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我相信香港能美好,不單止經濟、民生、文化、教育、法治、制度等等,必然在中西文化集薈處得到更大的巨進。而這些條件都必然得到良好治安制約相協才能貫徹。

在九七至一四年時,我依然是個乳臭未乾的黃毛小子,就算不問世事貪圖享樂,也對警察肅然起敬,真的會懷著尊崇的心,敬信香港警察,相信還有公正、正義;頻仍廉政公署的廣告宣傳,乃是種向世界揚威之舉動。

直至一四年的駕臨,才揭破現實的瘡痍,挑戰我一貫的認知,把「警察」一詞徹底從我心扉顛覆倒轉,毀滅我篤信不疑的幻夢。在金鐘、旺角、尖沙咀、銅鑼灣親眼看到人民不再在沉默中作浮塵,終決定像煙花燦爛盛開,人人都出力想做一場舉世矚目的壯舉本應可幸;可恨的是之後所併發的一切,催淚、暴虐、濫捕、聲討、勸降、反悔、分裂一一令人深痛惡絕,令人痛心。當中的辛酸血淚,相信經已深深刻到諸位骨髓,化灰也能化成炮火頑抗,也足夠讓下一代傳世,此處不贅。縱然如此,警方何以依然固我,反而變本加厲,不站於左翼最愛的道德高地,竟培養出希特拉納粹軍的特異忠誠?以下將會從幾點切入「警察」的角色。

第一,福利優厚。以下折錄一段《蘋果日報》訪問(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0503/19134139):

現年27歲的鄒先生昨投考見習督察,「薪高糧準穩陣,都係嗰啲,真係除暴安良、儆惡懲奸咩,唔好玩啦」。

簡單明瞭點出「警察」這項公務在「求職者」眼中,只屬於「職業」的其中一個範疇而非具有公義性或社會責任;同時亦能從句子以「求職者」的身份如何看待「警察」這份公務:就是薪高糧準。學歷及薪酬門檻則如下(http://www.police.gov.hk/ppp_tc/15_recruit/salary.html):

警員

l   香港中學會考五科合格或以上成績,當中可包括[中國語文科及英國語文科],或任何五個香港中學文憑科目成績[包括﹕新高中科目第2級成績,應用學習科目「達標」成績(應用學習科目最多計算兩科),其他語言科目E級成績],或同等學歷

l   20,465元 至32,740元

督察/高級督察

學位及綜合招聘考試『中文運用』和『英文運用』試卷合格(一級或以上)或同等學歷

l   38,450元 至 73,370元

學位/副學士學位/高級文憑/文憑或同等學歷

l   37,325元 至 73,370元

預科畢業/“中學文憑五科3級”或同等學歷

l   36,210元 至 73,370元

不單如此,福利更不俗,當中的免費醫療和牙醫服務、有薪假期、教育援助、康樂及體育更非其他工種可比擬,而房屋福利如警察宿舍,在香港更是一大賣點,看到如此高薪低門檻豐厚福利,不理解體制內發生的林林總總,趨之若鶩實屬人之常情;早已在內部的,能對得住香港的都走了,留下的,就為了那份卑微的薪水,流多幾多汗水,為政見而跟親友反目流的幾滴淚水,忍辱負重赴這淌渾水。

第二,香港的公民教育。續以上之《蘋果日報》鄒先生的訪問,還有下一句:

他指若處理警民衝突時,違背自己理念也沒問題,「上頭點講就點做,都係工作一部份,收得糧預咗」

這位鄒先生完美演繹變奏的「顧客永遠是對的。」,與黎明口中的:「核心既外圍係核心既內圍。」一脈相承,即係冇核心價值。但奈何香港的急速生活節奏和速食文化早已怠惰了思維;警察放假何不享受一下睡覺的美好,看一套輕輕鬆鬆的笑笑小電影?閒情逸緻是奢侈的,上班也不想麻煩,在複雜的道德問題、政治糾紛、反抗權威間擾攘,多不設實際,浪費生命啊。正正代表香港人那種討厭思考的反智思維、滿身銅臭、無止盡欲望、奴性而庸散的縮影。當警察不能夠秉持它的工具理性或未能駕馭它的職能,行使它的權力而反制於政府,那麼警方只會淪為可恥的政治工具,行惡於民,包括自己的親朋好友;公民就有義務捍衛在地尊嚴,齊心抗敵,追求更高之普世理想。

