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配合今期月刊的主題,筆者被告知要寫關於「社運」的書籍,可惜關於香港社運的書大多是「傘聚」之流,並沒有太多評論「價值」,因此今次會向讀者介紹一本講述法國大革命的「社運」書。法國大革命雖然發生於十八世紀未,卻是現代社會運動的借鏡,「舊制度與大革命」並非以「悲慘世界」,「雙城記」等小說方式描寫法國大革命,而是以歷史評價的方式,分析法國大革命的起因,成敗,影響,整本書指出「舊制度的腐敗必然會產生大革命」。

為何一場社會運動會形成呢?大多是政府的壓迫及不公義的施政所導致,往往在公民生活平穩,權利平等,享有自由的社會,社會運動都是難以形成,只有在人民的基本需要及權利受到威脅,大規模的社會運動,甚至是革命才會形成。托克維爾透過分析及整合法國大革命發生前的社會狀況,詳細描寫法國舊制度的問題,舊制度的腐敗,如三級議會,平民(大多是農民)在議會的權力與貴族不平等,整個議會都被權貴的控制,導政平民的意見往往被打壓,為法國大革命的爆發埋下伏線。這一點與香港的情況十分相似,功能組別的存在,分組點票的制度,令民選議員不能發揮其功能,政府的施政為權貴服務,導政香港的基層市民受到打壓,香港社會運動亦因此越來越多。

托克維爾亦於書中指出,一個舊制度的腐敗是大革命發生的重要條件,舊制度失去其原有功能,這種制度不再「為人民服務」,淪為貴族的牟利工具,這一種的階級分化,貴族的特權,從而加劇社會的不公平情況,使人民的不滿加劇。事實上,在法國大革命發生之前,法國曾爆發大量的「社會運動」,示威表示對舊制度的不滿,希望政府可以自行改革,可是在舊制度下的既得利益者不想放下他們原有的利益及特權,不但不進行改革,更加劇對人民的打壓,這就是大革命爆發的根本原因,即使法國大革命發生的前期是經濟十分繁榮,但經濟發展被不能抒緩政治上的不公義,大革命是必然出現。

讀者看到以上兩段就應該明白為何筆者會介紹這一本書,因為香港現時的情況與法國大革命發生前期的社會環境十分相似,舊制度的種種問題,社會政策的不公義,特權份子的無理,都是促成社會運動的條件。在不公義的社會,追求平等是大勢所向,香港政府,泛民經常指責香港的社會運動越來越激進,這亦不是香港市民有暴力傾向,而是原有的社會運動方式不能令政府改革,就只好用進一步的行動來使政府的改革,責任在於香港政府不理會民意,當打壓越大,社會的反射亦會越大,如果政府不再考慮民意,繼續擁抱特權,那麼就只有一個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