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嗎?資本主義發展到最極致的情況,並不是被勞動人民推翻,而是將一切都商品化。無論是感情還是靈魂,無論是情緒還是思想,一切一切都會成為可賣品。只要有求,便會有供。以下是一個供求出現問題的故事。

這是一個充斥著虛偽且冷酷的時代,所有的才能皆可被取代,所有的關係皆可被替換,連沉澱在過去的回憶都可以重新包裝再上市,為了售賣而不擇手段。人們無法辨清真偽,也無意辨清真偽。麻木的「正能量」,好比毒品在金三角那般盛行,造就了一個個「樂觀」的人。

人們努力販賣自身擁用的,他們都是推銷員,只是在等待一死。當然,他們販賣的不盡是一樣,例如有的賣精神,有的賣愛情,有的賣尊嚴,有的賣家庭,種種不同的商品構成了這個與別不同的時代。商品當然有高低之分,如果沒有這種分別,又怎會是資本主義?其中一款比較高級的商品,是傷痕。

販賣傷痕,自古以有,例如乞丐砍掉手腳以換取更多的同情和施捨,就是一種相當普遍的販賣行為。然而,販賣手段也有高低之分,乞丐的受眾少,而且成本太高,加上太明顯的自殘行為也令人齒冷,因此只能算是下品。至於上品,則是完全相反,形象必不可淒慘,反而是充滿自信和希望。這才會吸引,畢竟人是喜歡「正能量」的。自殘亦不可,最好是遇上什麼意外,卻沒有放棄而是努力奮發向上。生命鬥士的美名是一種漂亮的包裝,販賣的傷痕也從此美麗。

「精彩的推銷必然成功。」社會一路走來,始終信奉著這個信條。人們如果想要成功,就取決於他們自身的選擇,能否賣這個?怎樣賣這個?六何法誰都懂,但只有那些可以找出答案並加以實踐的人才會成功。

有一位販賣傷痕的道中人,他從意外中康復過來,從此以後就致力販賣傷痕。他頂著臉上的傷痕,週圍推銷,分享著他的心路歷程,販賣著他自身的傷痛和美好,讓社會充滿了正能量。漸漸的,人們喜歡了這位推銷員,他也熱愛著向這個社會進行推銷工作。他的活躍,堪比外國萬聖節時那些裝神扮鬼的小朋友,到處敲門trick or treat,一家接一家的。

販賣傷痕是一種孤高的行業,賣家不能和朋友合作投資,他們只可以找跳板,借此不斷跳高。這位販賣者雖然付出了相當的成本,但是他投資正確,又有著幸運女神送來一塊又一塊的跳板,有時靠攏建制,有時走入民間,獲取的回報很是豐厚,在傷痕販賣界中是一位成功人士,也證明了社會信條的偉大。

這位成功的推銷員本來也安好的,事業穩定,相安無事。直到某天,有地方發生了一場大意外。一群年輕人自以為在追趕潮流結果卻樂極生悲,本來色彩繽紛的景像一瞬間變成了火焰的赤紅還有鮮血的腥紅,接下來就是一片絕望的黑色和迷茫的蒼白。

傷痕販賣員見到這種情況,知道事態緊急,必須出發,否則健忘的人們一轉過頭去,他就失去寶貴的機會了。他披星帶月的直奔當地,醒目的電視台也是懂得社會信條的,兩者一拍即合同操大業。

醫院裏,傷痕推銷員看著一個個滿身傷痕的傷者。他佈滿傷痕的臉上露出和善的笑容,又再展現專業。無論是端坐在禮堂的學生,還是社會上的知名人士,甚至是面前那些情緒激動的傷者,他都一視同仁,頂著同一張臉的叫人安心,給人鼓勵,盡心盡意地販賣自身。他一番好意,別人又怎敢不受?生命鬥士的教誨,別人又怎敢不聽?別人受了、受了,社會就充滿正能量,實在是皆大歡喜。敬業樂業,是這位成功的推銷員的座右銘。

講道結束後,傷痕推銷員悲哀的發現,這次反應沒想像中好。傷者表情木然,家屬皮笑肉不笑,醫護人員面有難色,只有電視台反應一如以往的輕佻,錄影成功還算可以安心。

可是網上的討論可不叫人安心了,針對推銷員的輿論星火燎原,批評者有之,痛罵者有之,詛咒者有之。剛剛吃完水煎包的傷痕推銷員,還未抹乾嘴邊油漬,就快給罵得吐出來。生命鬥士打敗了痛楚,戰勝了歧視,賺到了名利,在要緊關頭卻給輿論轟炸成灰。

小丑販賣歡笑,自身卻無法歡笑,所以不少喜劇演員最後都得了心理病。傷痕推銷員販賣傷痕,能理解自身的傷痕卻無法理解別人的。自己販賣的商品,但別人卻未必能接受下來。他能鼓舞自己,卻無法鼓舞別人。頂著一張爛臉,笑著跟剛毀容的傷者說大家將來也可以發財哦。這不是鼓勵,而是強逼推銷,是一種傲慢,一種自我滿足。

一直以來,他每一塊跳板都很穩固,可是這一次卻好像出了點問題。傷痕推銷員反思著這次推銷有什麼不足,在苦思中睡著了,夢裏的水煎包也是一樣的美味。

「明天可以怎樣販賣自己呢?」他問著,酣睡的口水不經意落到枕頭上,正能量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