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說鄭莊公處心積慮,設下重重圈套,引誘共叔段造反篡位。當莊公得知弟弟相約母親裏應外合,準備克期舉事,便即先下手為強,命大夫子封率兵進攻京城。共叔段一敗塗地,最終出奔收場。莊公班師回朝後,氣憤母親竟然與弟弟合謀圖己,又憶起小時候的種種偏心,一怒之下,將武姜遷往城潁居住,並誓言不到黃泉不相見!

人類有個老毛病,總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無論喜、怒、哀、樂,一多了,諺云:「月滿則虧,水滿則溢」,就會做錯東西,講錯東西,壞事了。

莊公一時火遮眼,罵道跟母親不死不見,明顯把話說過頭,所以很快便後悔。但國君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如果連自己都不能以身作則,反悔食言,日後又如何服眾,如何治國呢?莊公啞子吃黃蓮,有苦亦只好吞進肚子裏。

潁考叔聽聞莊公的煩惱,決定挺身出謀獻策,助其分憂。潁考叔是何人呢?《春秋》記載曰潁谷封人,即鎮守邊疆城市潁谷的地方長官。一個卑微的地方官員,敢站出來幫國君排難解愁,處理一件滿朝文武皆噤聲忌諱的棘手問題,可見做官不在乎大小,而在乎有心與否。

潁考叔首先借故向莊公呈獻禮物,莊公為表感謝,就邀請其一同進膳。食飯的時候,潁考叔特意將肉都擱在一旁不吃。莊公很奇怪,質問潁考叔搞什麼花樣?要知道,古時經濟不如現代發達,肉可是十分珍貴的。潁考叔從容回答:「荷蒙主公賜宴,小人懇求把肉拿回家給母親品嘗。」莊公一聽,於心有戚戚焉,哀歎不已。

潁考叔有見及此,乘勢引導莊公吐露心底鬱結,把事情的來龍去脈,事後的內疚愧懺,全盤細訴。潁考叔接著對曰:「容易。派人挖掘隧道,深至泉水湧出之處,主公在裏面跟武姜相見即可。」莊公大喜,立刻照辦,結果終於能夠與母親久別重逢,冰釋前嫌,和好如初。

觀潁考叔之諫,不但自己盡孝,將最好留給母親,更勸勉莊公盡孝,提出解決其把話說過頭的妙法。雖然難免予人以玩弄語言偽術之感,但論其心則是絕對美麗與善良的。潁考叔聞孝,明孝,盡孝,繼而施孝延及他人,可謂行孝之至高。是故《春秋》援引《詩經•大雅•既醉》:「孝子不匱,永錫爾類」,意思即是「孝子的孝心沒有竭盡,永遠可以賜給你的同類」,來歌頌潁考叔之孝!

而潁考叔之孝,亦慶幸遇上鄭莊公之悔,自然一拍即合。其實,子母乃天性之親,又豈會有隔夜仇呢?各位兒女們,好好愛母親,及時行孝吧!

正是:鄭國內亂甫定,外患又生。欲知詳情如何,且聽下文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