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 前,學 民 思 潮 總 舵 主 和 女 朋 友 街 頭 遇 襲,全 城 憤 怒,憤 怒 得 令 泛 民 亮 出 他 們 的 皇 牌 – 聯 合 發 聲 明 讉 責 暴 徒。

嗯,就 是 如 此,沒 有 別 的。

翻 查 香 港 歷 史,因 為 政 治 立 場 而 受 暴 力 威 赫,甚 至 至 死,遠 的 可 追 溯 到 被 燒 死 的 林 彬、比 較 近 來 的 有 被 斬 斷 掌 的 梁 天 偉、身 中 多 刀 幾 乎 斃 命 的 鄭 經 翰 和 劉 進 圖 等,不 勝 枚 舉。香 港 政 府,政 客 和 一 般 市 民 的 反 應 是 行 禮 如 儀 – 發 出 一 個 軟 弱 無 力 的 譴 責 聲 明,接 著 遊 行 示 威,然 後 不 了 了 之,幾 十 年 如 一 日,了 無 新 意。

而 警 方 在 打 壓 和 平 示 威 者 的 確 虎 虎 有 威,對 類 似 政 治 暴 力 事 件 卻 出 奇 地 無 能,零 成 功 拘 補 兇 徒,難 怪 有 源 源 不 絶 的 暴 徒 夠 膽 繼 續 收 錢 呈 兇 並 消 遙 法 外。

有 人 會 問:「咁 可 以 點」?

求 人 不 如 求 己。搞 雨 傘 革 命,爭 「真 普 選」和 提 倡「結 束 一 黨 專 政」,即 是 向 中 國 共 產 黨 鬥 爭、搞 反 抗 政 治,與 虎 謀 皮 撩 鬼 攞 命,心 態 上 便 不 可 以 像 幾 十 年 來 泛 民 那 種 「家 家 酒」(煮 飯 仔) 式 的「和 理 非 非」,要 熟 記 中 共 革 命 先 驅 老 毛 的 名 言:「革 命 不 是 請 客 吃 飯 ,不 是 做 文 章,不 是 繪 畫 繡 花,不 能 那 樣 雅 緻,那 樣 從 容 不 迫,文 質 彬 彬,那 樣 溫 良 恭 讓。革 命 就 是 暴 動,是 一 個 階 級 推 翻 一 個 階 級 的 暴 烈 的 行 動。」

沒 有 人 要 你 主 動 拿 著 刀 槍 劍 戟 斬 殺 別 人 爭 民 主 自 由 和普 選,但 最 起 碼 遇 襲 時 不 能 坐 以 待 斃,無 反 抗 的 意 志:唔 夠 打,或 唔 夠 人 多,就 盡 快 逃 跑;不 能 逃 跑,你 便 要 動 動 腦 筋,做 一 些 事 情 令 面 前 的 行 兇 暴 徒 不 敢 進 一 步 襲 擊 你 或 失 去 襲 擊 你 的 能 力。自 雨 傘 革 命 後,不 論 示 威 者 如 何 和 平 理 性 非 暴 力,遇 到 親 政 府 暴 徒 的 文 攻 武 赫,他 們 即 使 乖 乖 地 打 不 還 口 罵 不 還 手,到 最 後 被 拘 補 的 也 是 他 們,而 警 方 則 會 安 排 車 輛 護 送 親 政 府 暴 徒 逃 之 夭 夭。既 然 遇 襲 不 還 手 也 只 能 賺 取 群 眾 暫 時 廉 價 的 憐 憫,可 不 考 慮 調 整 鬥 爭 心 態 和 策 略,保 護 自 己,保 護 別 人?

與 中 共 鬥 爭,面 對 一 個 強 大 的 國 家 機 器,等 同 將 自 己 置 身 在 暴 力 圏 內,加 上 受 薪 的 親 政 府 示 威 者 思 辯 能 力 弱,自 然 拙 於 文 鬥,所 以 只 好 訴 諸 武 力 表 達 他 們 愛 國 愛 港 的 「心 志」。所 謂 拳 腳 無 眼,如 果 因 為 抱 殘 守 缺、死 守 自 己 那 塊 毫 無 義 意 「和 理 非 非」的 貞 節 牌 坊 而 不 幸 被 打 傷 甚 至 造 成 身 體 某 部 份 永 久 殘 缺,除 了 令 自 己 後 悔 莫 及,更 可 能 連 纍 身 邊 的 親 朋 擔 心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