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謝老駱仁君鴻文《別要嘲諷黃之鋒–回應謙仔》回應拙文《必須教訓黃之鋒》,也多謝編輯刊登謙仔文章,不嫌用字激烈,感幸聚言時報此誠危急存亡,為文為義。

教訓教訓,教育訓勉是也。大哥哥大姐姐因為顧念弟弟妹妹,所以責之心切。細路不聽教不聽話,在街上百厭奔跑跌倒,長兄大姊一邊攙扶一邊說「抵你死啦」,意在提點下次走路小心。本土派在面書憤怒,恥笑黃之鋒說「抵你死啦」,意在提醒其人身邊同學不要誤信和理非非。今暴力橫陳司法不彰,警黑合作人盡皆知,而老駱君說得好,大家應當強身健體學曉自衛武技,日後只剩以武制暴一途。

但見黃之鋒這次遇襲凶險,隨時命喪,之鋒小朋友卻走回舊路,只懂在記者鏡頭前譴責暴力可恥。黃之鋒只識訴諸輿論公器,教觀眾以為香港一切如常,仰賴報紙同聲吹水聲援,圖以和平爭取公義。謙仔因此憤怒!

須知道,鏡頭只保明星光環,難保平民百姓。在鎂光燈下說話,本應提醒抗爭同學今後勇武行事,提振士氣,但大明星未盡這應有之義。好多弟弟妹妹跟從之鋒組織,見之鋒領袖街頭出事,鏡頭解決,於是個個仿效此法…… 同學日後不幸被打?不怕,學民黃之鋒幫你開記招爭取公義,搬用輿論壓力 — 這就很壞很壞。借用媒體公器譴責暴力,同學思想從此怠惰,誤以為學民傳媒脈絡可保人身安全,不習勇武。

點算?如何認清勇武抗爭路線?正是正是,既然之鋒開記者會繼續和理非非,我們本土哥哥姐姐應當負起重責,不惜惡言,送上一記刻薄「抵你死」,實情長輩語重心長,深刻教訓恥笑喚醒之鋒,藉以告訴其他同學:開記招會沒有用,聲明譴責沒有用,社運組織沒有用。我們本土兄長大姐以身作則,日前在旺角勇武垂範於世,同學見到本土成功,隊列壯大足可保我無辜稚子,就會醒覺之鋒公關口術不堪用,認清眼前事實,揚棄和理非非,莊敬自強。我們本土派是直接行動者,應當長輩,願意保護後輩,而小朋友們執迷不悟,哥哥姐姐自會責之心切,鬧醒他們。謙仔惡言一兩句深刻教訓,雖教人難受,總好過又見悲劇重演,到時更無奈更神傷。

謙仔提倡在面書教訓斥責黃之鋒本非私怨,而是社運道義,固存道德,也是顧念其他同學安危之故。訓斥之鋒意不為私怨洩憤,而是重認勇武,全民勇武自衛,乃公家論事。若不訓勉教育黃之鋒,日後同學復返之鋒記招會路線,只背誦訪問稿,終而忘了練武健魄。又,來日之鋒再被打,其人反應和平如故,一輪譴責聲明,最終也懲罰不了暴徒。謙仔不想和理非非路線害了學子,也誠如老駱所言,暗暗寄望之鋒重拾去年公民廣場衝陣志氣。

不過謙仔悲觀:之鋒是不會勇武的。黃之鋒譏笑革命,更說六四愛國,剽竊本土議題,可判斷其人執持光環吸引舊派群眾,事事刻意排斥本土,詆毀本土勇武志士 — 黃之鋒頭上早早烙下「反對勇武」四字。老駱仁君仁愛護幼,應該提醒之鋒改過遷善,跟本土派道歉,重認勇武抗爭。如果我們此刻說支持之鋒,只譴責暴徒,不訓斥其人譏笑勇武之劣行,則勇武難全,人人左膠,坐視藍絲帶毒打矣。我們必須抹掉之鋒頭上的反勇武的假和平光環,告訴大家大愛和平無用。

老駱君所言甚是,嘲諷黃之鋒不免鼓吹暴力,是客觀效果。但我們本土宏大,演武香江顯明勇氣,明志上路,暴力即管來啊,我們從來不怕,一定頂得住!如此民魄乃建國之本,無人可欺,比普選更重要。是的,本土派陣上廢人多多(不客氣說),謙仔也是病弱無力一類。但謙仔一定訓斥之鋒,固存勇武,勇武自衛,才可保護同學,也保護之鋒與詩文。謙仔答應老駱仁君,工餘時勤練跑步掌上壓,但恕難收回教訓黃之鋒的言論。

好多人覺得本土網友譏諷黃之鋒乃私怨使然,如維尼君鴻文《沒有無緣無故的愛,沒有無緣無故的恨》,說盡同道心聲,我們大概心有不忿。是的,雖說批評之鋒本非私怨,但謙仔也動了真情。好多次好多次,陣上無名義士緊緊拉住我,救了我,保護病弱謙仔。勇武義士既有恩於謙仔,見黃之鋒詆毀恩人,不諱言,我是憤怒。憤怒之後冷靜細想,放下感性,重讀老駱君鴻文,我依然覺得之鋒是要鬧的。多謝老駱仁君,黃之鋒也應該多謝你,可惜他不會啊……