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基督徒,特別在香港,被冠上「耶撚」或者「耶膠」的稱號,筆者是一個信主多年的基督徒,雖談不上什麼屬靈長者,也沒有見過什麼教會醜惡,只是想從一個平信徒,說說為何會變成這樣,亦想借用聚言這個平台,向各位信徒說幾句心底話。

在開始之前,請先看看以下短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rCnLFamb0c

外人看了,或者一笑而已,覺得艾堅遜先生很有喜劇細胞。但對於作為基督徒的筆者來說,卻是一個諷刺,而戇豆先生正正就是現今基督徒參加聚會的縮影。

首先,遲到。故事一開頭,戇豆先生走進教堂,當時聚會正在唱歌,然後當戇豆先生正想加入時,歌剛好唱完。現今有部分基督徒一樣,不知為什麼,非常喜歡遲到,有的總是到講道的時候才來,有的更過分,到聚會臨結束前(多是受奉獻的時候)才出現一下,然後就說參加了聚會。筆者不是什麼規條主義者,只覺得遲到不是一件美德,由聚會開始到講道時間,通常有大概15分鐘的時間,一兩次或者情有可原,但每次都這樣,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筆者曾聽說因為會眾遲到的問題,知道有教會曾因時差或使用哪個鐘作準大吵過,更聽說有些教會為了「遷就」會眾不準時,故意延長唱歌時間,美其名是令會眾更投入敬拜,或者更符合人性,其實正正在助長歪風。

再看下去,戇豆先生把部分基督徒在崇拜時的醜態一一顯露出來:騷擾別人、睡覺、自顧自做其他東西。筆者在崇拜時也睡著過,但自問絕少做其他東西,亦深知這樣做不好。現在在教會,whatsapp、玩facebook、吃東西這些已經見怪不怪,筆者還見過有人在講道時織毛衣、剪指甲、大聲講電話,甚至教鬧鐘「提醒」講員結束,可以用噁心來形容(當然這些例子有點極端,但確實發生過)。有些經勸了還好,但有些卻屢勸不改,教會卻說要包容,不可論斷別人,這或許對,但在筆者看來,只有兩個字:「不尊重。」

最後到唱回應詩歌環節,更是最精彩的環節:首先戇豆先生不懂唱整首歌,到他懂得唱的時候,卻份外投入;然後唱歌中段,戇豆先生為了食糖,做了一個三位一體的動作然後跪下。其實這些都正正在諷刺現今的基督徒:唱歌投入,卻未必懂得當中歌詞的含義;做很多多餘的動作,筆者經常懷疑,究竟那些經常口裏說「阿們」和高舉雙手唱歌的信徒,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是為了免被排擠?還是讓自己看起來特別虔誠?這個,只有基督徒他自己才知道。

戇豆先生的喜劇,本為博君一笑,現今居然能反映當今基督徒的醜態,當真諷刺。所謂「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其身不正,在外難免聲譽敗壞。有時候,這不是用不用愛包容的問題,而是對自己、對人尊不尊重的問題,連在教會裡自己的行為、態度也管不好,在外卻充當道德判官,在聖經裡,這叫法利賽人,在現代,這叫偽善。最後,送上一句金句給各位基督徒讀者,共勉之。

「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唯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馬太福音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