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香港上映一齣峰迴路轉的戲劇。劇情大綱:張煎包先生的「熱心助人」行徑成了網絡熱話,原本只是「過來人」沒有同理心的傲慢戲碼,豈料煎包先生的舊同學看不過眼,加上網絡挖墳,事件推演成審判陳年火災元兇的軒然大波。

劇本是如此寫的,NLP導師、社工碩士、傑出青年兼生命鬥士的張煎包先生,作為一場火災的倖存者,堅持要做「誠實的鏡子」,急不及待帶同攝製隊,站在鏡頭前告訴被燒傷的台灣人,醒來後會是甚麼樣子。這「大恩大德」,任台灣人怎樣哀求也阻擋不住。種種舉動,如果不是張先生的心理學及社工學位是讀屎片,就應該也是充滿香港政客和社運人士色彩的突然性失憶。忘記了社工很強調的同理心、忘記了心理學理論描述過人需要時間接受巨大變故的張先生,原來更忘記了地獄的火有多燙。

當年山上的地獄業火,死因裁判庭指肇事原因是學生吸煙惹禍。事後,誰人吸煙,沒有人想提起。一來是傷心事,二來是乃念肇事者少不更事,本著人誰無過的好心,俱往矣。但是,劇本似乎朝著更戲劇性的方向發展。時日如飛,世界很多引誘,名利財氣成了一個人心中的滅火器。舊同學們看在眼裡,忍不住繪形繪聲地描述一下某君當天是如何點煙引火,卻馬上遭到某君刪除貼文。可惜,刪除了自己的良知,卻刪不了別人的記憶。一口水煎包,不但使虛偽漏了餡,也令大家都知道污穢不堪的過去。踩完燒焦的屍體上位,又用燒燙的皮肉替自己臉上貼金。人性卑劣醜惡至此,實在是令人心寒的戲碼。劇本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作為香港人,吃完爆谷後應該感到驚訝嗎? 不必呀。大約半年前,有人故意發起預定失敗的包圍政府行動,使赤子之心的義士連頭顱都變成赤色,更不幸的則是被拉進牢房打了一身再被起訴,這些代價就是成全了某個組織的聲勢,以及所謂「行動升級沒用」的冷血反證。虛偽無止境,君不見Facebook到處的靚靚彩虹icon嗎? 繽紛色彩閃出的美麗之間,有多少人曾指罵同性戀者,有多少人講過「同性戀係可以,不過唔好俾我見到囉」? 虛偽程度的高高低低,名利光環的追追趕趕,香港人很了然於胸。借害死人上位的,號召群眾出來被打到頭破血流的,以及五顏六色的彩虹人,可能沒有誰比誰更高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