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鋒曾言:「(你們)是否自覺真的在搞革命?你又不是有本錢買軍火, 革命是要軍火的。香港連槍也買不到,搞甚麼武力革命?你又何來金主買軍火? 你沒有一個死的心理準備,就不要說自己在搞革命。」然而,從重奪龍和道、立法會衝擊、以至光復行動,都不難見到部份義士身穿黑甲、提著背包,看似想做一場大事業。他們沒有軍火,沒有金主,也可革命,只要能夠重奪主權,改變制度便可。而且,材料製造良方早在民間,而且不需成立軍隊,招兵買馬。

 

製造良方,就是The Anarchist Cookbook》。本書有數個版本(196019712000) 版本,就以 1971 年版本為例,內有157頁,分成為兩個部分。第一部份就是導出警察豬犬的本質,教人勇武抗爭,建立無政府,將權力歸給人民 。Foreword 部份已經開宗明義,講出人民對自治的軟弱,叫人起義就是將權力歸於人民。再精確的就是 Power,就是你可以行使的自由和權利,明言爭取 Power 是用武力搶奪,絕不是非暴力的三跪一叩,可以求回來的。

 

 

第二部份,就是一張張良方,由收集藥物、防止監聽、以至製造武器、使用炸藥,攻擊要點,每一部份皆圖文並茂。每一頂步驟,作者也描述精簡,詳述注意事項。聽說有一位 Hacker,照此書做炸彈,殺死一位警察和幾位市民。同時間,也有數個報導依書直做,不幸賠上自己的生命。當然,時而世易,配方、做法、會有改變,需要多次試驗和閱覽大量文獻 ftp://rtfm.mit.edu/pub/usenet/rec.pyrotechnics/rec.pyrotechnics_FAQ 。當中詳情我不再詳述,否則便犯上不誠實使用電腦了。
作者事後撰文,指出他借書表達對 Vietnam War 的狂怒,更痛定思痛,收回怒火,繼續做好教師,春風化雨。而且,中間的製法和反政府思想引起眾人爭議。以下內文

 

“To conclude this chapter, I will present the most horrendous recipe I could find. Since it is not feasible to make napalm in your kitchen, you will have to be satisfied with cacodyal. This is made by chemically extracting all the oxygen from alcohol and then replacing it, under laboratory conditions, with metal arsenic. The formula for alcohol is C4H5O, whereas for cacodyal it is C4H5AR. Now, this new substance, cacodyal, possesses spontaneous inflammability, the moment it is exposed to the air. [Followed by a description of the deadly arsenic fumes it gives off]"

有四點錯誤:

(一):行文不清晰,難以界定製作方法。

(二):酒精(Alcohol)是  C2H6O (C2H5OH),不是C4H5O。

(三):Oxygen 的  原子價(valence )是 2,即是需要放出2粒電子去結合其他元素。Arsenic 的 valence是3或5。兩者非金屬,而且 Arsenic 的 valence 比 Oxygen 的大,不能 replace oxygen with arsenic

(四): Cacodyl (二甲砷氧 ) 的化學符號是As2(CH3)2,不是C4H5AR。

 

從以上錯誤得知,作者在製法方面,前文後理行文屢有粗疏之處,即使不是以憤怒的心情去編寫,但滲出種種不同的殘暴和氣燄,而且出書時間正值以巴衝突和冷戰之間,對一直相信民主政府和憲法的市民有極大的思想衝擊。誠然書本內容有不少誤導的地方,但人民的好奇心,驅使他們成就更激進的手段去成就政治目的。

 

The Anarchist Cookbook》行文屢有粗疏之處,唯政府官員害怕面對人民,多次關閉相關教導人民抗議的網站和借 ip 活捉出文者,言則反恐,實為維穩,可見四十多年前編著的《The Anarchist Cookbook》仍驅使現世既當權者恐懼。同類型的書籍如截聽、製作良方等仍是不斷流出市面,但政府沒有嚴厲打擊。當權者真正的恐懼,就是失去對人民的控制。我深信政府這個國家大台,如果繼續腐敗,將會成為歷史的塵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