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潤衡的一口水煎包,引來萬箭穿心。很自然地,「歧視」呀、「我好慘呀」、眼淚呀乜乜乜,通通搬出來。主流傳媒及知名左膠,紛紛撲出來保駕護航。此情此景,似曾相識吧?走私賊、新移民和社運人士都把這些技巧玩過無數次,連帶將香港一併玩殘。

台灣粉塵災難的重傷者尚未起床醒來,張潤衡眼淚先流,接受明報訪問,左一句「因為阿媽叫我回組織幫手」,右一句「因為我是社工來的,我接受過社工訓練…我要幫助佢哋」,字裡行間充斥著很多個「我」字。主流媒體開始幫這個「我」製造煽情,社運人士開始替這個「我」補上「歧視外表」的擋箭牌。網絡上的箭矢和炮火,只是單純的無情和「歧視」嗎?

雨傘革命前,有「佔中十死士」說為了「佔中」要點點點,結果連中環都未曾到過。有支持太陽花學運的,後來把香港抗爭者批評得體無完膚。雨傘革命期間,有口口聲聲話要抗爭的,組人鏈擋下示威者,拆下保護示威者的鐵馬,與衝擊立法會的人割蓆。高呼「暴力可恥」的,則叫人舉高雙手任人打。有說「行動升級」的,最後把示威者的傷勢升級。還有說"We will be back"的,在清場前夕唱歌跳舞。雨傘革命後,聲討抗爭者弄得小女孩流淚的,一週後看到有位小姐被黑警打至爆鼻流血,反倒無動於衷,鴉雀無聲。而描述走私賊為「弱者」的,則將犯法變成特權。

如果「死士」們真真正正去佔領中環,如果聲稱抗爭的沒有阻路斷糧,如果覺得「暴力可恥」的沒有坐視不理,如果「行動升級」的真心升級(絕無意淫),如果"We will be back"的是"back to protest",如果聲討弄哭小孩的沒有對黑警沈默,如果袒護弱者的站在香港人一邊……真的很多個如果。事實又怎樣呢?沒有民主,沒了公義。樓價高了、租金升了、小店執了、街道髒了、吃飯貴了、學位少了,總之香港人要委屈了。

站在虛偽的道德高地,有如站在懸崖。所以,虛偽不單令人作嘔,也讓香港萬劫不復。如今香港人群起斥責張潤衡,就是替香港一路以來的毒瘤對症下藥。虛偽到衝出香港的張潤衡仍大放厥詞,表示「對質咪對質囉,對左又點姐?」。對了質,就會撕破虛偽的畫皮,置偽善者於死地。凡是虛偽的,不管流多少眼淚,通通必須死,而且死一萬次都不夠。

Reference
《【專訪短片】遭網民抨擊「抽水」張潤衡受訪兩度灑淚》, 明報, 2015年7月3日)

配圖來自YouTube影片《自由瓜 – 毋忘七一 by 文藝復康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