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的七一大遊行,參加人數只得四萬餘人(題外話,今次為人數而諸多辯稱的居然是泛民而不是建制派或梁粉們,實在有趣),不少人分析指是經過政改一役後群眾對社運出現疲態,再加上並沒有迫切議題需要上街抗議,對此見解,筆者甚有保留。正如本報同袍十三號指出,雖然政改問題暫告一段落,但還有其他議題,有些更貼近民生:水貨客氾濫、高鐵超支、基本法教材、網絡二十三條,還有近來的驅趕大媽舞行動,全都有迫切性。

Screen Shot 2015-07-02 at 9.44.53 pm

泛民中人亦有人分析,以修改、重寫,甚至推翻基本法云云為副題,群眾或需時間消化或接受,一來議題較新鮮,二來較以往議題「出位」。但細心想想,全民制憲這個議題早於七八年前已經有人提出,而在本土派當中亦討論多時,只是近來泛民中人突然有人「醒覺」,才搬出這個議題,先不說這算不算騎劫,對於這個議題,消化的恐怕只是泛民中人而已吧?另外,本土派也提出歸英、港獨等議題,泛民卻一口咬定不是泛民立場,七一大遊行本身不是百花齊放嗎?為何要割席?為何老是要高喊建設民主中國?

作為政治團體,政治議題猶如他們的糧食,必須不斷提出不同的政治議題,一來令支持者感興趣,二來以維持曝光率,建制如是,泛民如是,本土如是。在香港,這情況更為困難,皆因大部份港人對任何事都只有三分鐘熱度,熱潮過後,不會再有人理會(這某程度上也是雨傘革命最後失敗收場的原因),所以香港政黨需要不斷提出新方向及新議題以保持群眾的新鮮感是極度困難的。一個欠缺話題的政黨,猶如一個沒有人的討論區(例如膠登),「真係執X左佢啦!」而諷刺的是,泛民自己親口說欠缺議題,這就像一間餐廳說我們沒有食物、一支球隊說我們沒有球員、一個有誠信的人說我沒有潛建,自掘墳墓。看來,十三號兄的見解非常正確:「佢地離地到見唔到社會議題。」

政改過後,不難發覺泛民中人不斷問:「政改否決了,然後呢?」這是泛民目光短淺的寫照,他們一來以為政改否決了就是一場終結,二來正如前文所言,其他的議題一直都在,只是他們不接受或者不承認罷了,泛民從來不用再次尋找政治議題,唯一要考慮的是他們是否採納一些貼近民情的議題,而不再離地。如泛民中人想加入本土陣營,把本土議題提出公眾層面,本人樂意至極,但大前提是泛民必需聽從本土,不要再要求什麼主導權、建大台、籌款,又要「比掌聲自己」等等,畢竟這樣從回舊路,對泛民對本土派發展都不是好事。

最後送上2011年七一大遊行的場刊(編者按:這些口號用在今年七一遊行還是挺適合的,可見民陣是個環保團體),好讓大家鞭屍一番。

h7tyNX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