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本刀爺我開始覺得張潤衡這個傢伙已經癲咗。

數日前,台灣新北市八仙水上樂園發生的粉塵爆炸事故,引致逾數百人皮膚受到嚴重燒傷,當中大部分傷者都是年輕人。事發後,張潤衡表示將會聯同香港灼傷護助會前往當地探望傷者並提供「協助」。

先不談論你張某人突然以「過來人」身分出現在他們眼前,迫著要一群傷者接受毀容的現實有可能打擊傷者生存意志,甚至讓他們的希望完全破滅,做成反效果。而且大部份傷者還未渡過危險期正在搶救當中,一眾家屬親朋仍然在痛苦和困惱中飽受煎熬。而你張潤衡偏偏在這個時候帶同閒雜人等登門造訪,好事多磨。張潤衡你並非醫生,又沒有能力為受傷者帶來大量的應急醫療物資以解其困。我想問閣下一句:你嚟做乜鳩?拜託唔好阻住地球轉好唔好!?

然而,張潤衡就是有這種思辯上的創意:他表示希望以其「過來人」身分鼓勵八仙樂園傷者堅強面對。

哈哈。
「過來人」這個玩意,真他媽的十分吊詭。

似乎在張潤衡的大腦之中,「過來人」所代表的,不僅僅是一個人過往的一段經歷際遇 (不管那一段經歷是那麼的光輝燦爛還是不堪回首) ,更重要的是它代表著一個身份,一個資格。擁有了這一個資格,則可作眾人之表率,站到台前向大眾訓話說教,順勢往自己面上貼金,感覺超然。

事實上,張某的際遇和人生發展,亦似乎加深了他對於「過來人」這一個身份背後的另類曲解和妄想:張潤衡在1996年八仙嶺山火遇險,身上有六七成皮膚被嚴重燒傷且陷入昏迷三個月。事後他毀容、聽力和視力嚴重受損,雙手更只剩下兩隻指頭,只能以左手替代右手繼續生活。但災難沒有擊倒他,張某其後憑毅力到三籓市州立大學升學取得心理學學士學位,再回港在香港中文大學攻讀社工碩士課程。其後獲選為香港傑出青年、香港再生勇士以及香港精神大使。

嗯,真的很勵志,真的很成功。

所以,張潤衡你這一個成功者此刻就可以肆意利用「過來人」這個身份和資格,橫衝直撞,目空一切。難道不是嗎?在你閣下的觀念深處:一眾傷者和我都是同類啊!一樣的年輕、一樣的遭遇同類不幸(火燒),但我比你們先走一步,更有經驗!而且我的人生又是多麼的成功!你們怎可能、怎可以對我給予你們的指引和領導視若無睹!?我是應該作你們的表率喔!你們應該認識我!學習我!接受我!追隨我!我就是你們這麼一群迷途羔羊的彌賽亞。

你們不相信本刀爺我的剖析嗎?不要緊的,你可以親自到張某人的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cyhhk?fref=ts) 觀摩一番,親身感受一下那一種自以為是的威權,那一種目空一切的自負,再以積極樂觀正能樣的黃絲帶式噁心包裝好作自我膨漲、自我充權的模樣,屆時你便會明白:人的墮落是完全不受年齡性別甚或身體傷健所限。

夠了!已經夠了!
一眾可憐的傷者以及他/她們的家人已經飽受折騰了!如果你張潤衡的善是真誠的話,就請你收手放過他們吧!讓他們在時間中慢慢康復受創的精神和身體!

以前在中學雞講座中,不論主題是毒品還是犯罪,領聽著真正過來人的分享和剖白,有難過、有悔恨、有勸勉,但就是沒有你張潤衡今日的趾高氣揚和自以為是。

“ 明亮之星,早晨之子啊,你何竟從天墜落?你這攻敗列國的何竟被砍倒在地上?你心裏曾說: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舉我的寶座在神眾星以上;我要坐在聚會的山上,在北方的極處。我要升到高雲之上;我要與至上者同等。然而,你必墜落陰間,到坑中極深之處。”
本刀知道張某人你自詡教徒,那就容讓我引用這《以賽亞書》一節送給你作最後警告 (係,你冇睇錯,係警告) 。

最最後忠告:網上開始不斷有傳言指其實閣下就是當年造成山林大火的真兇,眾口爍金,迴避無用,奉勸閣下最好盡早澄清解畫,免得多年苦心經營毀於朝夕一旦。

除非,他們說的都是事實……
咁就上主都幫你唔到喇~~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