第三,輿論。先不論溫和不溫和,所謂「民主」﹑「自由」﹑「本土」﹑「反共」﹑「城邦」等等的詳盡論述,全有賴網上大量網媒奮起而擴大勢力,有《香港獨立媒體網》﹑《破折號》﹑《聚言時報》﹑《輔仁媒體》﹑《熱血時報》﹑《TMHK》等等不能盡錄的異軍。網上的思潮自然如雨後春筍不可看輕,但也要留意一下了無聲息入侵網絡世界的著名兩大「保皇派」專頁──「港人講地」與「時聞香港」,影響力亦慢慢從懂得抄襲「蘋果動」的有趣報導手法(如加入大量動畫﹑剪接﹑電影橋段等等)開始而遞增,截至完稿前也錄得共311,000個讚。雖然從圖一及圖二可見,

(圖一)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圖二)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對比最強勢的兩個「民主派」專頁《香港獨立媒體網》(439,000個讚)與《熱血時報》(328,000個讚)始終遜色,甚至有強弱懸殊之感;但別忘記戰場不只有網路,有些磐石亦不能忽視,尤其最「餵到埋咀邊」﹑「最易洗腦」的「獨大三色台」,連新聞部也空降前總民建聯總幹事陸漢德作編輯主任;同時,傳統紙媒亦早已淪為政府口舌,除了嘗試貼近群眾的《蘋果日報》,立場逾欠中立(諸如《頭條日報》的場外投票竟成頭版)。礙於資料有限,決定以《蘋果日報》與《頭條日報》比較(鑒於《蘋果日報》旗下的免費報紙《爽報》早已於2013年停刊,故純粹以實體報紙的資訊流通的角度比較;亦能指明實體報紙所遇到的樽頸);在圖三簡而易見,免費報章or not,that is the question.足足有近四至五倍的差距!

圖三(hkabc.com.hk,2015)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空氣中隨意流轉的新聞俯拾皆是,變得廉價,也變得隨便,變得偏頗。取代了懶散的頭顱,確立了「被賦予」的「離地中產」的「中環價值」,以當權者的角度訓練如何成為一個奴隸,接受奴性,安於勞役。而甚少留意新聞的新生代,能聽從的新聞分析角度非常有限,慢慢就會培養出惰性的跳躍思維而不加思索(像相信護老不力是土地問題一樣),建立起那份錯誤灌輸的「神聖」﹑「正義感」﹑「使命」﹑「和諧」﹑「對抗暴民」,愈走愈遠,為時已晚,禍延的是數代香港人甚至更多。

第四,警隊內的內部教育。三字經有云:「人之初,性本善。」別以為人真的能輕易摒除人性,「四端」不論國籍膚色皆四海通行。在一四年克里米亞危機之時,利沃夫州的RADEKHIV警長:「我們怎麼能眼看著他們向和平的人群開槍?我們怎麼能保持不動心?我們宣誓保護的是烏克蘭人民,不是那些政治寡頭。」(http://www.ntdtv.com/xtr/b5/2014/02/22/a1067245.html#sthash.9USUNBuh.dpuf)看畢這則新聞當然心裏怦然抖震,惋惜華夏的文化未能見諸野,卻從思想的錯落盤根開始,親眼目睹一隊曾經令人景仰的隊伍,走到天角的懸崖,與飛沙走石崩塌下墮。制度往往從內裏先腐,而發現之時,已然病入膏肓。我們的前警務處處長曾偉雄在這方面可謂首屈一指,不停獨創Sound bite:「有警員如慈母一樣保護佔領者」﹑「維護法紀要道歉是天方夜譚」﹑「你地冇做錯到!」,抑或一些具爭議性事件如「七警」﹑「八十七枚催淚彈」﹑「扑頭警長安然退休」等等。將愚蠢散佈,這是最惡毒的內部教育,延伸至對外的反面教材,把美好摧折,讓憤恨開花,顛倒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