主題。

大家可以在表中看到,由勇氣肯定至到涅盤正覺(即是覺悟,感知大宇宙智慧)其實才是真正的正能量。而左膠時常提倡的正能量,其實是一種「極端樂觀」。而極端樂觀,不等同(心靈的)寧靜和覺悟,而是一種瘋狂而且單一式用來封閉思考的藉口。

首先,我肯定身心靈知識上的正念正覺的用處,至少我知道我快樂,我正念正覺,我會吸引到一班幫助我的人,亦不停助我心想事成。我亦知道我負面情緒一出來,就會搞垮自己的事。至少在我生命中試過無數次,而且不只我一個人有同樣感受。不過,這是關乎我自己的生命上的事,並與社會和政治無關。

面對社會,和政治上的不公義,不是單單正念就能解決問題。大家可以去看看我之前寫的一篇「念力角度分析「念力抗共」 支撐著這些不公義之事的,其實是由利益一致的人所製造的,一個很大很大的共同念力場,根本單純用香港人這種不純正、雜念又大的意志是很難推翻的。泛民,又或者本土派,到現時不能令全部反抗者目標一致,大家心入面只是各有一套,對比起中共,又或者港共,全部走狗只是聽著同一支笛,然後一心歛財,中共和港共走狗的心相比之下其實單純得多,意念亦更集中,一有傷害他們利益的行為,就一湧而上。各位泛民、本土支持者,你們有這樣的動員力和意志力?相反我們夾著一個個的雜念,目標是打倒共產黨還是維持一國兩制?道路不同,沒有求同存異,相反互相打擊,更加不用說大家轉過頭就去回大家口中的現實,繼續供樓給錢養李嘉誠,「哪有時間去爭取權益,推倒惡毒港共政棍?」

從而,單純以正念、負念或情緒面對政治是不夠力量,能借助及依賴的就只是我們的智力和智慧,即是理性思維。將所有戰術,戰略定好並利用,以爭取你的權益或反抗暴政,這絕對比統一所有反對暴政的港人的意念容易得多(?)。

另一點想講的是,關於左膠所講的正能量,是「極端樂觀」,這跟正能量是有很大分別的。左膠每每面對一種沒有辦法解決政治事件的狀況,就叫人投以正能量,期待事情會有突如其來,神來一筆的逆轉。每每叫人正能量後,就是等待,就是什麼都不做。「極端樂觀」只是一種對手段使用極度潔癖,以求什麼都不做就能感化上蒼、壞人惡人和中共,而封鎖抗爭者能用的方法,叫大家併棄方法可能性和反抗的藉口而已。

所以我在此先提倡正名,左膠那只搶道德高地,搶完就散水,然後口叫正能量,消極地對處人事,而等待及相信事情會因此變變好的叫做精神病,叫「極端樂觀」。為什麼我強調要正名?就是因為「正能量」這個詞,我覺得被巧取豪奪了。

左膠的極端樂觀,是一種盲,是一種藉口和病毒,這不是真正的正能量。本土派看見左膠所為,大家都仗義執言,先由評定他們只在散佈「正能量」,忽視現實的殘忍和手段的運用,在等運到,等不到就「俾D掌聲自己」,令大家心底火熱,但什麼都做不到,繼而推展到日常過度推崇正能量是一種敗象。縱使每篇文章最後都是叫大家不要「過度樂觀」令自己不去思考,但好有趣的是,出來的效果卻是令其他人有「正念是壞事」的錯覺,見有正能量之說就全力與絕對的打擊,這倒令我吃驚。因為文字內容是一回事,實質散佈出來的訊息與感情卻是另一回事。

正念與負念,本身並無對錯。反而是每一個人本身,在不同的心境下發揮出不同的能力,這是因人制宜的。以足球為比喻,身處正念是你比對方多一分,身處負念是你比對方輸一分的情況。有些隊伍在輸一分時就會發奮圖強,扭轉敗局,但在贏分時驕傲得意,見不到前面危險。有些隊伍打順境波是很好的,一贏就氣勢如虹贏到尾,但可能在輸一分的情況下就頭腦混亂,什麼決定都做不了。

人都一樣,如果有個人在消極,負面時會腦海一遍混亂,一味失敗主義充斥頭腦,你繼續打擊正能量,等於要他繼續失敗下去,覺得自己永不能翻身。而打擊極端樂觀的文章,都以正念正能量之名寫作,帶出的也是正能量沒用的,簡單點說,打錯目標了。

如果是我誤判,各作者真的覺得正能量沒用,我也覺得有錯誤。每個人的人生上,解決身心靈的問題上,正能量有用的,能夠吸引相同偏向的人和事臨身。但個人覺得「樂觀」仍令人有分別心,有好壞之別,易被人和事和相關情緒拉扯至負念(頻率低過200),人的惰性也很易令自己深陷負念,而引來壞人壞事。個人認為應該學習維持頻率更高的意念比較好。(其實理性是一個不錯的正念。不易受人事之情緒波動影響。)

在社會及政治上,好像上面的比喻所說,正負念本身沒有錯,亦沒能有大影響,問題在這些人是不是沒在思考。無論正念或負念,都能夠冷靜下來,作出理性的思考,而不是單單叫人「負能量放在面前才是絕對,正能量才是萬惡(相反同理)」。我們應該引導受眾去用他們 「能夠思考或能夠有更好結果的」情緒或意念,令他們思考。這一點對著面對面的朋友比較易做到,但面對看文章的受眾,這很難做到,因為不能看到每一個人的情緒反應,但能夠做到的是中正:「面對政治議題,想改革社會,情緒大家已經了解,但請拋開情緒,以用力思考和行動取而代之找出問題答案。」

又或者扭轉一下角度來說,正念或負念都沒有關係,大家要以什麼心態去看政權,和不公義也沒有關係,要以什麼心態面對現實也沒關係,悉隨尊便,但你需要有方法保護自己,想保護人時亦要想辦法和行動,不要到你和需要保護的人受害受苦時,只是在大家和你「俾D掌聲自己」的極端樂觀下默默地接受自己跟受難者已經完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